香港2017码报资料大全|2018年码报112期开什么
招聘網站編輯、軟文新聞稿寫手、主持人、禮儀接待服務員
劇本投稿  | 劇本征集  | 發布信息  | 編劇加盟  | 咨詢建議  | 編劇群  | 演員  | 代寫小品  | 設為首頁
總首頁 |電影 |微電影 |電視劇 |動漫 |短劇 |廣告劇 |小說 |歌詞 |論文 |影訊 |節日 |公司 |年會 |搞笑 |小品 |話劇 |相聲 |大全 |戲曲 |劇組 |編劇 |舞臺劇 |經典 |劇情
戲曲劇本創作室 | 編劇經紀 | 招聘求職| 上傳劇本 | 投稿須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廣告服務 | 網站幫助 | 網站公告
站內搜索 關鍵詞: 類別: 范圍:
代寫小品劇本電話: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創劇本網www.vgbszm.shop
代寫年會小品劇本
重點推薦劇本
工商部門古裝穿越執法題材搞笑小
售假銷假害人害己題材爆笑小品《
打擊偽劣產品題材搞笑小品劇本《
民工討薪維權題材搞笑小品劇本《
醫患題材搞笑感人小品劇本《白衣
合法權益維護題材搞笑小品劇本《
專業代寫小品劇本
代寫小品劇本
重點推薦小品劇本
校園老師相聲臺詞劇本《最美教師》
武漢現不明原因肺炎治療全國戰勝肺
鄉鎮財政所干部小品劇本(中國好干部
超級搞笑古裝宮宮廷幽默小品(還珠歪
貪污受賄小品,雙規小品劇本(嚴懲不
關于婚外情短劇本,綠帽子小品劇本《
偉大的祖國朗誦稿,偉大的祖國詩歌朗
酒店餐飲小品,酒店年會服務員小品《
三八婦女節節目小品,慶三八婦女節短
銀行類爆笑小品,銀行爆笑小品(快樂
政府幫助低保家庭就業改善生活脫貧
七夕創意劇本,七夕小品劇本(最佳美
國家電網變電站檢修員工小品(特殊紀
最新最幽默最有教育意義的元宵節小
解決員工上訪為公司困難的小品劇本
過年爆笑小品,笑死人不償命的小品(
城軌年會表演相聲劇本《與城軌共未
公司創立周年小品,慶公司成立周年小
中鐵公司員工年會相聲劇本《找媳婦
為了工作舍小家顧大家情景劇本(特殊
公司年會三人群口相聲《三狗鬧新春
改變黃臉婆形象后走上舞臺成為模特
適合公司年會的小品,適合公司年會搞
辦公室題材簡短劇本,公司年會職場小
建筑公司年會超感人小品劇本《回家
汽車銷售公司4s店快板劇本《齊心合
新年小品劇本簡單的,賀新年小品劇本
公司年會有關車間生產類小品劇本《
元旦適合演的小品劇本,元旦節目表演
燈博會公益義工故事小品劇本《幸福
您當前位置:中國國際劇本網 > 戲曲劇本 > 地方戲劇本 > 《樂昌公主》(莆仙戲)
中國國際劇本網戲曲劇本頻道www.vgbszm.shop/xiqu 中國最大的戲劇戲曲劇本創作交易門戶網站
 
授權級別:普通授權與委托   作品類別:戲曲劇本-地方戲劇本   會員:woxinrutie   閱讀: 次   編輯評分: 3
投稿時間:2020/1/16 16:42:48     最新修改:2020/1/18 16:38:30     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www.vgbszm.shop 
戲曲劇本名:《《樂昌公主》(莆仙戲)》
(原創劇本網)作者:蔡劍英
專業創作小品、相聲、戲曲劇本。 電話:13979226936 QQ:652117037

樂昌公主(或叫《真破鏡重圓》)

(根據史料編寫)

 

 【劇情簡介】

       隋朝大將軍楊素麾軍南下,勢如破竹。陳國滅亡,皇帝陳叔寶和皇家血親全部被擄。陳叔寶之妹樂昌公主與駙馬徐德言被迫分離,二人分鏡為半,立下破鏡重圓之約。

      將軍楊素戀慕公主美貌,將她抬回府中當妾,百般寵愛。公主卻對駙馬念念不忘,三年后終于破鏡重圓,夫妻團聚。正當公主與駙馬久別重逢、互訴衷腸時,將軍來了…

 

【場次】

                             引  子   隋軍南下

第一場   皇帝被擄

第二場   分鏡為半

第三場   心留江南 

                              第四場   破鏡重圓

第五場   懇請畫師

第六場   夫妻團聚

第七場   慷慨舍情

第八場   重回江南

 

【人物】

樂昌公主——陳后主陳叔寶之妹。

徐德言——陳國宮廷畫師,樂昌公主的夫婿。

楊  素——隋朝大將軍,在本劇中的年齡約為45歲。

奶  娘——樂昌公主的貼身女仆。

陳叔寶——又稱陳后主,南朝最后一個皇帝。

張麗華——陳叔寶的寵妃。

孔貴嬪——陳叔寶的寵妃。

守城官——把守長安城門的隋朝官吏。

宮女、武士、丫鬟、家丁若干。

 

引子  隋軍南下 

            【幕啟。內喊殺聲,武士們揮刀上,楊素騎馬跟隨在后。

楊  素   (唱) 奉帝命,麾軍南下;

                        攻州郡,猶如破竹。

          兵雄將勇直搗建康,

          定教那小小陳國今日亡。

(白)全軍聽著:隨本將前往陳國宮廷,將陳國皇帝及皇家血親全

  部擄回隋都,其余男丁一律斬殺莫饒。

 

武士們    得令!

楊  素   (接唱) 叱咤風云好不威風,

              戰功赫赫無人能比。

              贏得“一人之下萬人上”,

              待班師,須將榮華富貴享。

(揮手示意武士們跟上)走。

 

【一行人下。

——幕落——

 

第一場  皇帝被擄 

【幕啟。陳國宮廷,陳叔寶左抱張麗華右攬孔貴嬪,在欣賞宮女舞

  蹈。駙馬徐德言坐在一旁作畫。

陳叔寶      駙馬,將寡人共兩位愛妃都畫入《宮廷宴樂圖》之中。

徐德言      德言謹遵皇兄吩咐就是。(繼續畫)

【音樂停,宮女下。

張麗華    (斟酒)君王請飲酒!

陳叔寶      好好好,孤飲,飲。(飲酒)

孔貴嬪    (斟酒)君王再飲酒!

陳叔寶     好好好,孤再飲,再飲。(再飲酒)

徐德言    (起身,旁白)畫這樣的宴樂圖實在無趣,不如… 是了,待學生

                畫來。(坐下畫公主像)

陳叔寶      兩位愛妃,親自獻歌為寡人助興如何?

張、孔    (齊聲)臣妾自當從命,不知君王愛聽什么曲?

陳叔寶     寡人近日新作《玉樹后庭花》和《臨春樂》,兩位愛妃就唱這兩

                首吧。

張麗華      好,待臣妾來唱《玉樹后庭花》。 (起身,邊舞邊唱)

               (唱) 麗宇芳林對高閣,

            新裝艷質本傾城;

            映戶凝嬌乍不進,

           出帷含態笑相迎。

           妖姬臉似花含露,

          玉樹流光照后庭;

          花開花落不長久,

          落紅滿地歸寂中!

陳叔寶      哈哈哈,唱得好,唱得妙!

張麗華      多謝君王夸獎! (坐回)

徐德言    (起身,旁白) “花開花落不長久,落紅滿地歸寂中。”這兩句分明

                不妙,似乎有亡國之音?

武士甲    (內)壞了啊! (急上)稟萬歲,隋軍南下,各州郡紛紛失守,

                敵軍已奔建康而來。

陳叔寶     吔,什么要緊,大驚小怪。孤知道了,明日早朝再與群臣計議良

                策。退下。

武士甲     是。 (下)

徐德言     哎呀皇兄,軍情危急,不可等待明日。請立即調兵遣將,奮力迎

               敵,國或可保。

陳叔寶     危言聳聽,危言聳聽。

徐德言     皇兄…

陳叔寶     不必多言了。是了,聽說駙馬與御妹夫妻恩愛形影不離,寡人不

               便久留于你,你可回府去吧。

徐德言     這… 哦,如此德言告退了。 (嘆口氣,下)

孔貴嬪     君王繼續作樂吧,輪到臣妾唱《臨春樂》了。(撒嬌態)

陳叔寶      是是是,繼續作樂,快快唱來。

孔貴嬪     (起身)臣妾領旨。

  (唱) 璧月夜夜滿,

            瓊樹朝朝新…

武士甲     (內)報報報報報!

【孔貴嬪停止歌舞,陳叔寶和張麗華起身,三人都大驚。

武士甲     (急上)稟萬歲,隋軍已到建康。

陳叔寶     (驚叫)啊—— 這么快就到了。

張、孔     (齊聲)君王,現要如何是好?

武士乙     (急上)稟萬歲,敵軍已將宮廷團團圍住。

【內喊殺聲。

陳叔寶      哎呀!

 (唱)  隋軍南下恁般急,

                            猝不及防慌了神。

張、孔     (齊聲)君王!

  (齊唱) 來勢洶洶敵將臨,

                  速作主張莫延遲。

                 (齊白) 君王,快快想計策啊!

陳叔寶     (急得團團轉)是了!

  (唱) 景陽殿后一古井,

             干涸無水可藏身。

 (白)兩位愛妃,景陽殿后院的古井可以暫避一時。

張、孔     (齊聲) 君王好主意!

陳叔寶      來啊,護駕往景陽殿而去!

倆武士      是。

陳叔寶      兩位愛妃隨孤來!

張、孔     (齊聲)是。

               【一行人急下。

楊  素      (率兵上)來啊,給我仔細搜!

武士們     是。(下,押武士甲上)押走。稟將軍,不見陳國皇帝蹤影,只

                抓到武士一名。

楊  素       快快說來,陳叔寶現在何處?

武士甲      萬歲爺同兩位娘娘躲在一古井之中。

楊  素        來啊!

武士們       在。

楊  素         隨他前去,將三人拉起來,押上來。

武士們       是。(推武士甲)走,前面帶路。(一行人下)

               【楊素漫無目的繞場走動,看見公主畫像。

楊  素       嗄,這是乜人畫像? (拿起看,眼睛發亮) 哎呀,妙啊!

 (唱) 刀光劍影中見此畫像,

             霎時間心生柔情萬丈。

             想我楊素半生戎馬,

             從未因一女怦然心動。

             誰料今日,

             見這臉龐這秀發,

             這眉這眼這梅腮,

             只覺得——

            熱血沸騰涌胸膛,

            三魂已被她勾去。

(繼續看畫像,搖頭贊嘆)這世間竟有這般美貌女子,她到底是誰

 呢?…吔,不管她是誰,本將軍都要尋到她,將她帶回府中,日

 日看她。(陶醉狀,慢慢收起畫像,放入懷中)

武士們     (內)押走。(押著陳叔寶、張麗華和孔貴嬪上)稟將軍,三人

                 已帶到。

楊  素       來啊,將兩位娘娘趕出建康。

武士們      是,押走。

張、孔     (齊聲)不,哀家死也不愿離開皇宮。君王——

陳叔寶      愛妃——

【三人對泣。

楊  素        既如此,本將軍就遂你二人所愿。來啊!

武士們      在。

楊  素       將二人押下,立即賜死。

武士們      是,押走。(推二妃)

張、孔     (齊聲)賜死?哈哈哈…哈哈哈… (下,慘叫聲)

陳叔寶      愛妃,愛妃,愛妃啊!

武士們    (上)稟將軍,二人已死。

楊  素       好,將亡國之君陳叔寶押走,隨本將軍回朝復命。

武士們     得令!押走。(推陳叔寶)

楊  素    (欲下又停止腳步)且等,還有一事要問。(取出公主畫像)陳叔

              寶,你可知這是甚乜人的畫像?

陳叔寶     這… 哎呀!

(旁唱) 孤若實言來相告,

               御妹也必遭殃災。

               倘或虛言來蒙混,

               教他識破孤命休。

               (左右為難)        

楊  素       陳叔寶,本將軍問話因何不答?嗄! (劍半出鞘)

陳叔寶      這… (旁白)哎呀御妹,形勢逼人,皇兄也保不住你了。

楊  素       快快說來。 (劍出鞘,劍尖指向陳叔寶)

陳叔寶      將軍饒命,我說,我說。

楊  素        這畫上所畫何人?

陳叔寶      乃是樂昌御妹。

楊  素       哦,樂昌公主?(收劍入鞘) 公主現在何處?

陳叔寶     御妹已嫁駙馬徐德言。

楊  素       徐德言?來啊,我等速即前往徐德言府中。

武士們     是,押走。(推陳叔寶下)

              【楊素追下。

——幕落——

 

第二場  分鏡為半 

              【幕啟。徐府,公主閨房,有桌有椅,桌上放一圓鏡一發釵,椅上

                搭一綺羅。公主對鏡理云鬢,奶娘一旁侍候。

樂  昌      奶娘,插上發釵。 (遞發釵)

奶  娘      是。 (插發釵)

樂  昌      披上綺羅。

奶  娘      是。 (披綺羅)

樂  昌     (起身,擺各種姿勢照鏡子) 哈哈哈嘻!

              (唱) 明眸皓齒映鏡中,

                          小小發釵添嫵媚。

                          紅顏霓裳,暗香盈袖。(舞動綺羅)

                         適逢佳日喜無聲,

                         盛裝等待駙馬歸。

樂  昌      奶娘,你說這發釵好看嗎?

奶  娘      好看,好看,自然好看。

樂  昌      那這件新的綺羅呢?

奶  娘      這件新的綺羅也好看,更顯得公主光彩照人,像仙女下凡一樣。

樂  昌      你可知儂今日為何要如此盛裝嗎?

奶  娘      老奴不知。公主,今日是什么日子呢?

樂  昌      奶娘你真也是年老多忘事啊!

(唱) 曾記否去年今日,

            儂與駙馬喜結連理。

奶  娘       想起來了,想起來了。(拍頭)老奴這記性。

樂  昌      (接唱) 婚后夫妻如膠似漆,

                 情切切,意綿綿。

                              絕世容顏有人賞,

                              時時對鏡不厭煩。

                             從此儂家無心事,

                             歲月猶如糖伴蜜,

                             猶如糖伴蜜。

                            今日成婚滿一載,

                             盛裝打扮等駙馬,

                             把酒言歡齊慶祝,

                             把酒言歡齊慶祝。

奶  娘      應該慶祝,應該慶祝。

樂  昌     (接唱) 盼與駙馬,

                             年年歲歲永不分。

               (白) 奶娘,將儂親自調制的美酒端上來。

奶  娘      老奴遵命。(下,端酒上,放桌上)

樂  昌    (往門外看)駙馬怎么還未轉回?

奶  娘      公主,依老奴看來,你是一時不見駙馬如隔三秋啊!

樂  昌       奶娘休要取笑。

徐德言     (內)報,駙馬回府。

樂  昌       (喜)哦——

徐德言     (憂心忡忡上) 嗄!

  (唱) 別了皇兄,

             別了皇兄回府中;

             心事重重,

             怕見公主無憂狀。 (進屋)

樂  昌      (迎上) 駙馬。

徐德言      公主。(徑自坐下)

樂  昌      (撒嬌)駙馬,你看儂今日有什么不一樣嗎?

徐德言      穿了一件新衣。

樂  昌        還有呢? (轉一圈)

徐德言      還有?

              【奶娘示意駙馬往公主頭上看。

徐德言      哦,頭上插了一支發釵。

樂  昌       你可知為妻今日為何要穿新衣插發釵嗎?

徐德言      愚夫不知。

樂  昌       你可猜一猜。

徐德言      愚夫也猜之不出。

樂  昌      (假裝生氣)哼。

徐德言    (起身)公主不妨明言。

樂  昌      (哭起來)難道你忘了今日是什么日子嗎?

徐德言      今日是什么日子呢?

【公主哭得更兇。

奶  娘        駙馬,你的記性怎么也這么差,今日是你與公主成婚一周年的日

                 子。

徐德言       哦,是是是,學生怎么忘了呢?公主且莫哭,學生向你賠禮了!

                (躬身賠禮)

樂  昌       (破涕為笑)好啦好啦。來來來,駙馬你坐著。

【徐德言坐下。

樂  昌       奶娘,斟酒過來。

奶  娘       是。 (斟酒,遞給公主)

樂  昌       駙馬!

              (唱) 感蒙夫君一載情,

                         親捧美酒謝夫君。

              【徐德言起身接過。

樂  昌     (接唱) 望只望——

               與夫君——

               年年有今日,

               歲歲有今朝!

【徐德言嘆口氣,放下酒杯。

奶  娘       啊,啊啊啊,難得公主一番美意,駙馬你因何嘆氣不飲呢?

徐德言      不知這良辰美景能有幾時,教學生如何飲得下去呢?

樂  昌       嗄,此話怎講?

徐德言      公主你不知啊!

 (唱) 北隋軍兵已南下,

             烽煙滾滾過江來。

             建康城池一朝危,

             生靈涂炭勢難免。

             今日花好月也圓,

             明朝不知身何處。

             思及此事悵悵然,

             安有心思飲美酒?

樂  昌       哦,此事當真嗎?

徐德言     安能有假?

宮  女     (急上)稟公主,大事不好了!

樂  昌      何事慌張?

宮  女      方才宮中來人急報,隋軍已將皇宮洗劫一空,兩位娘娘已被賜死,

               萬歲爺他——

徐/樂昌    皇兄他怎樣?

宮  女      萬歲爺他…他被擄往隋都而去了。

樂  昌       哦—— (暈倒狀)

奶  娘      公主仔細仔細!

樂  昌      皇兄!(哭)

徐德言     還有甚乜消息?

宮  女      據來人稟報,隋朝大將軍楊素正領兵往咱府中而來,欲擄公主回   

                朝,男丁一律斬殺不饒。(下)

徐/樂昌    (齊聲)哦—— 哎呀!

  (齊唱) 晴天霹靂一聲響,

                 驟然間已是國破家將亡。

                 皇家公主將淪為囚,

                 皇家駙馬將成刀下鬼。

                 勞燕被逼各自飛,

                 一死一囚情何堪?                

                 悲淚盈眶苦無計,

                 四目惘然空相對。

樂  昌       駙馬!

徐德言     公主!

              【二人抱頭痛哭。

奶  娘       哎呀,敵兵就要來了,哭有什么用,趕緊想辦法啊!

樂  昌       奶娘說的沒錯,駙馬,現要如何是好?

徐德言     為免公主被擄受辱,學生情愿拼盡一死。

樂  昌       不可不可,敵兵眾多,駙馬孤身奮戰,只怕空賠一命。

奶  娘       是啊,駙馬不可魯莽。

徐德言      除了拼命之外,難道還有甚乜辦法?

樂  昌        依儂之見,駙馬你應速速逃出府門,或可保住性命。

徐德言      不,我徐德言堂堂七尺男兒,豈可拋下愛妻,獨自逃生?

樂  昌        駙馬不可固執,駙馬!

  (唱) 凡事但從長遠計,

              豈可糾結于眼前?

              人生路漫漫,

              且行且珍惜。

              留得一命在,

              寄望有朝再相逢。

徐德言      哦——

樂  昌       駙馬若不肯逃生,必成刀下之鬼。你既成刀下之鬼,儂家豈肯眷

                戀殘生?必然也自盡而死,追隨夫君而去。

徐德言      不可不可,公主你切切不可輕生。

樂  昌        要儂不輕生,你須速即離開此地。

徐德言       公主——

奶  娘        駙馬,公主言是有理,你快快去吧。(推駙馬)

樂  昌        且慢,咱夫妻今日倉促分別,需各帶一物,留待有日相見為憑。

徐德言      咱二人還有相見之日嗎?

樂  昌       還有,儂相信一定還有。

 (唱) 駙馬切莫心灰氣喪,

             須當信天憐有情人。

             請記住,

            妾心如磐石,

                          永待夫君來。

徐德言      哦——

 (唱) 公主此言好似明燈,

             照亮我前方昏暗路。

               (夾白) 公主!

 (接唱) 公主表真情,

                學生永銘記。

                縱千山萬壑艱難險阻,

                              不再見公主誓不罷休。

樂  昌        好。(將銅鏡一分為半,遞半面給丈夫)這半面銅鏡駙馬留在身

                 邊。每逢上元佳節前夕,儂必差奶娘到長安街頭兜售儂這半面銅

                 鏡,借機尋找駙馬你這半面。

徐德言      此計甚妙!

 (唱) 但愿破鏡重圓日,

            是咱夫妻重聚時!  

樂  昌        是。

 (唱) 但愿破鏡重圓日,

             是咱夫妻重聚時! 

【內喊殺聲。

奶  娘       駙馬你趕緊走吧。

徐德言     公主!

樂  昌       駙馬!

              【二人再次抱頭痛哭。

              【喊殺聲漸緊。

樂  昌       你…速速去吧。

               【徐德言下,公主追幾步,翹首遠望,轉身痛哭。

奶  娘       公主,這半面銅鏡交給老奴保管。

樂  昌       半面銅鏡——(照下臉趕忙放下,悲傷不已)

后  臺      (伴唱) 曾幾何時,

                              圓圓銀鏡照紅妝,

                              是艷麗,是歡喜;

                             一朝國破鏡也破,

                             剩倦容,余悲涼。

樂  昌         收起它吧。

奶  娘         是。(接過,放入懷中)

【二個武士持刀上,楊素跟在后面。三人繞場行。

武  士       稟將軍,已到徐府。

楊  素       你二人外面等候。

武  士       得令。(下)

楊  素      (進)

 (旁唱) 見一佳人那邊站,

                風姿綽綽倩影俏。

                果然江南出佳麗,

                畫中之人更勝畫。

                (白) 參見樂昌公主!

奶  娘       你是何人?乜時到此?

楊  素      鄙人隋朝大將軍楊素,已進府多時了。

樂  昌      哦,你就是大名鼎鼎的楊素大將軍。

楊  素      正是鄙人。

樂  昌       你來遲一步了,駙馬已經逃走。

楊  素        什么?已經逃走?罷了罷了,亡國之臣,諒他也逃不出天羅地

                網。

樂  昌       本公主既已淪為俘虜,愿隨大將軍回朝,終身為囚。                

楊  素       鄙人安能舍得讓公主你去為囚?

奶  娘       不是為囚,乃是做乜?

楊  素       乃是… 到了便知。來啊,抬轎上來。

奶  娘        抬轎?

武  士       (內應)來了。(抬轎上,放下)公主請上轎!

樂  昌        覆巢之燕,只恐無福消受。

楊  素        公主千金貴體,怎堪路途勞頓。還請上轎吧!

樂  昌        既如此,本公主恭敬不如從命了。(進轎)

【奶娘轎旁伺候。

楊  素        起轎回朝!

武  士        起轎啰! (抬轎,一行人下)

楊  素        哈哈哈…

  (唱) 將軍凱旋日,

             還抱美人歸。

                           喜不自勝——

                           喜不自勝難自持。

                  哈哈哈… (下)

——幕落——

 

第三場  心留江南 

【幕啟。三年后,楊府,閨房,夜。樂昌公主背對觀眾黯然神傷。

后  臺      (伴唱)  將軍愛慕公主貌,

                               花轎抬回當寵妾。

                               光陰悠悠如流水,

                               故國一別已三載。                

樂  昌       (緩緩轉身)嗄!

                (唱) 憶往事,倍慘凄。

                           雕欄玉砌應猶在,

                           朱顏卻作他人妾。

                           想起初到隋都日,

                          將軍醉酒把儂欺。

                          樂昌清白遭玷污,

                          愧對駙馬欲尋死。

                          將軍酒醒哀哀求,

                          涕淚橫流訴衷腸。

                          情深意切實堪憐,

                          樂昌心軟恨意消。

                          怎奈儂心留江南,

                          恨雖消,愛難移。

                          夢魂幾度會駙馬,

                          醒來意沉沉,

                          陌生繁華地,

                         不見故人影。

             (白) 分別之時,與駙馬立下重聚之約。如今已過兩個上元佳節,

              他因何音訊全無?莫非他逃生未成,已被隋兵殺死?不,駙馬不會

               死。也許他另立家室,忘了儂家?(搖頭)不,不可能,不可能。

               可能路途遙遠,關卡森嚴,他尚未到達長安?一定是,一定是。哎

                唉!

              (接唱) 思緒紛紛惱人煞,

                             悶悶不樂數更漏。

楊  素     (上) 哈哈哈…

              (唱) 議事完畢步匆匆,

           回府急見美人面。

              (白) 公主,你還未安歇?

樂  昌      將軍你回來了,將軍萬福!(行禮)

楊  素      何消如此多禮,快快請起。

              【公主轉身面向窗外。

楊  素     (旁白)啊,啊啊啊。公主悶悶不樂,莫非是因學生回來遲了嗎?

                待我問來。公主!

樂  昌       哦,將軍!

楊  素      公主好似心情不佳,莫非是因學生回來遲了?

樂  昌      并非如此。

楊  素      或是因丫鬟服侍不周?

樂  昌      與丫鬟無關。

楊  素      難道是身體不適?

樂  昌      也無不適。

楊  素     (旁白)這也不是,那也不是,是為什么呢?(思考,搖頭)唉!         

               (旁唱) 見公主郁郁寡歡,

              我無端又生愛憐。

(夾白)公主!

(唱) 公主且把心事言,

            學生定替你排解。

            能換公主千金一笑,

            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樂  昌      哦——  

              (旁唱) 三年來,儂對他不冷不熱;

              他卻是,溫言暖語未曾變。 

楊  素     公主,你有甚乜心事說出來,學生也好有主意啊。

樂  昌     儂—— (欲言又止)

楊  素    說啊。每逢見到公主你愁眉不展,學生都于心不安。

樂  昌     哦——

            (接唱) 人非草木豈無情,

                          奈何妾心已有人。

                          他越發輕憐重惜表愛意,

                         儂越要若即若離語自重。

             (白) 將軍不必多心,妾身安有甚乜心事?

楊  素      好啦好啦,不說也罷。時已不早,一同安歇吧。

樂  昌      將軍自去安歇,儂家尚無困意,意欲獨自在此賞月。

楊  素      學生陪你一同賞月吧?

樂  昌      不用了。去吧。

楊  素     (旁白)學生實在束手無策了,不妨請奶娘上來,勸她歡心。嗄,

                奶娘何在?

奶  娘     (內應)來了。(欠身)拜見將軍!

楊  素      免。

奶  娘      將軍呼喚,有何要事?

楊  素       公主今夜又悶悶不樂,你在此與她作伴,替她解悶,勸她歡心。  

奶  娘      老奴遵命。

楊  素     (旁白)公主有人解悶,本將軍心里的苦悶又該如何排解?罷了,

               還是去書房獨自飲酒,獨自對畫像上的公主傾訴衷腸。嗐!

              (旁唱) 公主心事誰能猜?(下)

奶  娘       送過將軍。(走到公主身旁)公主,你又想起往事了。

樂  昌       奶娘,你來了。

奶  娘       是,將軍吩咐老奴,今夜與公主作伴,替公主解愁。

樂  昌       嗄,皇兄不知怎樣光景,駙馬音訊全無,教儂如何解得開這心中

                愁煩?

奶  娘       萬歲福大命大,諒也無事。

樂  昌       但愿如此。

奶  娘       駙馬音訊全無,莫非已經…

樂  昌      (變色)不,奶娘休要胡言亂猜。

奶  娘       公主息怒,老奴該死。(跪下)

樂  昌       罷了,起來吧。

奶  娘       多謝公主!(起身)

樂  昌      (自言自語)上元佳節又要到了。

奶  娘      (伸手數算)哎呀,是啊,再過七、八天又是上元佳節了。

樂  昌       接下來這幾日煩你再上長安街頭…

奶  娘       怎么,公主還未死心,還要叫老奴去賣這半面銅鏡?(從懷中取

                出銅鏡)

樂  昌       正是。

奶  娘     (放回鏡子)恕老奴多嘴,老奴見將軍時常因公主唉聲嘆氣,實在

               可憐。

樂  昌       奶娘此話何意?

奶  娘      老奴的意思是:要是這回再不能破鏡重圓,你就好好對待將軍吧…

樂  昌      不必再說了。

奶  娘      公主…

樂  昌      儂要獨自在此,奶娘自去安歇吧!(面露慍色)

奶  娘      是,老奴告退。(欲下)

樂  昌      回來。

奶  娘       哦,公主還有乜事吩咐?

樂  昌       記得上街賣鏡。

奶  娘       老奴曉之。(下)

樂  昌       駙馬,你究竟在何方?嗄!

               (唱) 抬眼望冷月,幾番追問。

           冷月無語,唯有光寒寒。

(背對觀眾哭)

——幕落——

 

第四場  破鏡重圓 

               【幕前。

徐德言    (內) 嗄! (帶假胡子上)

               (唱) 故國慘遭鐵蹄踏,

           富貴轉眼成云煙。

           前是駙馬身,

           今日流落在街頭。

           思來凄然,

           不覺淚沾襟。

 (夾白) 學生…(左右看看)學生徐德言,本乃陳國駙馬,不料

  禍從天降,國破家亡。如今淪為亡國之民,想來怎不傷心?

              (接唱) 憶起三年前,

              學生匆匆逃出府。

             日躲藏,夜趕路,

             饑寒交迫,擔驚受怕。

             最終病倒在路旁,

             昏昏沉沉,氣若游絲。

              只道從此赴陰間,

              幸遇好人救回家。

              送湯送藥整一載,

              方得保住我性命。(繞場行)

                (接唱) 病好拜辭老恩公,

                              牽掛舊約恨不能飛。

                             不料風聲依舊緊,

                             隋軍到處捕南人。

                             萬般無奈,喬裝打扮,

                             輾轉二載,方到長安城。

 (夾白) 隋軍仍在搜捕南人,無奈只好喬裝來長安。與公主匆匆

   一別,如今已過三載,不知公主被擄往何處?光景如何?她是否

   還記得半鏡重圓之約?罷了,這幾日正逢上元佳節,待學生去街

   頭尋找賣鏡之人,看是如何。嗄!

(接唱) 時日已久遠,時日已久遠,

              半鏡重圓約,公主猶記否?

              忐忑不安,

             上街尋找賣鏡人。(下)                         

              【幕啟。長安街頭,人來人往。

奶  娘      (內) 賣鏡吔,賣銅鏡吔。

路人甲      哦,有人賣鏡。家里的鏡子前幾天被孩子摔碎了,正好買一面回

                去使用。

路人乙      說的著,我也得買一面,送給老婆。

路人丙      我也來看看,賣的鏡子什么樣子。 

奶  娘       (上)賣鏡吔,賣銅鏡吔。

眾  人      (齊聲)阿嬸啊,你賣鏡子的人,怎么雙手空空?

奶  娘       老身沒拿在手上,放在這里(指指懷中)。

路人甲      哦,這樣啊。你賣的鏡子什么樣子,拿出來看看。

奶  娘       等一下,不要站路中間,到路邊來。

路人乙      老人說話沒錯。

               【一行人跟著奶娘到“路旁”。

奶  娘       你們這些人都是要買鏡子的?

眾  人       正是,正是。

奶  娘       那好,老身問你們,身上帶了多少銀兩?

路人丙      阿嬸問這么多做什么,反正身上有銀兩就是了,一個鏡子能值多

                少錢。

眾  人       是啊,是啊。

奶  娘       吔,老身這個鏡子與普通鏡子不一樣,貴很多。

路人甲      要多少銀兩?

              【奶娘伸出五個手指。

路人乙      五兩?

              【奶娘搖頭。

路人丙     五十兩?

              【奶娘仍舊搖頭。

路人甲     難道要五百兩?

奶  娘      正是五百兩。

路人乙     什么鏡子這么貴,拿出來看一下。

路人丙      是啊,拿出來給我們見識一下。

奶  娘       好,待老身取出來。(從懷中取出鏡子,舉到眾人面前)你們看

               你們看,這個鏡子是不是與普通鏡子不一樣?

路人甲     怎么是一個破鏡子?

路人乙     只有半面?

路人丙      還敢要五百兩?

路人甲      這個老人精神不太正常。

路人乙     一定是“少神”(莆田方言,“瘋子”的意思)。

路人丙     “瘋癲” 。不在家里帶孫子,跑到街上賣破鏡。

奶  娘      老身很正常,不是“少神”,也不是“瘋癲”。你們有人要買嗎?

路人甲      不買不買。

路人乙      買不起買不起。

路人丙      趁早走,在這里浪費時間。

 甲、乙     走走走。

              【三人下。

奶  娘      喂喂喂,你們不是說要買鏡子嗎?怎么都跑了?哎唉!

              (念白) 賣鏡場景年年似,

                             總被人罵做“少神”。

                             安知老身——

                             醉翁之意不在酒,

                             意在等待駙馬爺,

                             意在等待駙馬爺。

             (白) 這些人哪里知道,老身其實不是真的要賣鏡,是在這里等待

              駙馬爺前來啊。前兩年不見駙馬爺人影,不知今年他會不會來?憑

              老身想來,要來早就來了,前兩年沒來,今年一定也不會來。不來

              也好,讓公主徹底死心,對將軍好一點。將軍這個人很奇怪,在別

              人面前像老虎一樣,一到公主面前,立即變作羊,溫柔有加。偏偏

              公主不肯領他的情,真是前世欠的。唉!(走回“路旁”,鏡子放回 

              懷中,歪靠在椅子上休息,用腰間的汗巾子蓋上臉) 

              【人來人往。

徐德言    (上)

               (唱) 長安街頭熙熙攘攘,

           賣鏡之人在何方? (繞場行)

           街頭到街尾,

           形影不見愁煞人。

 (取出半面銅鏡)銅鏡啊銅鏡,找不到另一半,咱只好相互作伴

  了。嗄!

 (接唱) 手執半鏡心茫然,

                 重圓之約恐成空。

                 時過境遷不怨公主,

                 只怨造化,造化弄人。

  (苦笑)罷了,(將鏡子放回懷中)不見賣鏡之人,只好先尋一

   處住所,再作安排。

 (欲下)

奶  娘     (醒來)哎呀,怎么睡著了。(起身)賣鏡吔,賣銅鏡吔。

徐德言     嗄!賣鏡之聲從何而來?

             (唱) 忽聞賣鏡聲,轉身四顧——

             (夾白) 那個不是奶娘嗎?哎呀,我歡喜啊!

             (接唱) 看見奶娘,心喜難言。

              快步上前,把她呼喚。

             (拉奶娘的手)奶娘,你果真在這里。

奶  娘    (甩開手)喂喂喂,你是什么人,放尊重點。光天化日之下,膽敢

               在大街之上調戲良家婦女。

徐德言     奶娘,你誤會了。難道你不認得學生?

奶  娘     (上下打量)不認識不認識,快走開。

徐德言     這… (看到胡子,笑了)是了。(掀開胡子)請奶娘仔細一觀!

奶  娘    (旁白)這個人左一聲“奶娘”,右一聲“奶娘”,叫得這么親熱,莫非

              真是什么熟人?待老身仔細來辨認一下。(湊近看)哎呀,你是駙

              馬爺!

             【徐德言示意小聲點。二人左右看看無人后,方繼續談話。

徐德言    (放下胡子)正是學生。

奶  娘       你怎么… (指指胡子)

徐德言     怕隋軍抓捕,故此…

奶  娘     (點頭)駙馬爺你總算來了,公主日日思念你。

徐德言     公主現在何處?是何光景?

奶  娘      一言難盡!駙馬爺聽老奴道來——

              (唱) 當初駙馬逃出府,

                         公主隨后被擄去。

徐德言     后來怎樣?

奶  娘     (接唱) 原以為身為俘虜苦難堪,

              誰料榮華富貴不離公主?

徐德言      此話怎講?

奶  娘      (接唱) 將軍戀慕公主貌,

                               接回府中當愛妾。

徐德言      是哪個將軍?

奶  娘        是楊素楊大將軍。

徐德言      嗄,是他!公主她答允了嗎?

奶  娘       駙馬莫怨公主,淪為俘虜,身不由己啊!

徐德言      哦—— (整個人呆住)

奶  娘       駙馬,駙馬。壞了壞了,怎么辦呢?

徐德言    (唱) 聽罷此言心頓冷,

                         一場歡喜忽悲辛。

                          公主既成他人妾,

                          怎能與我續前情?

 (白) 罷了。(取出鏡子)這半面銅鏡留它何用?(欲摔)

奶  娘      等等等,不能沖動。(搶過來,再取出自己懷中的鏡子)你看,公

               主的半面銅鏡還留著,共駙馬你這半面合在一起,正好破鏡重圓。

徐德言    (接過)破鏡雖重圓,夫妻卻難重聚了。

奶  娘       吔,這話說得太早。

徐德言      侯門深似海,難道學生與公主還有相見之時?

奶  娘       這…老奴現在也不敢保證。不過公主聰明伶俐,也許她有主意。

                待老奴將這銅鏡帶回府,一問便知。

徐德言      如此也好。(遞過銅鏡)

奶  娘      (裝好鏡子)是了,駙馬有甚乜話,可寫下字條,老奴一并帶回,

                交給公主。

徐德言      千言萬語,不知從何說起?罷了,待學生賦詩一首。(懷中取出

                紙筆,鋪在地上)    

               (唱) 破鏡重圓古今稀,

           卻嘆鏡圓人未歸。

           無復嫦娥影,空望明月輝;

           無復嫦娥影,空望明月輝。

(起身,白)詩寫好了,煩請奶娘交與公主。

奶  娘      (接過)放心。哎呀,日已沉西,老奴該回府了。

徐德言      既如此,學生就此告辭。(欲下)

奶  娘        等等等,還沒問駙馬你住哪里?

徐德言      學生尚未尋找住處。

奶  娘       駙馬不妨就到長安城東的悅來客棧去等消息。

徐德言      那好,有勞奶娘了。

奶  娘       去吧。

              【徐德言示拱手,下。

奶  娘      破鏡果真重圓,遂了公主之意,不知她會多少歡喜。只可憐楊將

                軍… 唉! (下)

——幕落——

 

第五場  懇請畫師 

              【幕啟。楊府大廳,公主走到門口張望。

樂  昌       哎唉!

              (唱) 西山掩映斜陽里,

                          樓臺影動鴛鴦起。

          清風作伴香塵路,

          紅顏垂淚病相思。

(嘆氣)嗄!

(接唱)三度差奶娘,上街賣銅鏡。

              二度半鏡歸,今番待如何?

                              實指望今日半鏡變圓鏡,

                              卻驚美夢再度,再度落空。

               (夾白)奶娘一早上街,不知事情如何,因何這般時分尚未轉回?

                教人好不掛心!

               (接唱) 焦急萬分,心神難定。

               惟求蒼天——

               惟求蒼天賜佳音,

              不枉儂家等待苦。

奶  娘     (內)報兮,奶娘回府。

樂  昌      快快有請。

奶  娘     (內)來了來了。(急沖沖上)

               (唱) 懷揣圓鏡快步行,

          急把佳音報公主。

(進門)老奴拜見公主!

 

樂  昌      不必多禮!奶娘,事情如何?

奶  娘      公主容稟!

             (念白) 老奴到街頭,高喊賣銅鏡。

            人人來圍觀,都說要買鏡。

            聽得價錢后,卻罵我“少神”,

            紛紛齊離去,紛紛齊離去。

樂  昌     (失望)這場景又似往年。          

奶  娘     是啊。

樂  昌     后來怎樣?

奶  娘     后來無人問津,老奴不知不覺睡著了。

樂  昌     奶娘你好是糊涂,怎么睡著了?萬一那時駙馬正好路過,豈不與他

              失之交臂嗎?

奶  娘     公主你不知,真的差點失之交臂。

樂  昌    (急問)此話怎講?與誰失之交臂?難道駙馬來了?你快快講來,

              快快講來!

奶  娘     公主你不要催促,你一催促,老奴就忘記講到哪里了。

樂  昌     好好好,儂不催促。你方才說到,你睡著了,差點失之交臂。

奶  娘      沒錯沒錯,睡著了,差點失之交臂。老奴醒來,趕緊又放聲

               喊:“賣鏡吔,賣銅鏡吔。”

樂  昌      可有人前來?

奶  娘     有有有。有一個胡子這么長(用手比劃)的人走到老奴面前。

樂  昌    (掃興)唉,又不是駙馬。

奶  娘     吔,公主你錯了,此人正是駙馬爺。

樂  昌     奶娘休要哄儂,駙馬安有那么長的胡子?

奶  娘      胡子乃是假的,為防隋軍抓捕。

樂  昌      難道他真是駙馬?

奶  娘      千真萬確。

樂  昌      可有憑據?

奶  娘      自然。(取出銅鏡)公主你看,這是什么?

樂  昌      銅鏡,兩面銅鏡!兩面重圓的銅鏡!(雙手顫抖接過,含淚細看,

               用手輕輕拂拭)

  (唱) 銅鏡在手疑在夢中,

         百感交集淚雨滂沱。(大哭)

奶  娘      公主且莫哭,應該歡喜才是。

樂  昌      奶娘,儂不是做夢嗎?

奶  娘     不是做夢。(取出駙馬的詩)你看,這里還有駙馬爺新作的詩。

樂  昌     哦—— (接過詩)

             (念) 破鏡重圓古今稀,

         卻嘆鏡圓人未歸。

         無復嫦娥影,

         空望明月輝。

             (白) 謝天謝地!謝天謝地! (一遍又一遍看詩)

后   臺   (伴唱) 啊… 啊…

            破鏡重圓古今稀,

            卻嘆鏡圓人未歸。

            無復嫦娥影,

            空望明月輝。

樂  昌      果然是駙馬的口氣!只是這口氣也太悲觀了。奶娘,駙馬現在何

               處,速速帶儂去見他。

奶娘       哎呀不可不可,公主一旦魯莽行事,萬一被將軍知道,駙馬性命只

              怕危矣!

樂  昌     哦,這便如何是好?難道咫尺也成天涯,永無相見之日?

奶  娘     需想出萬全之策,方可相見。

樂  昌     既如此,快快想來。

奶  娘     是是是。

             【二人想對策。

楊  素    (內)報,將軍回府。

樂  昌     這… 奶娘,你先退下。

奶  娘     老奴遵命。(下)

楊  素    (上)哈哈哈…

  (唱) 今日進宮赴廷宴,

             席間意外見一人。

            卻道此人他是誰,

           公主之兄陳后主。

          萬歲以禮,以禮相待;

          百官笑臉,笑臉相迎。

          方明不是,不是俘虜;

          倒是隋廷一上賓。  

            (白)待本將軍將這好消息告知公主,教她歡喜歡喜。公主,學生回

              來了。

樂  昌     哦,將軍萬福!

楊  素     公主免禮!(見公主有淚痕)啊,啊啊啊,公主臉上為何有淚痕?

              莫非公主方才哭過?

樂  昌    (掩飾)并無此事,方才有一粒沙子進入儂眼睛,故此…

楊  素      休要欺哄學生。公主啊!

  (唱)每見你傷心流淚,

            學生不免發嗟嘆。

            想當初,你臉龐圓潤光彩照人;

                       到如今,你嬌容憔悴黯然失色。

            這教學生——

            怎不自怨太無能?(取出畫像)

樂  昌      嗄,這畫像將軍從何而來?

楊  素      哦,當年搜查陳朝宮廷之時,學生無意之中發現這畫像。

樂  昌      原來如此。

楊  素      公主你看,這畫像上的你體態豐腴,美不可言。可是如今… 唉!

               都是學生無能,不能讓公主開心度日,故此日漸消瘦。

樂  昌      儂家消瘦與將軍無關,將軍不必自責。可否將此畫送還儂家?

楊  素      這…實不相瞞,此畫像學生一直帶在身邊,不忍分離。

樂  昌      哦——(突然想起什么,點頭)

   (旁唱)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

                  靈機一動計上心頭。

                 不妨求將軍,

            允儂請畫師,

            到府幫儂來畫像,

            那時夫妻可重聚。

            (旁白) 此計甚妙!儂就依計而行。

楊  素     公主為何沉吟不語呢?

樂  昌     儂有一事相求,不知將軍允否?

楊  素     哦,公主有事相求,學生喜之不及,安有不允之理?不知公主所求

              何事?

樂  昌      將軍!

  (唱) 見此畫像——

                        見此畫像儂也愛,

楊  素      這… 罷了,既是公主喜愛,學生就忍痛割愛了。(奉上畫像)

樂  昌      不,將軍還請收起!

   (接唱)儂有一計可兩全。

楊  素      快快講來。

樂  昌     (接唱) 前日奶娘——

                              前日奶娘上街頭,

                   偶遇一畫師,

                               擅畫人物像。

楊  素      公主之意呢?

樂  昌     趁儂花容尚未完全凋零,不妨請那畫師到府,為儂作畫一張,以作

               留念。

楊  素      哎呀,這個主意好,學生怎么沒想到?

樂  昌      將軍這是答允儂的懇求?

楊  素      自然,自然是。

樂  昌      多謝將軍!待儂立即吩咐奶娘,出府邀請那位畫師。

楊  素      公主不必如此性急。學生還有一件喜事要告知公主。

樂  昌       甚乜喜事呢?

楊  素      今日學生在廷宴上遇到公主的親人。

樂  昌      儂家親人?莫非是儂皇兄?

楊  素      公主猜得不錯。

樂  昌      此事當真?儂皇兄他如今是何模樣?

楊  素     學生已向萬歲請示,上元佳節之夜,設宴請你皇兄到府與公主兄妹

              相聚,那時公主自然便知。

樂  昌      將軍體諒儂家思親之苦,儂家感激不盡。

楊  素      是了,不妨也請畫師那時一同赴宴,替公主畫像。

樂  昌     (大驚)哎呀不可不可,畫像之事還是另定時日為好。

楊  素      吔,上元佳節,公主兄妹相聚,必然心情愉悅,面色稍好,正宜畫

               像。

樂  昌      將軍…

楊  素      待學生進內,即刻下帖,差人請你皇兄。邀請畫師之事,只好有勞

               公主了!(下)

樂  昌      將軍—— 將軍—— (頹然而立)

——幕落——

 

第六場  夫妻團聚 

             【幕啟。將軍府大廳,大紅燈籠高高掛。

家  丁     (端茶端酒上)

   (唱) 正月十五上元佳節,

              將軍府內將開夜宴。

                        大紅燈籠高高掛,

                        全府上下忙不停。

  (擺放好茶酒,侍立兩旁)

丫  頭    (端果品上)

             (唱) 家丁端茶又端酒,

                        丫鬟端果端點心。(擺放果品)

              (接唱)細察諸事已妥當,

                           請出將軍共公主。

家丁/丫頭  有請將軍、公主!

楊素/樂昌 (內應)嗯。(齊上,公主盛裝打扮)

楊  素     (唱) 為討公主她歡心,

                         特在府中擺宴席。

                         教她兄妹敘別情,

                         另請畫師來畫像。

樂  昌    (唱) 憂心忡忡迎佳節,

                         因怕駙馬遇皇兄。

                         奶娘雖言駙馬喬裝,

                         仍怕皇兄將他認出。

                         盼只盼,駙馬他——

                         姍姍來遲不遇皇兄。

楊  素      公主請坐!

樂  昌      將軍同坐!

              【二人坐下。

陳叔寶   (內)報兮,陳國后主陳叔寶到府!

楊  素       快請相見!

陳叔寶    (內)御妹。(上)御妹。

樂  昌     (起身)皇兄。

               【兄妹倆執手相對視。

后  臺     (伴唱) 兄妹分別滿千日,

                             今夜重逢淚盈盈。

陳叔寶     御——妹!

樂  昌       皇——兄!

              【二人相擁而泣。

樂  昌     (唱) 叫聲皇兄五味雜陳,

                         說不清是喜還是悲。

陳叔寶    (唱) 只道此生骨肉難再見,

                           喜從天降衷心謝將軍。(行禮)

楊  素      (起身)皇兄不必多禮,皇兄請坐!

陳叔寶     將軍、御妹同坐。

              【三人就座。

樂  昌       將軍,皇兄已到,吩咐家丁斟酒開宴吧。

楊  素       吔,畫師尚未來到,還是再等片時。

陳叔寶    (驚問)畫師?甚乜畫師?莫非…

樂  昌       哦,奶娘前日在街上遇到一個老畫師,小妹一時興起,求將軍請

                他到府,為小妹畫像一張。

陳叔寶     原來如此。       

樂  昌       將軍,畫師也許有事耽誤了,還是即刻開宴吧。

楊  素       也好,聽憑公主主意就是。家丁,斟酒侍候!丫鬟,傳歌舞上

                來。

家丁/丫頭  是。

                【家丁、丫頭各遵命而行。丫頭下,歌舞上。

楊  素        皇兄請酒!

陳叔寶       將軍、御妹同飲。(一飲而盡)好酒,好酒!

楊  素         哈哈哈,皇兄再飲!

陳叔寶       再飲再飲。(一杯又一杯,眼睛發直看美人)

樂  昌      (起身)哎唉!

    (旁唱) 見皇兄——

                   樂不思蜀狂飲酒,

                              垂涎欲滴看美人。

                             不雅之態令儂羞,羞——

                  羞在臉面急在心頭。

              (拉起哥哥)皇兄啊!

              (唱)皇兄難道忘舊事,

                         難道不為如今愁?

                        你曾經貴為人君,

                        淪為人臣宜自重。

                       切莫貪杯還貪色,

                       失了儀態落笑柄。

陳叔寶      吔,御妹此言差矣!

              (唱) 人生在世圖甚乜,

                         酒色二字最堪樂。

                        今朝有酒今朝醉,

                        明日愁來明日憂。

                        管它儀態不儀態,

                        管它笑柄不笑柄。

樂  昌      皇兄你…

陳叔寶     御妹不必再說了,還是飲酒看美人要緊。(拿酒杯)將軍請!

楊  素      請!

              【陳叔寶到歌舞陣中。

陳叔寶    美人,陪孤飲一杯。不要跑,來啊,來啊。

樂  昌     真真氣煞儂也!歌舞退下,退下!

楊  素     是是是,歌舞退下。

             【歌舞下。

陳叔寶     哎呀,美人,孤的美人啊! (酒醉狀)

樂  昌      將軍,皇兄醉了,吩咐家丁扶他進內安歇。

楊  素      好。家丁,扶他進內安歇。

家  丁      是。

陳叔寶    孤的美人啊! (被家丁攙下)

樂  昌      嗐!

楊  素     (起身)公主切莫因令兄之事煩惱。是了,畫師因何還未到來?

樂  昌      是啊,也該來了。

徐德言     報,畫師到。

楊  素       哦,快快有請!(坐下,請公主入座)

              【樂昌不知所措,坐立不安。

奶  娘      (內) 畫師,打這路來。

徐德言     (內) 哦。

                【奶娘上,徐德言背著畫具跟在后面。

徐德言       嗄!

              (唱) 本嘆夫妻咫尺永天涯,

                          誰料柳暗花明忽逢村。

                          受邀來到將軍府,

                          將見愛妻戰兢兢。

                          獲知皇兄也被邀,

                          有意遷延免見他。

奶  娘    (故意大聲說)畫師啊,老身方才吩咐的話記住了嗎?

徐德言     學生謹記在心,在將軍、公主面前,不敢造次。

奶  娘      記住就好。已到花廳,先上前拜見將軍。

徐德言     好。拜見將軍!

楊  素      畫師免禮。

奶  娘     再到這邊參見公主!

徐德言     哦。參見公主!

樂  昌     (起身)免!

              【二人對視良久。奶娘咳嗽一聲,二人連忙避開,心事重重。

后  臺    (伴唱) 想道一聲“別來無恙”,

                            話到口邊又咽下。

                            將軍在眼前,

                            笑啼俱不敢。         

                            此時方知做人難,

                            方知做人難。

              【公主坐下。

楊  素      畫師請坐!

              【奶娘示意徐德言趕緊答話。

徐德言     哦哦哦,謝座!(放下畫具,坐下)

楊  素       奶娘,為畫師斟酒。

奶  娘       是。(斟酒、遞酒)畫師請用酒!

徐德言     謝將軍!(飲酒,遞回酒杯)

楊  素       公主,可即刻畫像否?

樂  昌      (起身) 這…

              (旁唱) 將軍他安知——

                             畫像并非儂本意,

                            意在獨自會駙馬。

                            奈何將軍在眼前,

                            一時無計急煞儂。(思忖)

            (夾白) 哎唉!

             (接唱) 機不可失時難再,

                           一旦錯過悔莫及。

                          須教將軍暫離開,

                          舊時愛侶方可訴衷腸。      

楊  素    (起身)公主,你因何不發一言呢?學生方才問你,可即刻畫像

               否?

              【徐德言也起身。

樂  昌      可即刻畫像,只是…

楊  素      只是甚乜?

樂  昌      只是儂家畫像之時,不喜旁人在側。

楊  素      哦,原來如此。無妨無妨,學生立即離開便是。

樂  昌      多謝將軍諒情!

楊  素     吔,夫妻之間,這區區小事何足掛齒?(欲下又轉回)畫師,公主

              倩影不容馬虎,一定得仔細畫。

徐德言     將軍放心,在下自當盡力而為。

楊  素       嗯。奶娘,你也走,免得打擾畫師作畫。

奶  娘      奶娘遵命。

徐/樂昌   (齊聲)送過將軍。

             【楊素和奶娘下。

             【徐德言和公主看看左右無人后,快步走近對方,欲語還休。

后  臺    (伴唱) 棒打鴛鴦再相逢,

                            千言萬語從何說?

                            欲語還休,欲語還休,

                            唯有淚千行。

徐/樂昌    (齊聲)公主/駙馬…

徐/樂昌    (齊聲)你先說。

徐德言      請公主先說。

樂  昌        駙馬因何如今才到,教儂等得好苦。

徐德言       嗄!一言難盡!離開家門之后,不幸染病,隋軍又在到處搜捕南

                 人,左躲右避,故此如今方到。              

樂  昌        駙馬你受苦了!難怪如此蒼老。

徐德言     (譏笑)公主倒是依舊光艷如初,想必過得稱心如意?

樂  昌     (苦笑)光艷如初?稱心如意?

徐德言      公主何故如此發笑?

樂  昌       嗄!

              (唱) 以淚洗臉君不見,

                          肝腸寸斷君不知。

                          儂家平素懶梳妝,     

                         今日著意施粉黛,

                        你可知——

                         此舉乃是為了誰?

徐德言     “女為悅己者容”,莫非公主是為了我?

樂  昌      (接唱)正是為了,為了冤家你。

徐德言      哦——

              (唱) 聽罷此言又喜又悔又羞愧,

                          喜公主初心不改矢志不渝,

                          悔學生不該懷妒意亂猜疑,

                          羞愧我如今落魄相形見絀。

樂  昌      駙馬休出此言,儂家才應相形見絀。

徐德言    此話怎講?

樂  昌      嗄!

             (唱)儂家已成將軍妾,

                       未能守貞愧難當。     

                       重見君面心已知足,

                       求駙馬莫將儂看輕,

                       從今以后將儂忘,

                       重擇佳偶伴余生。

徐德言     公主此言差矣!

             (唱) 公主休要亂胡言,

                        公主休要亂胡言,

                        學生怎能把你忘?

                        又怎能另與她人度時光?

                       今日重見公主面,

                       學生也不枉此生。

                       只愿尋得一空門,

                       青燈古佛了殘生。

樂  昌       哦,駙——馬!

徐德言     公——主!

              【二人抱頭痛哭。

楊  素     (上)這么久了,不知公主的像畫好沒有?(看見上面一幕)嗄!

               你是何人?(拔劍逼近徐德言)

              【徐德言和公主緊緊拉著手,步步后退,臉有懼色。

——幕落——

 

第七場  慷慨舍情 

             【幕啟。楊府后花園,楊素煩躁地走來走去。

楊  素     唉,真真氣煞我也!

            (唱) 討好公主請來畫師,

                       卻引狼入室蒙羞辱。

                       因蒙羞辱,心中激起——

                      千層波,萬層浪,翻江倒海。

                      若不殺奸人,

                      難消心頭恨,恨,恨。

              (白)來啊,押上。

家  丁    (內應)是,押走。(推著徐德言和公主上)跪下。

            【徐德言和公主雙雙跪下。

楊  素     糊涂!誰叫你綁上公主?還不快快替她松綁?

家  丁     是是是。(解開公主的繩索)

楊  素      公主請起!

樂  昌    (起身)求將軍也吩咐家丁,替他(指徐德言)松綁。

楊  素     我且問你,他是誰?

樂  昌      他…

徐德言     公主,你不能說。

楊  素      好,不讓公主說,你自己說,你是何人?

徐德言     既已被捕,聽憑將軍自便。我是何人,將軍不知也罷。

楊  素      嗄!你—— (拔劍刺向徐德言)

樂  昌      將軍!(跪下,用身擋住,哀求)求將軍劍下留情!

              【楊素并不收回劍。

樂  昌      將軍若要殺他,不如先將儂殺死。

楊  素      哦——

             (唱) 見公主不惜自身替他求情,

                         不由我滿腔妒火騰騰燃燒。

             (夾白)好,你既求死,學生就成全你。(欲刺公主又不忍)哎

              呀!

            (旁唱) 本將殺人從不眨眼,

                            面對公主偏難下手?

                            分明今日是她負我,

                            為何我,為何我心還愛她?

后  臺     (伴唱) 啊… 啊…

                            問蒼天,問蒼天,

                            究竟情為何物?

                            情為何物?

楊  素       罷了。(插劍入鞘)你二人都起來吧。

徐/樂昌    (起身)多謝將軍不殺之恩!

楊  素     (對徐德言)可以告訴我,你到底是誰了嗎? 

徐德言     既蒙將軍如此恩待,學生自然以實相告。在下陳國宮廷畫師,駙

               馬徐德言便是。

楊  素      陳國宮廷畫師?駙馬徐德言?也就是說,你是公主的夫婿?

徐德言     正是。(摘下胡須)

楊  素       哦——(上下打量徐德言)你… 我再問你,你如何得知公主下

                落?如何與她取得聯系?

徐德言      說來話長。將軍!

              (唱) 將軍聽我稟詳情,

          三年前,

          我與公主曾有約——

楊  素       有約?什么約呢?

徐德言    (接唱) 我與公主曾有約,

                              各自保存半面鏡。

楊  素      半面鏡?

樂  昌      是啊!

              (接唱) 上元前夕差奶娘,

                             長安街頭賣半鏡。

                             實為等待另半鏡,

                             以期破鏡能重圓。

徐德言     (接唱) 今日破鏡終重圓,

                              恩愛夫妻也重逢。

                              心已知足無他求,

                              但將公主托將軍!                

樂  昌        駙馬——

徐德言      公主——

【二人相擁。

楊  素       哦—— 哎呀!

              (旁唱) 聽罷破鏡重圓事,

                            七尺男兒也落淚。

                            他二人情深似海,

                            可感天,可感地。

                           原非畫師羞辱我,

                          是我楊素橫刀奪他愛。

               (旁白)不如將公主歸還他?不,不能!不舍得放手,不舍得放手

                啊!只是——

              (接唱) 若因我私情,

                              拆散他二人,

                              我豈不成千古罪人?

                              公主豈不懷恨于我?

              (旁白)罷了,大丈夫豈能奪人所愛?

              (接唱) 狠下心來還公主,

                             成全破鏡重圓情。       

樂  昌      求將軍放走駙馬,儂家情愿陪伴將軍左右。

楊  素      不!(用很大的勁緩緩說)你二人都走吧。

樂  昌      你說甚乜?

楊  素      我說你二人遠走高飛去吧!

家  丁      將軍…

楊  素      送他二人出府門,由他們自便去吧。

家  丁       是。(轉向徐德言和樂昌)兩位隨小的來。

徐/樂昌   (跪謝)將軍成全之恩,我夫婦永世難忘!(起身,跟著家丁下)

楊  素        走了,都走了。(哭笑)哈哈哈… 哈哈哈…

陳叔寶     (急上)壞了,壞了。

               (唱) 醒來聞聽御妹事,

                          驚我冷汗流一身。

                          三步并作兩步走,

                          前來探看事如何。

              (白)人呢?怎么這么安靜?

楊  素       你到此做乜?

陳叔寶     將軍,我御妹和…另一個人呢?

楊  素      走了,都走了。

陳叔寶      都走了?怎么,你將兩個人都放走了?

楊  素       都放走了,讓他們遠走高飛去吧。

陳叔寶      將軍,不是我說你,你實在太慷慨、太大方了。憑我看,現在去

                追回御妹還來得及…

楊  素      (吼叫)退下!

陳叔寶      好好好,我退下,退下。沒見過這么慷慨這么大方的人,娶到手

                 的老婆還肯還給人家。唉!(下)

楊  素       慷慨?大方?說得不錯,學生果然太慷慨、太大方了。我錯了,

               錯了。唉!

             (唱)  忽覺怒氣填胸,

          怨己太過慷慨大方。

                          公主一走空落落,

                          一走空落落。

后  臺     (伴唱) 倩影已不見,

                             柔情何所寄?

                             倩影已不見,

                             柔情何所寄?

楊  素     (取出畫像)難道我余生只好對這畫像傾訴衷腸了嗎?不,不一

               樣,不一樣。我好后悔,我要去追回公主。(收回畫像,跑下)公

               主——

——幕落——

 

第八場  重回江南 

              【幕啟。長安城門口,守城官打著哈欠上。

守城官     這上元之夜,大街小巷張燈結彩,人人都去賞燈看“鬧熱”,咱還得

               在這里守城門。你們說,賺一口飯吃容易嗎?嗐!(伸懶腰,打哈

               欠)怎么一直打哈欠?(左右看看)這時候應該沒人出入城門,待

                我進去酒吃幾杯提提神了再出來。說得著,這就去。(下)

徐/樂昌   (內)哎呀!(上)

              (唱) 一夜之間心若波浪,

                         跌宕起伏驚魂未定。(繞場)

                         意外之喜忽降臨,

                         分飛勞燕重成雙。

                        一路疾奔往城門,

                        期盼早日回江南。

                         重筑愛巢遠紛擾,

                         布衣芒屩度余生。

樂  昌      駙馬你看,城門到了。

徐德言    為何不見看守城門之人?也好。公主,咱二人速速出城而去,免得

               節外生枝。

樂  昌       好。

              【二人欲走。守城官上,叫住他們。

守城官     喂喂喂,站住,站住。你們是什么人?

樂  昌       這位公差,我們二人乃是夫妻。

守城官     夫妻?這么晚出城做乜?

徐德言      有事急需出城一趟。

守城官      什么事情?

徐/樂昌    (齊聲)這…

守城官    (旁白)這兩個人吞吞吐吐,其中一定有隱情。朝廷有命,凡是南

                人,一律不準放出城。我看這個男的很像南人,先抓起來再說。

樂  昌       求公差放我們出城。

守城官      阿妹啊,不是我不肯放。上頭交代,凡是可疑之人,一律不準放

                 出城。因此,二位對不起了。

徐/樂昌     (齊聲)你要做乜?

守城官       等下你們就知道。(向內喊)喂,來兩個武士。

武  士      (內應)來了。爺,何事?

守城官      將這兩個人關起來。

徐/樂昌    (齊聲)啊—— (二人面面相覷)

武  士       是,押走。(欲綁二人)

奶  娘       (內)且住了。(上)且住了。

徐/樂昌    (齊聲)奶娘,你也來了。

奶  娘        是啊,聽說將軍放走你們兩人,老奴著急啊,趕緊追出來,老奴

                  要跟你們走。

守城官       喂,這個老貨,你方才說的是哪一個將軍?

奶  娘        老身說出來,恐怕你會被驚到。

守城官       這么厲害?說來聽聽。

奶  娘       就是楊素楊大將軍。

武  士       大膽!竟敢直呼將軍大名?

守城官     真是膽大包天!都抓起來。

武  士       是。(又要動手)

楊  素      (內)哼—— 誰敢動手?(威風凜凜上,劍半出鞘,逼近守城官

                和武士)

三  人      (跪下,齊聲)小的該死,將軍饒命!

楊  素      還不快滾!

三  人      是是是。(起身,抹汗,跑下)

楊  素      公主你受驚了!

樂  昌      多謝將軍解圍!

奶  娘       將軍,您怎么也追出來?

樂  昌       是啊,不知將軍到此,是何來意?

楊  素       這… 哎呀!

               (旁唱) 我分明欲追公主回,

                              觸她美目來意頓消。

               (夾白)公主!

               (唱) 我來欲挽留,

                            挽留徐駙馬。

徐德言      挽留學生做乜呢?

楊  素      (接唱) 待我奏明萬歲爺,

                              求他賜你一官職。

                              既可展你平生抱負,

                              也可重享榮華富貴。

徐/樂昌    (齊聲)不可不可,將軍!

                (齊唱)  我(儂)與公主(駙馬)心意決,

                                重回江南船為家。

                                遠離繁華同甘苦,

                                與世無爭享平淡。

楊  素      (失望)哦,既然公主、駙馬心意已決,學生也就不便強留。

徐/樂昌   (齊聲)將軍大恩無以為報,請再受我夫婦一拜!

楊  素      不必多禮,你三人去吧。

三  人       如此告辭了。(欲下)

楊  素      且等。(取出一個腰牌)路上若遇隋軍盤問,可出示這個腰牌,無

               人敢再刁難。

三  人      多謝將軍!(公主收起腰牌)

楊  素      去——吧。

             【三人謝了又謝,方下。

             【楊素緊追幾步后站立不動,目送遠去的公主,背影孤單…

后  臺    (伴唱) 世人都傳破鏡重圓情,

                             將軍之苦可有幾人知?

                              可有幾人傳?

——幕落——

 

(全劇終)

 

 樂昌公主(或叫《真破鏡重圓》)

(根據史料編寫)

【劇情簡介】

隋朝大將軍楊素麾軍南下,勢如破竹。陳國滅亡,皇帝陳叔寶和皇家血親全部被擄。陳叔寶之妹樂昌公主與駙馬徐德言被迫分離,二人分鏡為半,立下破鏡重圓之約。

將軍楊素戀慕公主美貌,將她抬回府中當妾,百般寵愛。公主卻對駙馬念念不忘,三年后終于破鏡重圓,夫妻團聚。正當公主與駙馬久別重逢、互訴衷腸時,將軍來了…

 

【場次】

引  子   隋軍南下

第一場   皇帝被擄

第二場   分鏡為半

第三場   心留江南 

第四場   破鏡重圓

第五場   懇請畫師

第六場   夫妻團聚

第七場   慷慨舍情

第八場   重回江南

 

【人物】

樂昌公主——陳后主陳叔寶之妹。

徐德言——陳國宮廷畫師,樂昌公主的夫婿。

楊  素——隋朝大將軍,在本劇中的年齡約為45歲。

奶  娘——樂昌公主的貼身女仆。

陳叔寶——又稱陳后主,南朝最后一個皇帝。

張麗華——陳叔寶的寵妃。

孔貴嬪——陳叔寶的寵妃。

守城官——把守長安城門的隋朝官吏。

宮女、武士、丫鬟、家丁若干。

 

引子  隋軍南下 

【幕啟。內喊殺聲,武士們揮刀上,楊素騎馬跟隨在后。

楊  素   (唱) 奉帝命,麾軍南下;

                攻州郡,猶如破竹。

                兵雄將勇直搗建康,

                定教那小小陳國今日亡。

         (白)全軍聽著:隨本將前往陳國宮廷,將陳國皇帝及皇家血親全部擄回隋都,其余男丁一律斬殺莫饒。

武士們    得令!

楊  素   (接唱) 叱咤風云好不威風,

                  戰功赫赫無人能比。

                  贏得“一人之下萬人上”,

                  待班師,須將榮華富貴享。

(揮手示意武士們跟上)走。

【一行人下。

——幕落——

 

第一場  皇帝被擄 

【幕啟。陳國宮廷,陳叔寶左抱張麗華右攬孔貴嬪,在欣賞宮女舞蹈。駙馬徐德

言坐在一旁作畫。

陳叔寶    駙馬,將寡人共兩位愛妃都畫入《宮廷宴樂圖》之中。

徐德言    德言謹遵皇兄吩咐就是。(繼續畫)

【音樂停,宮女下。

張麗華   (斟酒)君王請飲酒!

陳叔寶    好好好,孤飲,飲。(飲酒)

孔貴嬪   (斟酒)君王再飲酒!

陳叔寶    好好好,孤再飲,再飲。(再飲酒)

徐德言   (起身,旁白)畫這樣的宴樂圖實在無趣,不如… 是了,待學生畫來。(坐下畫公主像)

陳叔寶    兩位愛妃,親自獻歌為寡人助興如何?

張、孔   (齊聲)臣妾自當從命,不知君王愛聽什么曲?

陳叔寶    寡人近日新作《玉樹后庭花》和《臨春樂》,兩位愛妃就唱這兩首吧。

張麗華    好,待臣妾來唱《玉樹后庭花》。 (起身,邊舞邊唱)

         (唱) 麗宇芳林對高閣,

新裝艷質本傾城;

映戶凝嬌乍不進,

出帷含態笑相迎。

妖姬臉似花含露,

玉樹流光照后庭;

花開花落不長久,

落紅滿地歸寂中!

陳叔寶    哈哈哈,唱得好,唱得妙!

張麗華    多謝君王夸獎! (坐回)

徐德言   (起身,旁白) “花開花落不長久,落紅滿地歸寂中。”這兩句分明不妙,似乎有亡國之音?

武士甲   (內)壞了啊! (急上)稟萬歲,隋軍南下,各州郡紛紛失守,敵軍已奔建康而來。

陳叔寶    吔,什么要緊,大驚小怪。孤知道了,明日早朝再與群臣計議良策。退下。

武士甲    是。 (下)

徐德言    哎呀皇兄,軍情危急,不可等待明日。請立即調兵遣將,奮力迎敵,國或可保。

陳叔寶    危言聳聽,危言聳聽。

徐德言    皇兄…

陳叔寶    不必多言了。是了,聽說駙馬與御妹夫妻恩愛形影不離,寡人不便久留于你,你可回府去吧。

徐德言    這… 哦,如此德言告退了。 (嘆口氣,下)

孔貴嬪    君王繼續作樂吧,輪到臣妾唱《臨春樂》了。(撒嬌態)

陳叔寶    是是是,繼續作樂,快快唱來。

孔貴嬪   (起身)臣妾領旨。

         (唱)璧月夜夜滿,

               瓊樹朝朝新…

武士甲   (內)報報報報報!

【孔貴嬪停止歌舞,陳叔寶和張麗華起身,三人都大驚。

武士甲   (急上)稟萬歲,隋軍已到建康。

陳叔寶   (驚叫)啊—— 這么快就到了。

張、孔   (齊聲)君王,現要如何是好?

武士乙   (急上)稟萬歲,敵軍已將宮廷團團圍住。

【內喊殺聲。

陳叔寶    哎呀!

         (唱)隋軍南下恁般急,

               猝不及防慌了神。

張、孔   (齊聲)君王!

         (齊唱) 來勢洶洶敵將臨,

                  速作主張莫延遲。

         (齊白) 君王,快快想計策啊!

陳叔寶   (急得團團轉)是了!

         (唱)景陽殿后一古井,

               干涸無水可藏身。

         (白)兩位愛妃,景陽殿后院的古井可以暫避一時。

張、孔   (齊聲) 君王好主意!

陳叔寶    來啊,護駕往景陽殿而去!

倆武士    是。

陳叔寶    兩位愛妃隨孤來!

張、孔   (齊聲)是。

【一行人急下。

楊  素   (率兵上)來啊,給我仔細搜!

武士們    是。(下,押武士甲上)押走。稟將軍,不見陳國皇帝蹤影,只抓到武士一名。

楊  素    快快說來,陳叔寶現在何處?

武士甲    萬歲爺同兩位娘娘躲在一古井之中。

楊  素    來啊!

武士們    在。

楊  素    隨他前去,將三人拉起來,押上來。

武士們    是。(推武士甲)走,前面帶路。(一行人下)

【楊素漫無目的繞場走動,看見公主畫像。

楊  素    嗄,這是乜人畫像? (拿起看,眼睛發亮) 哎呀,妙啊!

         (唱)刀光劍影中見此畫像,

               霎時間心生柔情萬丈。

               想我楊素半生戎馬,

               從未因一女怦然心動。

               誰料今日,

               見這臉龐這秀發,

               這眉這眼這梅腮,

               只覺得——

熱血沸騰涌胸膛,

三魂已被她勾去。

(繼續看畫像,搖頭贊嘆)這世間竟有這般美貌女子,她到底是誰呢?…吔,不管她是誰,本將軍都要尋到她,將她帶回府中,日日看她。(陶醉狀,慢慢收起畫像,放入懷中)

武士們   (內)押走。(押著陳叔寶、張麗華和孔貴嬪上)稟將軍,三人已帶到。

楊  素    來啊,將兩位娘娘趕出建康。

武士們    是,押走。

張、孔   (齊聲)不,哀家死也不愿離開皇宮。君王——

陳叔寶    愛妃——

【三人對泣。

楊  素    既如此,本將軍就遂你二人所愿。來啊!

武士們    在。

楊  素    將二人押下,立即賜死。

武士們    是,押走。(推二妃)

張、孔   (齊聲)賜死?哈哈哈…哈哈哈… (下,慘叫聲)

陳叔寶    愛妃,愛妃,愛妃啊!

武士們   (上)稟將軍,二人已死。

楊  素    好,將亡國之君陳叔寶押走,隨本將軍回朝復命。

武士們    得令!押走。(推陳叔寶)

楊  素   (欲下又停止腳步)且等,還有一事要問。(取出公主畫像)陳叔寶,你可知這是甚乜人的畫像?

陳叔寶    這… 哎呀!

         (旁唱)孤若實言來相告,

                 御妹也必遭殃災。

                 倘或虛言來蒙混,

                 教他識破孤命休。

(左右為難)        

楊  素    陳叔寶,本將軍問話因何不答?嗄! (劍半出鞘)

陳叔寶    這… (旁白)哎呀御妹,形勢逼人,皇兄也保不住你了。

楊  素    快快說來。 (劍出鞘,劍尖指向陳叔寶)

陳叔寶    將軍饒命,我說,我說。

楊  素    這畫上所畫何人?

陳叔寶    乃是樂昌御妹。

楊  素    哦,樂昌公主?(收劍入鞘) 公主現在何處?

陳叔寶    御妹已嫁駙馬徐德言。

楊  素    徐德言?來啊,我等速即前往徐德言府中。

武士們    是,押走。(推陳叔寶下)

【楊素追下。

——幕落——

 

第二場  分鏡為半 

【幕啟。徐府,公主閨房,有桌有椅,桌上放一圓鏡一發釵,椅上搭一綺羅。公主對鏡理云鬢,奶娘一旁侍候。

樂  昌    奶娘,插上發釵。 (遞發釵)

奶  娘    是。 (插發釵)

樂  昌    披上綺羅。

奶  娘    是。 (披綺羅)

樂  昌   (起身,擺各種姿勢照鏡子) 哈哈哈嘻!

         (唱)明眸皓齒映鏡中,

               小小發釵添嫵媚。

               紅顏霓裳,暗香盈袖。(舞動綺羅)

               適逢佳日喜無聲,

盛裝等待駙馬歸。

樂  昌    奶娘,你說這發釵好看嗎?

奶  娘    好看,好看,自然好看。

樂  昌    那這件新的綺羅呢?

奶  娘    這件新的綺羅也好看,更顯得公主光彩照人,像仙女下凡一樣。

樂  昌    你可知儂今日為何要如此盛裝嗎?

奶  娘    老奴不知。公主,今日是什么日子呢?

樂  昌    奶娘你真也是年老多忘事啊!

         (唱)曾記否去年今日,

               儂與駙馬喜結連理。

奶  娘    想起來了,想起來了。(拍頭)老奴這記性。

樂  昌   (接唱)婚后夫妻如膠似漆,

                 情切切,意綿綿。

                 絕世容顏有人賞,

                 時時對鏡不厭煩。

從此儂家無心事,

歲月猶如糖伴蜜,

猶如糖伴蜜。

                 今日成婚滿一載,

                 盛裝打扮等駙馬,

                 把酒言歡齊慶祝,

                 把酒言歡齊慶祝。

奶  娘    應該慶祝,應該慶祝。

樂  昌   (接唱)盼與駙馬,

年年歲歲永不分。

(白)奶娘,將儂親自調制的美酒端上來。

奶  娘    老奴遵命。(下,端酒上,放桌上)

樂  昌   (往門外看)駙馬怎么還未轉回?

奶  娘    公主,依老奴看來,你是一時不見駙馬如隔三秋啊!

樂  昌    奶娘休要取笑。

徐德言   (內)報,駙馬回府。

樂  昌   (喜)哦——

徐德言   (憂心忡忡上) 嗄!

         (唱) 別了皇兄,

別了皇兄回府中;

                心事重重,

                怕見公主無憂狀。 (進屋)

樂  昌   (迎上) 駙馬。

徐德言    公主。(徑自坐下)

樂  昌   (撒嬌)駙馬,你看儂今日有什么不一樣嗎?

徐德言    穿了一件新衣。

樂  昌    還有呢? (轉一圈)

徐德言    還有?

【奶娘示意駙馬往公主頭上看。

徐德言    哦,頭上插了一支發釵。

樂  昌    你可知為妻今日為何要穿新衣插發釵嗎?

徐德言    愚夫不知。

樂  昌    你可猜一猜。

徐德言    愚夫也猜之不出。

樂  昌   (假裝生氣)哼。

徐德言   (起身)公主不妨明言。

樂  昌   (哭起來)難道你忘了今日是什么日子嗎?

徐德言    今日是什么日子呢?

【公主哭得更兇。

奶  娘    駙馬,你的記性怎么也這么差,今日是你與公主成婚一周年的日子。

徐德言    哦,是是是,學生怎么忘了呢?公主且莫哭,學生向你賠禮了! (躬身賠禮)

樂  昌   (破涕為笑)好啦好啦。來來來,駙馬你坐著。

【徐德言坐下。

樂  昌    奶娘,斟酒過來。

奶  娘    是。 (斟酒,遞給公主)

樂  昌    駙馬!

(唱) 感蒙夫君一載情,

親捧美酒謝夫君。

【徐德言起身接過。

樂  昌   (接唱) 望只望——

與夫君——

                  年年有今日,

歲歲有今朝!

【徐德言嘆口氣,放下酒杯。

奶  娘    啊,啊啊啊,難得公主一番美意,駙馬你因何嘆氣不飲呢?

徐德言    不知這良辰美景能有幾時,教學生如何飲得下去呢?

樂  昌    嗄,此話怎講?

徐德言    公主你不知啊!

         (唱)北隋軍兵已南下,

               烽煙滾滾過江來。

               建康城池一朝危,

               生靈涂炭勢難免。

               今日花好月也圓,

               明朝不知身何處。

               思及此事悵悵然,

               安有心思飲美酒?

樂  昌    哦,此事當真嗎?

徐德言    安能有假?

宮  女   (急上)稟公主,大事不好了!

樂  昌    何事慌張?

宮  女    方才宮中來人急報,隋軍已將皇宮洗劫一空,兩位娘娘已被賜死,萬歲爺他——

徐/樂昌   皇兄他怎樣?

宮  女    萬歲爺他…他被擄往隋都而去了。

樂  昌    哦—— (暈倒狀)

奶  娘    公主仔細仔細!

樂  昌    皇兄!(哭)

徐德言    還有甚乜消息?

宮  女    據來人稟報,隋朝大將軍楊素正領兵往咱府中而來,欲擄公主回朝,男丁一律斬殺不饒。(下)

徐/樂昌  (齊聲)哦—— 哎呀!

         (齊唱)晴天霹靂一聲響,

                 驟然間已是國破家將亡。

                 皇家公主將淪為囚,

                 皇家駙馬將成刀下鬼。

勞燕被逼各自飛,

一死一囚情何堪?                

                 悲淚盈眶苦無計,

                 四目惘然空相對。

樂  昌    駙馬!

徐德言    公主!

【二人抱頭痛哭。

奶  娘    哎呀,敵兵就要來了,哭有什么用,趕緊想辦法啊!

樂  昌    奶娘說的沒錯,駙馬,現要如何是好?

徐德言    為免公主被擄受辱,學生情愿拼盡一死。

樂  昌    不可不可,敵兵眾多,駙馬孤身奮戰,只怕空賠一命。

奶  娘    是啊,駙馬不可魯莽。

徐德言    除了拼命之外,難道還有甚乜辦法?

樂  昌    依儂之見,駙馬你應速速逃出府門,或可保住性命。

徐德言    不,我徐德言堂堂七尺男兒,豈可拋下愛妻,獨自逃生?

樂  昌    駙馬不可固執,駙馬!

         (唱)凡事但從長遠計,

               豈可糾結于眼前?

               人生路漫漫,

               且行且珍惜。

               留得一命在,

               寄望有朝再相逢。

徐德言    哦——

樂  昌    駙馬若不肯逃生,必成刀下之鬼。你既成刀下之鬼,儂家豈肯眷戀殘生?必然也自盡而死,追隨夫君而去。

徐德言    不可不可,公主你切切不可輕生。

樂  昌    要儂不輕生,你須速即離開此地。

徐德言    公主——

奶  娘    駙馬,公主言是有理,你快快去吧。(推駙馬)

樂  昌    且慢,咱夫妻今日倉促分別,需各帶一物,留待有日相見為憑。

徐德言    咱二人還有相見之日嗎?

樂  昌    還有,儂相信一定還有。

         (唱)駙馬切莫心灰氣喪,

               須當信天憐有情人。

請記住,

妾心如磐石,

永待夫君來。

徐德言    哦——

         (唱)公主此言好似明燈,

               照亮我前方昏暗路。

         (夾白)公主!

         (接唱)公主表真情,

                 學生永銘記。

                 縱千山萬壑艱難險阻,

                 不再見公主誓不罷休。

樂  昌    好。(將銅鏡一分為半,遞半面給丈夫)這半面銅鏡駙馬留在身邊。每逢上元佳節前夕,儂必差奶娘到長安街頭兜售儂這半面銅鏡,借機尋找駙馬你這半面。

徐德言    此計甚妙!

         (唱)但愿破鏡重圓日,

是咱夫妻重聚時!  

樂  昌    是。

         (唱)但愿破鏡重圓日,

是咱夫妻重聚時! 

【內喊殺聲。

奶  娘    駙馬你趕緊走吧。

徐德言    公主!

樂  昌    駙馬!

【二人再次抱頭痛哭。

【喊殺聲漸緊。

樂  昌    你…速速去吧。

【徐德言下,公主追幾步,翹首遠望,轉身痛哭。

奶  娘    公主,這半面銅鏡交給老奴保管。

樂  昌    半面銅鏡——(照下臉趕忙放下,悲傷不已)

后  臺   (伴唱)曾幾何時,

                 圓圓銀鏡照紅妝,

                 是艷麗,是歡喜;

                一朝國破鏡也破,

                剩倦容,余悲涼。

樂  昌    收起它吧。

奶  娘    是。(接過,放入懷中)

【二個武士持刀上,楊素跟在后面。三人繞場行。

武  士    稟將軍,已到徐府。

楊  素    你二人外面等候。

武  士    得令。(下)

楊  素   (進)

         (旁唱)見一佳人那邊站,

                 風姿綽綽倩影俏。

                 果然江南出佳麗,

                 畫中之人更勝畫。

         (白)參見樂昌公主!

奶  娘    你是何人?乜時到此?

楊  素    鄙人隋朝大將軍楊素,已進府多時了。

樂  昌    哦,你就是大名鼎鼎的楊素大將軍。

楊  素    正是鄙人。

樂  昌    你來遲一步了,駙馬已經逃走。

楊  素    什么?已經逃走?罷了罷了,亡國之臣,諒他也逃不出天羅地網。

樂  昌    本公主既已淪為俘虜,愿隨大將軍回朝,終身為囚。                

楊  素    鄙人安能舍得讓公主你去為囚?

奶  娘    不是為囚,乃是做乜?

楊  素    乃是… 到了便知。來啊,抬轎上來。

奶  娘    抬轎?

武  士   (內應)來了。(抬轎上,放下)公主請上轎!

樂  昌    覆巢之燕,只恐無福消受。

楊  素    公主千金貴體,怎堪路途勞頓。還請上轎吧!

樂  昌    既如此,本公主恭敬不如從命了。(進轎)

【奶娘轎旁伺候。

楊  素    起轎回朝!

武  士    起轎啰! (抬轎,一行人下)

楊  素    哈哈哈…

         (唱)將軍凱旋日,

               還抱美人歸。

               喜不自勝——

               喜不自勝難自持。

          哈哈哈… (下)

——幕落——

 

第三場  心留江南 

【幕啟。三年后,楊府,閨房,夜。樂昌公主背對觀眾黯然神傷。

后  臺   (伴唱)將軍愛慕公主貌,

                 花轎抬回當寵妾。

光陰悠悠如流水,

                 故國一別已三載。                

樂  昌   (緩緩轉身)嗄!

         (唱)憶往事,倍慘凄。

               雕欄玉砌應猶在,

               朱顏卻作他人妾。

想起初到隋都日,

將軍醉酒把儂欺。

樂昌清白遭玷污,

愧對駙馬欲尋死。

將軍酒醒哀哀求,

涕淚橫流訴衷腸。

情深意切實堪憐,

樂昌心軟恨意消。

怎奈儂心留江南,

               恨雖消,愛難移。

               夢魂幾度會駙馬,

               醒來意沉沉,

               陌生繁華地,

不見故人影。

         (白) 分別之時,與駙馬立下重聚之約。如今已過兩個上元佳節,他因何音訊全無?莫非他逃生未成,已被隋兵殺死?不,駙馬不會死。也許他另立家室,忘了儂家?(搖頭)不,不可能,不可能。可能路途遙遠,關卡森嚴,他尚未到達長安?一定是,一定是。哎唉!

         (接唱)思緒紛紛惱人煞,

                 悶悶不樂數更漏。

楊  素   (上) 哈哈哈…

         (唱)議事完畢步匆匆,

回府急見美人面。

         (白)公主,你還未安歇?

樂  昌    將軍你回來了,將軍萬福!(行禮)

楊  素    何消如此多禮,快快請起。

【公主轉身面向窗外。

楊  素   (旁白)啊,啊啊啊。公主悶悶不樂,莫非是因學生回來遲了嗎?待我問來。公主!

樂  昌    哦,將軍!

楊  素    公主好似心情不佳,莫非是因學生回來遲了?

樂  昌    并非如此。

楊  素    或是因丫鬟服侍不周?

樂  昌    與丫鬟無關。

楊  素    難道是身體不適?

樂  昌    也無不適。

楊  素   (旁白)這也不是,那也不是,是為什么呢?(思考,搖頭)唉!

         (旁唱)見公主郁郁寡歡,

                 我無端又生愛憐。

         (夾白)公主!

         (唱)公主且把心事言,

               學生定替你排解。

               能換公主千金一笑,

               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樂  昌    哦——

         (旁唱)三年來,儂對他不冷不熱;

                 他卻是,溫言暖語未曾變。

楊  素    公主,你有甚乜心事說出來,學生也好有主意啊。

樂  昌    儂—— (欲言又止)

楊  素    說啊。每逢見到公主你愁眉不展,學生都于心不安。

樂  昌    哦——        

(接唱)人非草木豈無情,

                  奈何妾心已有人。

他越發輕憐重惜表愛意,

儂越要若即若離語自重。

         (白) 將軍不必多心,妾身安有甚乜心事?

楊  素    好啦好啦,不說也罷。時已不早,一同安歇吧。

樂  昌    將軍自去安歇,儂家尚無困意,意欲獨自在此賞月。

楊  素    學生陪你一同賞月吧?

樂  昌    不用了。去吧。

楊  素   (旁白)學生實在束手無策了,不妨請奶娘上來,勸她歡心。嗄,奶娘何在?

奶  娘   (內應)來了。(欠身)拜見將軍!

楊  素    免。

奶  娘    將軍呼喚,有何要事?

楊  素    公主今夜又悶悶不樂,你在此與她作伴,替她解悶,勸她歡心。  

奶  娘    老奴遵命。

楊  素   (旁白)公主有人解悶,本將軍心里的苦悶又該如何排解?罷了,還是去書房獨自飲酒,獨自對畫像上的公主傾訴衷腸。嗐!

         (旁唱) 公主心事誰能猜?(下)

奶  娘    送過將軍。(走到公主身旁)公主,你又想起往事了。

樂  昌    奶娘,你來了。

奶  娘    是,將軍吩咐老奴,今夜與公主作伴,替公主解愁。

樂  昌    嗄,皇兄不知怎樣光景,駙馬音訊全無,教儂如何解得開這心中愁煩?

奶  娘    萬歲福大命大,諒也無事。

樂  昌    但愿如此。

奶  娘    駙馬音訊全無,莫非已經…

樂  昌   (變色)不,奶娘休要胡言亂猜。

奶  娘    公主息怒,老奴該死。(跪下)

樂  昌    罷了,起來吧。

奶  娘    多謝公主!(起身)

樂  昌   (自言自語)上元佳節又要到了。

奶  娘   (伸手數算)哎呀,是啊,再過七、八天又是上元佳節了。

樂  昌    接下來這幾日煩你再上長安街頭…

奶  娘    怎么,公主還未死心,還要叫老奴去賣這半面銅鏡?(從懷中取出銅鏡)

樂  昌    正是。

奶  娘   (放回鏡子)恕老奴多嘴,老奴見將軍時常因公主唉聲嘆氣,實在可憐。

樂  昌    奶娘此話何意?

奶  娘    老奴的意思是:要是這回再不能破鏡重圓,你就好好對待將軍吧…

樂  昌    不必再說了。

奶  娘    公主…

樂  昌    儂要獨自在此,奶娘自去安歇吧!(面露慍色)

奶  娘    是,老奴告退。(欲下)

樂  昌    回來。

奶  娘    哦,公主還有乜事吩咐?

樂  昌    記得上街賣鏡。

奶  娘    老奴曉之。(下)

樂  昌    駙馬,你究竟在何方?嗄!

         (唱)抬眼望冷月,幾番追問。

               冷月無語,唯有光寒寒。

(背對觀眾哭)

——幕落——

 

第四場  破鏡重圓 

【幕前。

徐德言  (內)嗄! (帶假胡子上)

        (唱)故國慘遭鐵蹄踏,

              富貴轉眼成云煙。

              前是駙馬身,

              今日流落在街頭。

              思來凄然,

              不覺淚沾襟。

(夾白)學生…(左右看看)學生徐德言,本乃陳國駙馬,不料禍從天降,國破家亡。如今淪為亡國之民,想來怎不傷心?

(接唱) 憶起三年前,

  學生匆匆逃出府。

  日躲藏,夜趕路,

  饑寒交迫,擔驚受怕。

  最終病倒在路旁,

  昏昏沉沉,氣若游絲。

  只道從此赴陰間,

  幸遇好人救回家。

送湯送藥整一載,

方得保住我性命。(繞場行)

(接唱) 病好拜辭老恩公,

         牽掛舊約恨不能飛。

         不料風聲依舊緊,

         隋軍到處捕南人。

         萬般無奈,喬裝打扮,

         輾轉二載,方到長安城。

(夾白) 隋軍仍在搜捕南人,無奈只好喬裝來長安。與公主匆匆一別,如今已過三載,不知公主被擄往何處?光景如何?她是否還記得半鏡重圓之約?罷了,這幾日正逢上元佳節,待學生去街頭尋找賣鏡之人,看是如何。嗄!

(接唱) 時日已久遠,時日已久遠,

         半鏡重圓約,公主猶記否?

         忐忑不安,

上街尋找賣鏡人。(下)                         

【幕啟。長安街頭,人來人往。

奶  娘   (內) 賣鏡吔,賣銅鏡吔。

路人甲    哦,有人賣鏡。家里的鏡子前幾天被孩子摔碎了,正好買一面回去使用。

路人乙    說的著,我也得買一面,送給老婆。

路人丙    我也來看看,賣的鏡子什么樣子。 

奶  娘   (上)賣鏡吔,賣銅鏡吔。

眾  人   (齊聲)阿嬸啊,你賣鏡子的人,怎么雙手空空?

奶  娘    老身沒拿在手上,放在這里(指指懷中)。

路人甲    哦,這樣啊。你賣的鏡子什么樣子,拿出來看看。

奶  娘    等一下,不要站路中間,到路邊來。

路人乙    老人說話沒錯。

【一行人跟著奶娘到“路旁”。

奶  娘    你們這些人都是要買鏡子的?

眾  人    正是,正是。

奶  娘    那好,老身問你們,身上帶了多少銀兩?

路人丙    阿嬸問這么多做什么,反正身上有銀兩就是了,一個鏡子能值多少錢。

眾  人    是啊,是啊。

奶  娘    吔,老身這個鏡子與普通鏡子不一樣,貴很多。

路人甲    要多少銀兩?

【奶娘伸出五個手指。

路人乙    五兩?

【奶娘搖頭。

路人丙    五十兩?

【奶娘仍舊搖頭。

路人甲    難道要五百兩?

奶  娘    正是五百兩。

路人乙    什么鏡子這么貴,拿出來看一下。

路人丙    是啊,拿出來給我們見識一下。

奶  娘    好,待老身取出來。(從懷中取出鏡子,舉到眾人面前)你們看你們看,這個鏡子是不是與普通鏡子不一樣?

路人甲    怎么是一個破鏡子?

路人乙    只有半面?

路人丙    還敢要五百兩?

路人甲    這個老人精神不太正常。

路人乙    一定是“少神”(莆田方言,“瘋子”的意思)。

路人丙   “瘋癲” 。不在家里帶孫子,跑到街上賣破鏡。

奶  娘    老身很正常,不是“少神”,也不是“瘋癲”。你們有人要買嗎?

路人甲    不買不買。

路人乙    買不起買不起。

路人丙    趁早走,在這里浪費時間。

甲、乙    走走走。

【三人下。

奶  娘    喂喂喂,你們不是說要買鏡子嗎?怎么都跑了?哎唉!

         (念白)賣鏡場景年年似,

                 總被人罵做“少神”。

                 安知老身——

醉翁之意不在酒,

                 意在等待駙馬爺,

意在等待駙馬爺。

         (白) 這些人哪里知道,老身其實不是真的要賣鏡,是在這里等待駙馬爺前來啊。前兩年不見駙馬爺人影,不知今年他會不會來?憑老身想來,要來早就來了,前兩年沒來,今年一定也不會來。不來也好,讓公主徹底死心,對將軍好一點。將軍這個人很奇怪,在別人面前像老虎一樣,一到公主面前,立即變作羊,溫柔有加。偏偏公主不肯領他的情,真是前世欠的。唉!(走回“路旁”,鏡子放回懷中,歪靠在椅子上休息,用腰間的汗巾子蓋上臉) 

【人來人往。

徐德言   (上)

         (唱)長安街頭熙熙攘攘,

               賣鏡之人在何方? (繞場行)

               街頭到街尾,

               形影不見愁煞人。

         (取出半面銅鏡)銅鏡啊銅鏡,找不到另一半,咱只好相互作伴了。嗄!

         (接唱)手執半鏡心茫然,

                 重圓之約恐成空。

                 時過境遷不怨公主,

                 只怨造化,造化弄人。

         (苦笑)罷了,(將鏡子放回懷中)不見賣鏡之人,只好先尋一處住所,再作安排。

(欲下)

奶  娘   (醒來)哎呀,怎么睡著了。(起身)賣鏡吔,賣銅鏡吔。

徐德言    嗄!賣鏡之聲從何而來?

         (唱) 忽聞賣鏡聲,轉身四顧——

         (夾白)那個不是奶娘嗎?哎呀,我歡喜啊!

         (接唱)看見奶娘,心喜難言。

                 快步上前,把她呼喚。

         (拉奶娘的手)奶娘,你果真在這里。

奶  娘   (甩開手)喂喂喂,你是什么人,放尊重點。光天化日之下,膽敢在大街之上調戲良家婦女。

徐德言    奶娘,你誤會了。難道你不認得學生?

奶  娘   (上下打量)不認識不認識,快走開。

徐德言    這… (看到胡子,笑了)是了。(掀開胡子)請奶娘仔細一觀!

奶  娘   (旁白)這個人左一聲“奶娘”,右一聲“奶娘”,叫得這么親熱,莫非真是什么熟人?待老身仔細來辨認一下。(湊近看)哎呀,你是駙馬爺!

【徐德言示意小聲點。二人左右看看無人后,方繼續談話。

徐德言   (放下胡子)正是學生。

奶  娘    你怎么… (指指胡子)

徐德言    怕隋軍抓捕,故此…

奶  娘   (點頭)駙馬爺你總算來了,公主日日思念你。

徐德言    公主現在何處?是何光景?

奶  娘    一言難盡!駙馬爺聽老奴道來——

         (唱)當初駙馬逃出府,

               公主隨后被擄去。

徐德言    后來怎樣?

奶  娘   (接唱)原以為身為俘虜苦難堪,

                 誰料榮華富貴不離公主?

徐德言    此話怎講?

奶  娘   (接唱)將軍戀慕公主貌,

                 接回府中當愛妾。

徐德言    是哪個將軍?

奶  娘    是楊素楊大將軍。

徐德言    嗄,是他!公主她答允了嗎?

奶  娘    駙馬莫怨公主,淪為俘虜,身不由己啊!

徐德言    哦—— (整個人呆住)

奶  娘    駙馬,駙馬。壞了壞了,怎么辦呢?

徐德言   (唱) 聽罷此言心頓冷,

一場歡喜忽悲辛。

                公主既成他人妾,

                怎能與我續前情?

         (白) 罷了。(取出鏡子)這半面銅鏡留它何用?(欲摔)

奶  娘    等等等,不能沖動。(搶過來,再取出自己懷中的鏡子)你看,公主的半面銅鏡還留著,共駙馬你這半面合在一起,正好破鏡重圓。

徐德言   (接過)破鏡雖重圓,夫妻卻難重聚了。

奶  娘    吔,這話說得太早。

徐德言    侯門深似海,難道學生與公主還有相見之時?

奶  娘    這…老奴現在也不敢保證。不過公主聰明伶俐,也許她有主意。待老奴將這銅鏡帶回府,一問便知。

徐德言    如此也好。(遞過銅鏡)

奶  娘   (裝好鏡子)是了,駙馬有甚乜話,可寫下字條,老奴一并帶回,交給公主。

徐德言    千言萬語,不知從何說起?罷了,待學生賦詩一首。(懷中取出紙筆,鋪在地上)    

         (唱)破鏡重圓古今稀,

               卻嘆鏡圓人未歸。

               無復嫦娥影,空望明月輝;

               無復嫦娥影,空望明月輝。

         (起身,白)詩寫好了,煩請奶娘交與公主。

奶  娘   (接過)放心。哎呀,日已沉西,老奴該回府了。

徐德言    既如此,學生就此告辭。(欲下)

奶  娘    等等等,還沒問駙馬你住哪里?

徐德言    學生尚未尋找住處。

奶  娘    駙馬不妨就到長安城東的悅來客棧去等消息。

徐德言    那好,有勞奶娘了。

奶  娘    去吧。

【徐德言示拱手,下。

奶  娘    破鏡果真重圓,遂了公主之意,不知她會多少歡喜。只可憐楊將軍… 唉! (下)

——幕落——

 

第五場  懇請畫師 

【幕啟。楊府大廳,公主走到門口張望。

樂  昌    哎唉!

         (唱)西山掩映斜陽里,

               樓臺影動鴛鴦起。

               清風作伴香塵路,

               紅顏垂淚病相思。

         (嘆氣)嗄!

         (接唱)三度差奶娘,上街賣銅鏡。

二度半鏡歸,今番待如何?

                 實指望今日半鏡變圓鏡,

                 卻驚美夢再度,再度落空。

         (夾白)奶娘一早上街,不知事情如何,因何這般時分尚未轉回?教人好不掛心!

         (接唱)焦急萬分,心神難定。

                 惟求蒼天——

                 惟求蒼天賜佳音,

                 不枉儂家等待苦。

奶  娘   (內)報兮,奶娘回府。

樂  昌    快快有請。

奶  娘   (內)來了來了。(急沖沖上)

         (唱)懷揣圓鏡快步行,

               急把佳音報公主。

         (進門)老奴拜見公主!

樂  昌    不必多禮!奶娘,事情如何?

奶  娘    公主容稟!

         (念白)老奴到街頭,高喊賣銅鏡。

                 人人來圍觀,都說要買鏡。

                 聽得價錢后,卻罵我“少神”,

                 紛紛齊離去,紛紛齊離去。

樂  昌   (失望)這場景又似往年。

奶  娘    是啊。

樂  昌    后來怎樣?

奶  娘    后來無人問津,老奴不知不覺睡著了。

樂  昌    奶娘你好是糊涂,怎么睡著了?萬一那時駙馬正好路過,豈不與他失之交臂嗎?

奶  娘    公主你不知,真的差點失之交臂。

樂  昌   (急問)此話怎講?與誰失之交臂?難道駙馬來了?你快快講來,快快講來!

奶  娘    公主你不要催促,你一催促,老奴就忘記講到哪里了。

樂  昌    好好好,儂不催促。你方才說到,你睡著了,差點失之交臂。

奶  娘    沒錯沒錯,睡著了,差點失之交臂。老奴醒來,趕緊又放聲喊:“賣鏡吔,賣銅鏡吔。”

樂  昌    可有人前來?

奶  娘    有有有。有一個胡子這么長(用手比劃)的人走到老奴面前。

樂  昌   (掃興)唉,又不是駙馬。

奶  娘    吔,公主你錯了,此人正是駙馬爺。

樂  昌    奶娘休要哄儂,駙馬安有那么長的胡子?

奶  娘    胡子乃是假的,為防隋軍抓捕。

樂  昌    難道他真是駙馬?

奶  娘    千真萬確。

樂  昌    可有憑據?

奶  娘    自然。(取出銅鏡)公主你看,這是什么?

樂  昌    銅鏡,兩面銅鏡!兩面重圓的銅鏡!(雙手顫抖接過,含淚細看,用手輕輕拂拭)

  (唱)銅鏡在手疑在夢中,

               百感交集淚雨滂沱。(大哭)

奶  娘    公主且莫哭,應該歡喜才是。

樂  昌    奶娘,儂不是做夢嗎?

奶  娘    不是做夢。(取出駙馬的詩)你看,這里還有駙馬爺新作的詩。

樂  昌    哦—— (接過詩)

  (念) 破鏡重圓古今稀,

                卻嘆鏡圓人未歸。

                無復嫦娥影,

                空望明月輝。

         (白) 謝天謝地!謝天謝地! (一遍又一遍看詩)

后  臺   (伴唱) 啊… 啊…

           破鏡重圓古今稀,

                  卻嘆鏡圓人未歸。

                  無復嫦娥影,

                  空望明月輝。

樂  昌    果然是駙馬的口氣!只是這口氣也太悲觀了。奶娘,駙馬現在何處,速速帶儂去見他。

奶  娘    哎呀不可不可,公主一旦魯莽行事,萬一被將軍知道,駙馬性命只怕危矣!

樂  昌    哦,這便如何是好?難道咫尺也成天涯,永無相見之日?

奶  娘    需想出萬全之策,方可相見。

樂  昌    既如此,快快想來。

奶  娘    是是是。

【二人想對策。

楊  素   (內)報,將軍回府。

樂  昌    這… 奶娘,你先退下。

奶  娘    老奴遵命。(下)

楊  素   (上)哈哈哈…

  (唱)今日進宮赴廷宴,

        席間意外見一人。

        卻道此人他是誰,

        公主之兄陳后主。

        萬歲以禮,以禮相待;

        百官笑臉,笑臉相迎。

        方明不是,不是俘虜;

        倒是隋廷一上賓。  

         (白)待本將軍將這好消息告知公主,教她歡喜歡喜。公主,學生回來了。

樂  昌    哦,將軍萬福!

楊  素    公主免禮!(見公主有淚痕)啊,啊啊啊,公主臉上為何有淚痕?莫非公主方才哭過?

樂  昌   (掩飾)并無此事,方才有一粒沙子進入儂眼睛,故此…

楊  素    休要欺哄學生。公主啊!

  (唱)每見你傷心流淚,

        學生不免發嗟嘆。

        想當初,你臉龐圓潤光彩照人;

到如今,你嬌容憔悴黯然失色。

        這教學生——

怎不自怨太無能?(取出畫像)

樂  昌    嗄,這畫像將軍從何而來?

楊  素    哦,當年搜查陳朝宮廷之時,學生無意之中發現這畫像。

樂  昌    原來如此。

楊  素    公主你看,這畫像上的你體態豐腴,美不可言。可是如今… 唉!都是學生無能,不能讓公主開心度日,故此日漸消瘦。

樂  昌    儂家消瘦與將軍無關,將軍不必自責。可否將此畫送還儂家?

楊  素    這…實不相瞞,此畫像學生一直帶在身邊,不忍分離。

樂  昌    哦——(突然想起什么,點頭)

  (旁唱)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

靈機一動計上心頭。

           不妨求將軍,

                  允儂請畫師,

到府幫儂來畫像,

那時夫妻可重聚。

         (旁白) 此計甚妙!儂就依計而行。

楊  素    公主為何沉吟不語呢?

樂  昌    儂有一事相求,不知將軍允否?

楊  素    哦,公主有事相求,學生喜之不及,安有不允之理?不知公主所求何事?

樂  昌    將軍!

  (唱)見此畫像——

見此畫像儂也愛,

楊  素    這… 罷了,既是公主喜愛,學生就忍痛割愛了。(奉上畫像)

樂  昌    不,將軍還請收起!

  (接唱)儂有一計可兩全。

楊  素    快快講來。

樂  昌   (接唱)前日奶娘——

前日奶娘上街頭,

          偶遇一畫師,

                 擅畫人物像。

楊  素    公主之意呢?

樂  昌    趁儂花容尚未完全凋零,不妨請那畫師到府,為儂作畫一張,以作留念。

楊  素    哎呀,這個主意好,學生怎么沒想到?

樂  昌    將軍這是答允儂的懇求?

楊  素    自然,自然是。

樂  昌    多謝將軍!待儂立即吩咐奶娘,出府邀請那位畫師。

楊  素    公主不必如此性急。學生還有一件喜事要告知公主。

樂  昌    甚乜喜事呢?

楊  素    今日學生在廷宴上遇到公主的親人。

樂  昌    儂家親人?莫非是儂皇兄?

楊  素    公主猜得不錯。

樂  昌    此事當真?儂皇兄他如今是何模樣?

楊  素    學生已向萬歲請示,上元佳節之夜,設宴請你皇兄到府與公主兄妹相聚,那時公主自然便知。

樂  昌    將軍體諒儂家思親之苦,儂家感激不盡。

楊  素    是了,不妨也請畫師那時一同赴宴,替公主畫像。

樂  昌   (大驚)哎呀不可不可,畫像之事還是另定時日為好。

楊  素    吔,上元佳節,公主兄妹相聚,必然心情愉悅,面色稍好,正宜畫像。

樂  昌    將軍…

楊  素    待學生進內,即刻下帖,差人請你皇兄。邀請畫師之事,只好有勞公主了!(下)

樂  昌    將軍—— 將軍—— (頹然而立)

——幕落——

 

第六場  夫妻團聚 

【幕啟。將軍府大廳,大紅燈籠高高掛。

家  丁  (端茶端酒上)

 (唱)正月十五上元佳節,

       將軍府內將開夜宴。

              大紅燈籠高高掛,

              全府上下忙不停。

  (擺放好茶酒,侍立兩旁)

丫  頭   (端果品上)

  (唱)家丁端茶又端酒,

               丫鬟端果端點心。(擺放果品)

         (接唱)細察諸事已妥當,

                 請出將軍共公主。

家丁/丫頭  有請將軍、公主!

楊素/樂昌 (內應)嗯。(齊上,公主盛裝打扮)

楊  素   (唱)為討公主她歡心,

               特在府中擺宴席。

教她兄妹敘別情,

另請畫師來畫像。

樂  昌   (唱)憂心忡忡迎佳節,

               因怕駙馬遇皇兄。

               奶娘雖言駙馬喬裝,

               仍怕皇兄將他認出。

               盼只盼,駙馬他——

               姍姍來遲不遇皇兄。

楊  素    公主請坐!

樂  昌    將軍同坐!

【二人坐下。

陳叔寶   (內)報兮,陳國后主陳叔寶到府!

楊  素    快請相見!

陳叔寶   (內)御妹。(上)御妹。

樂  昌   (起身)皇兄。

【兄妹倆執手相對視。

后  臺   (伴唱)兄妹分別滿千日,

                 今夜重逢淚盈盈。

陳叔寶    御——妹!

樂  昌    皇——兄!

【二人相擁而泣。

樂  昌   (唱)叫聲皇兄五味雜陳,

說不清是喜還是悲。

陳叔寶   (唱)只道此生骨肉難再見,

               喜從天降衷心謝將軍。(行禮)

楊  素   (起身)皇兄不必多禮,皇兄請坐!

陳叔寶    將軍、御妹同坐。

【三人就座。

樂  昌    將軍,皇兄已到,吩咐家丁斟酒開宴吧。

楊  素    吔,畫師尚未來到,還是再等片時。

陳叔寶   (驚問)畫師?甚乜畫師?莫非…

樂  昌    哦,奶娘前日在街上遇到一個老畫師,小妹一時興起,求將軍請他到府,為小妹畫像一張。

陳叔寶    原來如此。       

樂  昌    將軍,畫師也許有事耽誤了,還是即刻開宴吧。

楊  素    也好,聽憑公主主意就是。家丁,斟酒侍候!丫鬟,傳歌舞上來。

家丁/丫頭  是。

【家丁、丫頭各遵命而行。丫頭下,歌舞上。

楊  素    皇兄請酒!

陳叔寶    將軍、御妹同飲。(一飲而盡)好酒,好酒!

楊  素    哈哈哈,皇兄再飲!

陳叔寶    再飲再飲。(一杯又一杯,眼睛發直看美人)

樂  昌   (起身)哎唉!

(旁唱)見皇兄——

樂不思蜀狂飲酒,

                 垂涎欲滴看美人。

                不雅之態令儂羞,羞——

羞在臉面急在心頭。

         (拉起哥哥)皇兄啊!

(唱)皇兄難道忘舊事,

      難道不為如今愁?

你曾經貴為人君,

     淪為人臣宜自重。

     切莫貪杯還貪色,

     失了儀態落笑柄。

陳叔寶    吔,御妹此言差矣!

(唱)人生在世圖甚乜,

               酒色二字最堪樂。

     今朝有酒今朝醉,

     明日愁來明日憂。

     管它儀態不儀態,

     管它笑柄不笑柄。

樂  昌    皇兄你…

陳叔寶    御妹不必再說了,還是飲酒看美人要緊。(拿酒杯)將軍請!

楊  素    請!

【陳叔寶到歌舞陣中。

陳叔寶    美人,陪孤飲一杯。不要跑,來啊,來啊。

樂  昌    真真氣煞儂也!歌舞退下,退下!

楊  素    是是是,歌舞退下。

【歌舞下。

陳叔寶    哎呀,美人,孤的美人啊! (酒醉狀)

樂  昌    將軍,皇兄醉了,吩咐家丁扶他進內安歇。

楊  素    好。家丁,扶他進內安歇。

家  丁    是。

陳叔寶    孤的美人啊! (被家丁攙下)

樂  昌    嗐!

楊  素   (起身)公主切莫因令兄之事煩惱。是了,畫師因何還未到來?

樂  昌    是啊,也該來了。

徐德言    報,畫師到。

楊  素    哦,快快有請!(坐下,請公主入座)

【樂昌不知所措,坐立不安。

奶  娘   (內) 畫師,打這路來。

徐德言   (內) 哦。

【奶娘上,徐德言背著畫具跟在后面。

徐德言    嗄!

(唱)本嘆夫妻咫尺永天涯,

      誰料柳暗花明忽逢村。

      受邀來到將軍府,

      將見愛妻戰兢兢。

      獲知皇兄也被邀,

      有意遷延免見他。

奶  娘   (故意大聲說)畫師啊,老身方才吩咐的話記住了嗎?

徐德言    學生謹記在心,在將軍、公主面前,不敢造次。

奶  娘    記住就好。已到花廳,先上前拜見將軍。

徐德言    好。拜見將軍!

楊  素    畫師免禮。

奶  娘    再到這邊參見公主!

徐德言    哦。參見公主!

樂  昌   (起身)免!

【二人對視良久。奶娘咳嗽一聲,二人連忙避開,心事重重。

后  臺  (伴唱)想道一聲“別來無恙”,

       話到口邊又咽下。

       將軍在眼前,

笑啼俱不敢。         

       此時方知做人難,

方知做人難。

【公主坐下。

楊  素    畫師請坐!

【奶娘示意徐德言趕緊答話。

徐德言    哦哦哦,謝座!(放下畫具,坐下)

楊  素    奶娘,為畫師斟酒。

奶  娘    是。(斟酒、遞酒)畫師請用酒!

徐德言    謝將軍!(飲酒,遞回酒杯)

楊  素    公主,可即刻畫像否?

樂  昌   (起身)這…

(旁唱)將軍他安知——

        畫像并非儂本意,

意在獨自會駙馬。

奈何將軍在眼前,

一時無計急煞儂。(思忖)

(夾白) 哎唉!

 (接唱) 機不可失時難再,

          一旦錯過悔莫及。

          須教將軍暫離開,

          舊時愛侶方可訴衷腸。      

楊  素   (起身)公主,你因何不發一言呢?學生方才問你,可即刻畫像否?

【徐德言也起身。

樂  昌    可即刻畫像,只是…

楊  素    只是甚乜?

樂  昌    只是儂家畫像之時,不喜旁人在側。

楊  素    哦,原來如此。無妨無妨,學生立即離開便是。

樂  昌    多謝將軍諒情!

楊  素    吔,夫妻之間,這區區小事何足掛齒?(欲下又轉回)畫師,公主倩影不容馬虎,一定得仔細畫。

徐德言    將軍放心,在下自當盡力而為。

楊  素    嗯。奶娘,你也走,免得打擾畫師作畫。

奶  娘    奶娘遵命。

徐/樂昌  (齊聲)送過將軍。

【楊素和奶娘下。

【徐德言和公主看看左右無人后,快步走近對方,欲語還休。

后  臺   (伴唱)棒打鴛鴦再相逢,

                 千言萬語從何說?

                 欲語還休,欲語還休,

                 唯有淚千行。

徐/樂昌  (齊聲)公主/駙馬…

徐/樂昌  (齊聲)你先說。

徐德言    請公主先說。

樂  昌    駙馬因何如今才到,教儂等得好苦。

徐德言    嗄!一言難盡!離開家門之后,不幸染病,隋軍又在到處搜捕南人,左躲右避,故此如今方到。              

樂  昌    駙馬你受苦了!難怪如此蒼老。

徐德言   (譏笑)公主倒是依舊光艷如初,想必過得稱心如意?

樂  昌   (苦笑)光艷如初?稱心如意?

徐德言    公主何故如此發笑?

樂  昌    嗄!

(唱)以淚洗臉君不見,

      肝腸寸斷君不知。

      儂家平素懶梳妝,     

今日著意施粉黛,

你可知——

      此舉乃是為了誰?

徐德言   “女為悅己者容”,莫非公主是為了我?

樂  昌   (接唱)正是為了,為了冤家你。

徐德言    哦——

(唱)聽罷此言又喜又悔又羞愧,

      喜公主初心不改矢志不渝,

      悔學生不該懷妒意亂猜疑,

羞愧我如今落魄相形見絀。

樂  昌    駙馬休出此言,儂家才應相形見絀。

徐德言    此話怎講?

樂  昌    嗄!

(唱)儂家已成將軍妾,

未能守貞愧難當。     

      重見君面心已知足,

求駙馬莫將儂看輕,

               從今以后將儂忘,

      重擇佳偶伴余生。

徐德言    公主此言差矣!

(唱)公主休要亂胡言,

公主休要亂胡言,

學生怎能把你忘?

又怎能另與她人度時光?

今日重見公主面,

學生也不枉此生。

只愿尋得一空門,

青燈古佛了殘生。

樂  昌    哦,駙——馬!

徐德言    公——主!

【二人抱頭痛哭。

楊  素   (上)這么久了,不知公主的像畫好沒有?(看見上面一幕)嗄!你是何人?(拔劍逼近徐德言)

【徐德言和公主緊緊拉著手,步步后退,臉有懼色。

——幕落——

 

第七場  慷慨舍情 

【幕啟。楊府后花園,楊素煩躁地走來走去。

楊  素    唉,真真氣煞我也!

(唱)討好公主請來畫師,

      卻引狼入室蒙羞辱。

      因蒙羞辱,心中激起——

      千層波,萬層浪,翻江倒海。

      若不殺奸人,

      難消心頭恨,恨,恨。

(白)來啊,押上。

家  丁   (內應)是,押走。(推著徐德言和公主上)跪下。

【徐德言和公主雙雙跪下。

楊  素    糊涂!誰叫你綁上公主?還不快快替她松綁?

家  丁    是是是。(解開公主的繩索)

楊  素    公主請起!

樂  昌   (起身)求將軍也吩咐家丁,替他(指徐德言)松綁。

楊  素    我且問你,他是誰?

樂  昌    他…

徐德言    公主,你不能說。

楊  素    好,不讓公主說,你自己說,你是何人?

徐德言    既已被捕,聽憑將軍自便。我是何人,將軍不知也罷。

楊  素    嗄!你—— (拔劍刺向徐德言)

樂  昌    將軍!(跪下,用身擋住,哀求)求將軍劍下留情!

【楊素并不收回劍。

樂  昌    將軍若要殺他,不如先將儂殺死。

楊  素    哦——

(唱)見公主不惜自身替他求情,

      不由我滿腔妒火騰騰燃燒。

         (夾白)好,你既求死,學生就成全你。(欲刺公主又不忍)哎呀!

(旁唱)本將殺人從不眨眼,

        面對公主偏難下手?

        分明今日是她負我,

為何我,為何我心還愛她?

后  臺   (伴唱)啊… 啊…

                 問蒼天,問蒼天,

                 究竟情為何物?

                 情為何物?

楊  素    罷了。(插劍入鞘)你二人都起來吧。

徐/樂昌   (起身)多謝將軍不殺之恩!

楊  素   (對徐德言)可以告訴我,你到底是誰了嗎? 

徐德言    既蒙將軍如此恩待,學生自然以實相告。在下陳國宮廷畫師,駙馬徐德言便是。

楊  素    陳國宮廷畫師?駙馬徐德言?也就是說,你是公主的夫婿?

徐德言    正是。(摘下胡須)

楊  素    哦——(上下打量徐德言)你… 我再問你,你如何得知公主下落?如何與她取得聯系?

徐德言    說來話長。將軍!

(唱)將軍聽我稟詳情,

               三年前,

我與公主曾有約——

楊  素    有約?什么約呢?

徐德言   (接唱) 我與公主曾有約,

各自保存半面鏡。

楊  素    半面鏡?

樂  昌    是啊!

(接唱)上元前夕差奶娘,

                 長安街頭賣半鏡。

                 實為等待另半鏡,

                 以期破鏡能重圓。

徐德言   (接唱)今日破鏡終重圓,

                 恩愛夫妻也重逢。

                 心已知足無他求,

                 但將公主托將軍!                

樂  昌    駙馬——

徐德言    公主——

【二人相擁。

楊  素    哦—— 哎呀!

(旁唱)聽罷破鏡重圓事,

        七尺男兒也落淚。

        他二人情深似海,

        可感天,可感地。

        原非畫師羞辱我,

        是我楊素橫刀奪他愛。

         (旁白)不如將公主歸還他?不,不能!不舍得放手,不舍得放手啊!只是——

(接唱)若因我私情,

拆散他二人,

        我豈不成千古罪人?

        公主豈不懷恨于我?

(旁白)罷了,大丈夫豈能奪人所愛?

(接唱)狠下心來還公主,

成全破鏡重圓情。       

樂  昌    求將軍放走駙馬,儂家情愿陪伴將軍左右。

楊  素    不!(用很大的勁緩緩說)你二人都走吧。

樂  昌    你說甚乜?

楊  素    我說你二人遠走高飛去吧!

家  丁    將軍…

楊  素    送他二人出府門,由他們自便去吧。

家  丁    是。(轉向徐德言和樂昌)兩位隨小的來。

徐/樂昌   (跪謝)將軍成全之恩,我夫婦永世難忘!(起身,跟著家丁下)

楊  素    走了,都走了。(哭笑)哈哈哈… 哈哈哈…

陳叔寶   (急上)壞了,壞了。

(唱)醒來聞聽御妹事,

      驚我冷汗流一身。

      三步并作兩步走,

      前來探看事如何。

         (白)人呢?怎么這么安靜?

楊  素    你到此做乜?

陳叔寶    將軍,我御妹和…另一個人呢?

楊  素    走了,都走了。

陳叔寶    都走了?怎么,你將兩個人都放走了?

楊  素    都放走了,讓他們遠走高飛去吧。

陳叔寶    將軍,不是我說你,你實在太慷慨、太大方了。憑我看,現在去追回御妹還來得及…

楊  素   (吼叫)退下!

陳叔寶    好好好,我退下,退下。沒見過這么慷慨這么大方的人,娶到手的老婆還肯還給人家。唉!(下)

楊  素    慷慨?大方?說得不錯,學生果然太慷慨、太大方了。我錯了,錯了。唉!

(唱) 忽覺怒氣填胸,

                怨己太過慷慨大方。

                公主一走空落落,

                一走空落落。

后  臺   (伴唱)倩影已不見,

                 柔情何所寄?

                 倩影已不見,

                 柔情何所寄?

楊  素   (取出畫像)難道我余生只好對這畫像傾訴衷腸了嗎?不,不一樣,不一樣。我好后悔,我要去追回公主。(收回畫像,跑下)公主——

——幕落——

 

第八場  重回江南 

【幕啟。長安城門口,守城官打著哈欠上。

守城官    這上元之夜,大街小巷張燈結彩,人人都去賞燈看“鬧熱”,咱還得在這里守城門。你們說,賺一口飯吃容易嗎?嗐!(伸懶腰,打哈欠)怎么一直打哈欠?(左右看看)這時候應該沒人出入城門,待我進去酒吃幾杯提提神了再出來。說得著,這就去。(下)

徐/樂昌  (內)哎呀!(上)

(唱)一夜之間心若波浪,

               跌宕起伏驚魂未定。(繞場)

               意外之喜忽降臨,

      分飛勞燕重成雙。

               一路疾奔往城門,

               期盼早日回江南。

               重筑愛巢遠紛擾,

               布衣芒屩度余生。

樂  昌    駙馬你看,城門到了。

徐德言    為何不見看守城門之人?也好。公主,咱二人速速出城而去,免得節外生枝。

樂  昌    好。

【二人欲走。守城官上,叫住他們。

守城官    喂喂喂,站住,站住。你們是什么人?

樂  昌    這位公差,我們二人乃是夫妻。

守城官    夫妻?這么晚出城做乜?

徐德言    有事急需出城一趟。

守城官    什么事情?

徐/樂昌   (齊聲)這…

守城官   (旁白)這兩個人吞吞吐吐,其中一定有隱情。朝廷有命,凡是南人,一律不準放出城。我看這個男的很像南人,先抓起來再說。

樂  昌    求公差放我們出城。

守城官    阿妹啊,不是我不肯放。上頭交代,凡是可疑之人,一律不準放出城。因此,二位對不起了。

徐/樂昌   (齊聲)你要做乜?

守城官    等下你們就知道。(向內喊)喂,來兩個武士。

武  士   (內應)來了。爺,何事?

守城官    將這兩個人關起來。

徐/樂昌   (齊聲)啊—— (二人面面相覷)

武  士    是,押走。(欲綁二人)

奶  娘   (內)且住了。(上)且住了。

徐/樂昌   (齊聲)奶娘,你也來了。

奶  娘    是啊,聽說將軍放走你們兩人,老奴著急啊,趕緊追出來,老奴要跟你們走。

守城官    喂,這個老貨,你方才說的是哪一個將軍?

奶  娘    老身說出來,恐怕你會被驚到。

守城官    這么厲害?說來聽聽。

奶  娘    就是楊素楊大將軍。

武  士    大膽!竟敢直呼將軍大名?

守城官    真是膽大包天!都抓起來。

武  士    是。(又要動手)

楊  素   (內)哼—— 誰敢動手?(威風凜凜上,劍半出鞘,逼近守城官和武士)

三  人   (跪下,齊聲)小的該死,將軍饒命!

楊  素    還不快滾!

三  人    是是是。(起身,抹汗,跑下)

楊  素    公主你受驚了!

樂  昌    多謝將軍解圍!

奶  娘    將軍,您怎么也追出來?

樂  昌    是啊,不知將軍到此,是何來意?

楊  素    這… 哎呀!

(旁唱)我分明欲追公主回,

                 觸她美目來意頓消。

         (夾白)公主!

(唱)我來欲挽留,

      挽留徐駙馬。

徐德言   挽留學生做乜呢?

楊  素  (接唱)待我奏明萬歲爺,

                求他賜你一官職。

                既可展你平生抱負,

                也可重享榮華富貴。

徐/樂昌  (齊聲)不可不可,將軍!

(齊唱) 我(儂)與公主(駙馬)心意決,

                  重回江南船為家。

                  遠離繁華同甘苦,

                  與世無爭享平淡。

楊  素   (失望)哦,既然公主、駙馬心意已決,學生也就不便強留。

徐/樂昌  (齊聲)將軍大恩無以為報,請再受我夫婦一拜!

楊  素    不必多禮,你三人去吧。

三  人    如此告辭了。(欲下)

楊  素    且等。(取出一個腰牌)路上若遇隋軍盤問,可出示這個腰牌,無人敢再刁難。

三  人    多謝將軍!(公主收起腰牌)

楊  素    去——吧。

【三人謝了又謝,方下。

【楊素緊追幾步后站立不動,目送遠去的公主,背影孤單…

后  臺   (伴唱)世人都傳破鏡重圓情,

                 將軍之苦可有幾人知?

                 可有幾人傳?

——幕落——

 (全劇終)

鄭重聲明:任何網站轉載此劇本時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聯系方式和網址一同轉載,并注明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原創劇本網)www.vgbszm.shop ,否則必將追究法律責任。
 
專門為各演員、藝術團、演藝公司、政府部門、單位活動、企業慶典、公司年會提供創作各種小品、相聲、話劇、舞臺劇、戲曲、音樂劇、情景劇、快板、三句半、啞劇、雙簧劇本。聯系電話:18022171126 聯系QQ:819391276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評論內容:
驗 證 碼: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匿名發表 
 
最新評論
專業代寫戲曲劇本
無標題文檔
關于我們 | 代寫小品 | 編劇招聘 | 投稿須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聲明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網站地圖 | 劇本創作 | 編劇群 |設為首頁

本網所有發布的劇本均為本站或編劇會員原創作品,依法受法律保護,未經本網或編劇作者本人同意,嚴禁以任何形式轉載或者改編,一但發現必追究法律責任。
原創劇本網(juben108.com)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備案號粵ICP備14022528號     法律顧問:廣東律師事務所 香港2017码报资料大全 政府基金配资 李嘉诚理财方法诚简介 股票行情怎么看机构行情 2019股票配资平台哪个最好 基金配资条件 杨方配资 沈阳期货配资 如何炒国际黄金 趣盈期货 万盈网配资 {$UserData} {$CompanyData} 政府基金配资 李嘉诚理财方法诚简介 股票行情怎么看机构行情 2019股票配资平台哪个最好 基金配资条件 杨方配资 沈阳期货配资 如何炒国际黄金 趣盈期货 万盈网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