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2017码报资料大全|2018年码报112期开什么
招聘網站編輯、軟文新聞稿寫手、主持人、禮儀接待服務員
劇本投稿  | 劇本征集  | 發布信息  | 編劇加盟  | 咨詢建議  | 編劇群  | 演員  | 代寫小品  | 設為首頁
總首頁 |電影 |微電影 |電視劇 |動漫 |短劇 |廣告劇 |小說 |歌詞 |論文 |影訊 |節日 |公司 |年會 |搞笑 |小品 |話劇 |相聲 |大全 |戲曲 |劇組 |編劇 |舞臺劇 |經典 |劇情
電影劇本創作室 | 編劇經紀 | 招聘求職| 上傳劇本 | 投稿須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廣告服務 | 網站幫助 | 網站公告
站內搜索 關鍵詞: 類別: 范圍:
代寫小品劇本電話: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創劇本網www.vgbszm.shop
重點推薦劇本
打擊偽劣產品題材搞笑小品劇本《
民工討薪維權題材搞笑小品劇本《
醫患題材搞笑感人小品劇本《白衣
合法權益維護題材搞笑小品劇本《
煙草稽查打假題材搞笑小品劇本《
農村民俗題材娛樂搞笑小品劇本《
專業代寫小品劇本
代寫小品劇本
重點推薦小品劇本
校園老師相聲臺詞劇本《最美教師》
武漢現不明原因肺炎治療全國戰勝肺
鄉鎮財政所干部小品劇本(中國好干部
超級搞笑古裝宮宮廷幽默小品(還珠歪
貪污受賄小品,雙規小品劇本(嚴懲不
關于婚外情短劇本,綠帽子小品劇本《
偉大的祖國朗誦稿,偉大的祖國詩歌朗
酒店餐飲小品,酒店年會服務員小品《
三八婦女節節目小品,慶三八婦女節短
銀行類爆笑小品,銀行爆笑小品(快樂
政府幫助低保家庭就業改善生活脫貧
七夕創意劇本,七夕小品劇本(最佳美
國家電網變電站檢修員工小品(特殊紀
最新最幽默最有教育意義的元宵節小
解決員工上訪為公司困難的小品劇本
過年爆笑小品,笑死人不償命的小品(
城軌年會表演相聲劇本《與城軌共未
公司創立周年小品,慶公司成立周年小
中鐵公司員工年會相聲劇本《找媳婦
為了工作舍小家顧大家情景劇本(特殊
公司年會三人群口相聲《三狗鬧新春
改變黃臉婆形象后走上舞臺成為模特
適合公司年會的小品,適合公司年會搞
辦公室題材簡短劇本,公司年會職場小
建筑公司年會超感人小品劇本《回家
汽車銷售公司4s店快板劇本《齊心合
新年小品劇本簡單的,賀新年小品劇本
公司年會有關車間生產類小品劇本《
元旦適合演的小品劇本,元旦節目表演
燈博會公益義工故事小品劇本《幸福
您當前位置:中國國際劇本網 > 電影劇本 > 動作電影劇本 > 木匣子
 
授權級別:授權發表   作品類別:電影劇本-動作電影劇本   會員:kinwho1234   閱讀: 次   編輯評分: 3
投稿時間:2020/1/14 16:43:38     最新修改:2020/1/14 16:43:38     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www.vgbszm.shop 
電影劇本名:《木匣子》
(原創劇本網)作者:舒經儒
中國國際劇本網電影劇本創作室專業創作各種電影劇本、微電影劇本。 QQ:719251535
代寫小品

  1, 內華達山脈鐵路施工段 日 外

  人物:辜小黑,牛鵬,Bob,James ,華工甲

  字幕顯示:1865年,美國加罅寬尼省。

  大雪紛飛,一群華工在建造鐵路。(鏡頭緩緩從空中拉近)

  辜小黑:老牛,這都多久沒發工錢了。

  牛鵬手里緊握著生銹的鐵鍬說:別提了,一定是被那些雜碎貪墨了。

  辜小黑望向遠處的食堂,炊煙裊裊。

  華工甲倒下了,在地上抽搐。包工頭Bob走過來:Buried him!【埋了他。】

  下屬James: He may just have frostbite。【他只是凍傷了。】

  Bob 立馬掏出槍在華工甲旁邊開了一槍:Pardon?【再說一遍。】

  James 驚嚇后不敢說話了。

  辜小黑想找Bob理論,被牛鵬攔住了。氣的他捶胸頓足,腳底踩到硬物,怪異地看著牛鵬。

  然后眼睛瞟了下腳下方,把鏟子丟在了硬物上方用雪埋了起來。最后和牛鵬走向食堂。

  James 余驚未了地走過鏟子處,被絆倒。

  James說了句:Another one?【另一個被埋了嗎?】

  James嚇得趕緊逃了。

  

  2,臨時搭建的食堂 夜 內

  人物:一群華工和黑奴,辜小黑,牛鵬,張達,Bob,James,幾個管事

  辜小黑和牛鵬還有工友張達默默地吃著面包和麥片糊。

  James微醺地走過來:Hey guys ,they have buried three a day…… 【嘿伙計們,他們今天已經埋了三個……】(舉起三個手指頭)

  然后接著:It was all fucking buried!【全他媽的埋了!】

  Bob 一拍桌子,眾人不敢說話了。

  James 悻悻地離開。

  Bob對大伙:Hurry up!You lazy chicks。 We have stayed here for several months。 If we don‘t move faster, the shareholders will go ballistic。 The worst result for you is that throw all of you to the bottom of this mountain, of course secretly! Ha ha。【趕緊地,你們這幫懶婆娘,我們已經在此駐扎了好幾個月。如果我們再不快點,股東們要發飆了。而對你來說最壞的結果就是將你們扔下山崖,當然咯,秘密地進行。】

  一個黑奴小聲:It‘s not funny at all。【一點也不好笑。】

  Bob 陰騭地看著他:It seems that you want to be funny。 OK,let’s play a game。 Tie him to the crane。【看來你似乎很想找樂子,好吧。讓我們玩個游戲,把他綁在起重機上。】

  黑奴大聲懇求:No ,please!【別,求您了!】

  幾個管事把黑奴架出去了。

  

  3,內華達山脈鐵路施工段 夜 外

  人物:一群華工和黑奴,辜小黑,牛鵬,張達,Bob,James,幾個管事

  幾個管事將黑奴被綁在起重機上的鉤子上,故意綁的比較松。黑奴想動彈開來,被其中一個管事一鞭子抽了下背部,疼的不敢動彈。起重機將其吊高緩緩轉向山崖邊上,借著風力繩子也松了。黑奴頓時明白,連忙雙手雙腳緊緊地勾住。到了山崖邊,起重機旋轉速度開始加快,黑奴心想:一放手,就墜入下去了。

  黑奴哭求著,下面的管事和Bob開心地笑著。

  Bob:Are you funny now? Ha ha。【你現在找到樂子了嗎,哈哈。】

  黑奴在風雪中哭喊著:Funny, funny! I beg you。 Stop it!【是的是的,求你,停下吧!】

  轉了兩圈回到原地時,在半空中的黑奴撐不住,摔了下來,砸到硬物的聲音雖然不到,但是Bob似乎聽到了。

  黑奴暈了,被抬走了。

  其他人也都回去睡了。

  

  4,華工臨時寢室 夜 內

  人物:辜小黑,牛鵬,張達

  辜小黑:那應該是個箱子不定里面有寶藏。我聽說在我們來這之前曾經有一群愛爾蘭工人總愛在發薪日去附近的金礦處挖金。然后去鎮上尋歡作樂,根本無心工作。

  張達:哼,不然怎么雇傭我們,靠那些白皮豬,能建的好?最近不是發生了幾場較大的雪崩,雪地里時不時地冒出一些尸首。說不定那些愛爾蘭工人還打算把金子運走,被埋了呢。

  辜小黑:再過幾天這個路段就要收尾了,我們得趕緊去把金子拿出來,以后見機行事,等他發工錢,那是別指望了。

  牛鵬:可是這要是被Bob知道了,那……

  辜小黑:管不了那么多了,從我們遠渡重洋來金山時,早已是死過幾次的人了。他們不把我們當人,我們自己得想條出路,去中國城開個餐館什么的,也比在這強。

  張達:到底是秀才,有想法啊,我就沒那么靈活了,也就只能給你們家打打長工。

  辜小黑:過去的不要再提了,要不是被誣陷和長毛軍有染,也不至于遠渡他鄉。

  牛鵬:楊縣令不是后來查清了嗎?

  辜小黑:那又如何,現在我的族人都被視作賤籍。雖然雍正爺時代已經廢除了,可是人心難改啊!

  三人不再言語,各自睡著。

  

  5,內華達山脈鐵路施工段 夜 外

  人物:辜小黑,張達

  風雪似乎有些減弱了。辜小黑和張達把箱子挖了出來,發現真是一箱黃金,兩人開心的很。

  辜小黑:牛鵬就是愛偷懶,只能分他一點了。

  張達:看他平常也挺貪財的。今天有點反常啊!

  辜小黑:我們得趕緊了。把木匣子拿出來。里面的東西都放到這個箱子里。

  張達:可是這里面是些傳家寶啊。

  辜小黑拿出幾個陶俑說:我祖上自明成祖皇帝時期南遷廣東以來,曾多代為官。留了這么些寶貝下來,但如今還是不抵黃金之價值,我們是帶不回大清了。不如埋于此處,后人如有發跡,當告知他們來重新挖出。

  兩人把陶俑等一些古玩放入了箱子中,從箱子里拿出了黃金條裝滿木匣子。

  張達:那個Bob貌似對我們老祖宗的玩物頗有興趣啊。上次借機敲詐勒索,害的我們不得不埋藏了一些起來。

  辜小黑:不是每個西洋人都像他對咱們祖宗的器物感興趣。咱們同鄉也都帶了些出來,可是大部分當地人都覺得好臟,像是神秘的邪教用的東西,避之不及。

  張達:就跟對待印第安紅毛鬼一樣,哈哈。

  辜小黑捂緊他的嘴,小聲:別那么大聲,趕緊埋好。

  兩人收拾完畢后回寢室。

  

  6,華工臨時寢室外的空地 夜 外

  人物:辜小黑,牛鵬,張達

  牛鵬小聲急促地說:你們去哪里了,管事的來檢查了。估計發現你們的行蹤了,我們趕緊逃,東西給你們收拾好了。

  三人向外奔了出去。

  辜小黑一邊快走一邊心想:不對啊,從黃金埋藏處來這邊只有一條路,如果他們發現了我的蹤跡,會在回來的路上相遇到的,為什么沒看到呢?

  

  7,一片小樹林的分叉口 夜 外

  人物:辜小黑,牛鵬,張達,Bob,James,幾個管事

  辜小黑三人跑到分叉口時,發現Bob和幾個管事正在守候他們。

  辜小黑才發覺中計了。

  Bob:Nasty people ! How dare you steal our treasure like this? 【骯臟的人類,你們竟敢偷我們的財寶?】

  辜小黑手里握緊了匣子反駁:Your treasure? Ok, but where are our salaries?【你們的財寶?那我們的工錢呢?】

  話音未落,辜小黑的手指被子彈打斷了三根,沖擊力把他放倒了,剩下兩根指頭也被力道弄折了。匣子掉到了他旁邊,他慘叫著。

  張達也咆哮著:你們這幫死鬼佬,你老母的“冚家鏟”!【廣東方言:全家死!】

  其中兩個管事準備上去毆打張達,林中竄出一駕馬車將管事撞飛并致其骨折。駕馬車的是James,他撞飛管事后一個轉彎急停,馬車撞到了一棵不大不小的樹上,雪花掉下來下來砸在了拿著槍要開火的Bob臉上。

  James趁機大喊:Come on, you guys!【上來,伙計們。】

  張達立馬拉起辜小黑上了馬車,辜小黑用另一手拿起了木匣子,登上了車。牛鵬反應最慢,踏上車的一瞬間,另一只褲腳部位被扎在鐵軌起固定作用的大鐵釘絆住,褲子被扯了一條布下來,褲子也要掉下來了。他下意識地趕緊把褲子提上去,一頭栽進馬車,甚是狼狽。

  

  8,馬車上 夜 外

  人物:辜小黑,牛鵬,張達, James

  張達:Thanks but you have exposed yourself。【很感謝,但是你暴露了。】

  James: Never mind, I‘m going to be transferred to other position。 However, your partner , must be aided as soon as possible。【沒關系,我將被調去其他崗位,倒是你的同伴需要急救。】

  張達看著臉色慘白并且瑟瑟發抖的辜小黑,同情地掉淚了。

  辜小黑:達仔,你跟了我們家也這么多年了……

  張達:老爺快別說了,我們……可以逃出去的……

  辜小黑:這個路段附近的地……形我們勘察過……外圍都是只能徒步攀巖的小路,你……和牛鵬帶著匣子回去吧,總會有活路的。

  說完將木匣子給了張達,牛鵬盯著這一舉動,不發一言。

  張達接過匣子的一瞬間,下意識地看了辜小黑,辜小黑嘴角微微上揚。

  張達又把木匣子還給了辜小黑。

  張達:不行,老爺,這么多黃金,我不能獨自處理。你可以逃出去的老爺。

  

  9。 山脈懸崖口 夜 外

  人物:辜小黑,牛鵬,張達, James

  馬車駛向懸崖口出,停住了。

  James:You two get off and find a path 。I‘ll get some ropes to you。【你們倆下去找路,我準備了繩索。】

  張達和牛鵬下去找路了。

  張達發現山崖下方十米處有條狹窄的通道,自告奮勇對牛鵬:你拿著繩索的一端,我爬下去,綁在那塊巖石上,我老爺可以一起跟過來。

  牛鵬:你行嗎?這么陡。

  張達:我老爺我來負責吧,要不你綁住我,慢慢放手讓我下去。

  牛鵬點頭。張達緩緩地降落到通道上,花了些時間將繩索綁結實后,發現牛鵬已不在,剛要喊人,聽見一聲槍響。

  (鏡頭切換成山崖全景,同時又是一聲槍響,然后緩緩黑幕。)

  

  10。 吉祥市某路段 晝 外

  人物:辜大白,牛犇,粉刷工,牛犇助手甲,牛犇助手乙

  字幕顯示:21世紀吉祥市。

  辜大白開著車在路上行駛。

  車里廣播:今天將迎來三場本年度全市最大的古董拍賣會,屆時眾多古玩愛好者將參與到這場盛宴當中。

  辜大白的車要靠近十字路口的紅綠燈時,一輛和黑色大奔強行卡道。車后坐著帶著墨鏡的牛犇,對著辜大白鄙視地向下翹起大拇指,作挑釁狀。辜大白翻了下白眼。

  綠燈亮了后,辜大白的車緊跟在牛犇的車后。牛犇拋出香蕉皮,順勢貼在了大白的車窗上。后來趁著換車道,牛犇被大貨車擋住,后面的辜大白趁機改道,超過了牛犇的車。

  牛犇命令助手甲:你給老子快點,被那小雜種擋在前面干嘛吃的?

  牛犇幾次想超車,都未果,一直貼在辜大白的車后面。

  駛過一段狹窄的路,店面前一位粉刷工站在人字梯上正進行著粉刷工作。辜大白特意加油門要撞上去,在距離人字梯很近的地方突然急拐彎。粉刷工一個踉蹌,油漆桶翻了,砸在了牛犇的大奔上面。

  粉刷工:你們是不是瘋了,要賽車滾別處去。

  牛犇助手乙下車要收拾粉刷工。

  牛犇對著助手乙咆哮:你傻啊,趕緊追那小雜種去,還有時間和這土鱉一般見識?

  說完牛犇下車一腳把助手甲踹了出來,自己坐到駕駛倉。兩個助手趕緊坐到后座。

  牛犇:敢當爺的路?

  粉刷工:等等,你們想死四不?誰是土鱉啊?有兩個臭錢了不起……

  大奔一溜煙跑了。

  大奔跟到拍賣會場時,開車的牛犇發覺自己跟丟了辜大白的車,氣憤地罵:媽的真晦氣!

  助手甲:我看到了,我們錯過了,他的車停在后面。

  牛犇:什么?他么不早說!

  此時前面有車竄出來,牛犇的大奔一個急拐彎,撞倒了護欄。

  牛犇若無其事地讓助手甲坐回駕駛艙,并且讓他點燃一支雪茄,給他抽了一口后拿到自己嘴里,最后拍了拍他的肩,大步流星地向拍賣場走去。

  

  11。 吉祥市拍賣會所迎賓館 晝 內

  人物:辜大白,牛犇,雅珍,若干參展客商

  辜大白準備好公事包進入迎賓館。

  同事雅珍似乎有點不滿:剛調來這邊,第一天就遲到,一些參展商早就到了呢。

  辜大白:對不起,路上出了點意外。

  這時牛犇也進來了,和旁邊的客商們寒暄起來。

  雅珍:又是他!

  辜大白:嗯?

  雅珍:他就是牛總了。每次都以一元之差贏得重要的拍賣品,通過某些渠道使其流入黑市。最近警方配合國家文物局也有所行動。貌似也讓他損失了不少呢!

  辜大白:雖然我們做了不少慈善拍賣,但也因為這種人,我們成了文物外流的幫兇。

  說完他盯著牛犇。牛犇談笑著環顧四周,忽然間對上了辜大白,兩人對視了幾秒。

  這時廣播響起:各位來賓請注意,拍賣即將開始,請各位來賓就坐。

  客商們魚貫而入場。

  

  12。 吉祥市拍賣會所3號拍賣現場 晝 內

  人物:牛犇,小胖,拍賣員,眾客商,其他工作人員

  牛犇就坐后,手機響起。牛犇啐了一口,拿起來。

  牛犇賠笑著:放心,都準備好了。一定……一定。

  掛機后,牛犇又啐了一口。

  拍賣員:歡迎來到本次拍賣會。今天的展品將不負眾望,全是來自各地收藏家的名品。我們國家歷史淵源,祖宗們留下來的奇珍異寶,要好好珍惜收藏。所以待會兒請文明叫拍,做一個有文化的人,才對得起你們要買的文物。

  牛犇:磨嘰磨嘰的……喂!老子分分鐘幾百萬,來這不是聽你瞎扯教書的。要上課滾學校去,知道不?

  拍賣員:這位客戶,如果您不滿意,請您離場。

  牛犇把雪茄一扔,站起來吼:你新來的是不,要不要我和你們管事的聊聊,不想干了啊?

  工作人員勸住他了,客商小胖對他:牛總,今天這場面,您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至于嗎?

  牛犇哼了一聲坐下了。

  拍賣員:第一件拍賣品----明嘉靖青花瓷花瓶一對,起拍價960萬!

  工作人員將蓋著真品的布簾掀開。

  牛犇:900萬!

  頓時全場冷靜一秒鐘,然后有些人笑了出來。

  客商甲:1000萬!

  (其他客商繼續競拍)

  

  13。 吉祥市拍賣會所3號拍賣現場后臺 晝 內

  人物:辜大白,雅珍

  雅珍:這頭老牛,今天就是來砸場的。

  辜大白:沒事,都安排好了,我來搞定他。

  雅珍疑惑地看著他。他正邪笑地盯著會場的牛犇。

  

  14。 吉祥市拍賣會所3號拍賣現場 晝 內

  人物:牛犇,小胖,拍賣員,眾客商,若干工作人員,交警,辜大白

  拍賣員:第二件拍賣品-------明嘉靖青花十六子嬰戲大罐,起拍價900萬。

  牛犇:1000萬!

  客商乙:1200萬!

  牛犇笑著對客商乙:讓給你了,呵呵。

  客商乙:難得見您牛總這么大方啊。

  拍賣員喊了三次無人叫高,一錘定音。

  拍賣員:接下來這件是本場的壓軸品----紋如意雙耳賞瓶一個,上置霽藍釉描金蓮托八寶,總價1500萬起拍!

  牛犇:1500萬零1元。

  客商丙對旁邊的人:這牛犇看來是對這壓軸品勢必拿下,他的拿手好戲---“一元定勝負”又上演了。

  旁邊的人:我說他今天怎么這么大方,攢足錢包為了這個瓶子啊!

  小胖:1600萬。

  牛犇:1600萬零1元。

  小胖:2000……

  牛犇:我懷疑這人惡意擾亂競拍,我要求會場出具對他的驗資證明,他有那么多錢嗎?

  拍賣員:客戶的資金我們是要保密的,如果我們發現他的賬戶沒有足夠的余額且無抵押擔保證明會對其進行警告。

  小胖:1600萬零2元。

  牛犇心想:乖孫子,跟你爺來這套嗎,今天這貨爺我是吃定了。等爺渡過這劫,再來收拾你。

  牛犇:1800萬。

  小胖笑著對牛犇:讓給你了,呵呵。

  牛犇:坑了爺200萬啊,你給我等著,買你的器官!

  拍賣員喊了三次無人叫高,一錘定音。

  會場散了后,工作人員走到牛犇面前笑:牛總您還是寶刀未老,要不要送到府上?

  牛犇:別磨嘰了,趕緊給我包起來,送到我車上。我已經聯系了司機,在北門。

  工作人員甲:北門不是后門嗎?

  牛犇:快點行嗎,分分鐘百萬呢。你們這里的人都是雞婆嗎?

  小胖湊上來,拍著牛犇的肩:好氣派啊,壓軸品當仁不讓啊。

  牛犇彈開他的手,嫌棄地:別碰我你這骯臟的豬。我趕著脫……

  小胖:脫啥?

  牛犇:脫衣啊,熱死老子了。

  說完邊離場邊脫去外套。

  這時,3號場門口交警對工作人員乙:剛才我們調出路段監控發現有人撞毀公共設施并找人頂包,還惡意刪除行車記錄儀,抹去證據。有目擊群眾舉報肇事者來過這邊,請配合搜查。

  牛犇趕緊撤回來對工作人員:幫個忙。

  說完拿出5000現金塞給工作人員。

  工作人員甲會意了,并且讓牛犇看后面,有個不起眼的小門,辜大白拿著包裹在那等他。

  

  15。 吉祥市拍賣會所通向北門的通道 晝 內

  人物:牛犇,辜大白

  牛犇:你小子還是挺機靈的,不打不相識啊。用你的車,送我去目的地,其他都別問,這是訂金。

  辜大白:好!跟我來。

  

  16。 吉祥市某路段 晝 外

  人物:牛犇,辜大白

  牛犇謹慎地坐在后座,辜大白的車開起來了。還沒走出多遠,后面警車聲響起了。

  牛犇:快點啊,去海港區。

  辜大白悠哉地:去那干嘛?

  然后若無其事地把剛才自動鎖上的車門鎖打開了。牛犇一把槍掏出來頂著辜大白的后腦勺。

  辜大白:持槍非法哦。

  牛犇:斃了你也是犯罪,趕緊去海港區。

  

  17。 吉祥市海港區 晝 外

  人物:牛犇,辜大白,菲律賓人,交警

  車開到了海港區。

  牛犇:送我上一艘編號為SC925689的漁船。

  辜大白:我看到了,是不是那艘?

  說完指著海上的一艘貨輪,并且加大馬力向海上沖過去。

  牛犇:這么遠怎么看得清,等它靠近點,喂,你開這么快干嘛,要去喂魚嗎。停下啊……

  辜大白:看的清楚點。

  加大馬力之后眼看快沖到海里了,一個急轉彎。把坐在后座沒有安全帶的牛犇給摔向了車門,文物撞開了車門,掉入海中,牛犇也差點掉了下去。

  牛犇頓悟,怒不可遏地用槍頂著辜大白:你們在陰我?

  這時,港區的保安和警車靠近了。

  牛犇:完了,我的貨啊!

  辜大白:你牛總不差那么點錢吧。

  牛犇用槍座狠狠地砸了下大白的肩膀,疼的大白大叫一聲。

  牛犇:趕緊開車啊,媽的你還在等什么。我斃了你!我是犯交規了,頂多行政拘留,你也是共犯幫兇知道嗎,現在!

  辜大白無奈地開了一段路后,發現了SC925689的漁船,上面下來了幾個菲律賓人,不由分說把辜大白和牛犇拉了下來。

  牛犇對菲律賓人甲:貨我弄到了,被這家伙弄海里去了。

  菲律賓人甲向牛犇一巴掌蓋過去,冷冷地:Take them away!【把他們帶走!】

  菲律賓人把辜大白也抓了起來要帶走。

  辜大白大喊:救命啊,警察救我,綁架……

  海港工作人員湊了過來,菲律賓人掏出槍。把大白打暈。工作人員看到槍,立馬逃開了。

  這時候警察趕到了。菲律賓人趕緊上船用機槍掃射辜大白的車,交警沒有攜帶槍支,只能請求特警支援。車蓋被火力擊穿,點著了油箱,爆炸了,周圍一片騷亂。

  

  18。 吉祥市拍賣會場辦公室 晝 內

  人物:雅珍

  電視播報一則新聞:今日下午海港區發生一起武裝漁船暴亂事件,系外國不法分子假冒我國漁民潛入內海所為。幸好沒有人員傷亡,海警已出動,并派出直升飛機追緝。政府下令務必將匪徒在內海擒獲并確保人質安全。據港區內工作人員所述,船上有兩名中國籍男子被挾持,希望警方在救援時不要過激!

  雅珍看著這則新聞自言自語:這個辜大白,這回玩大了。

  她的旁邊放置著一個文物-----紋如意雙耳賞瓶。

  

  19。 SC925689漁船休息艙 夜 內

  人物:牛犇,辜大白

  辜大白醒來了,頭部的巨痛讓他差點又暈了過去。

  牛犇惡狠狠地盯著辜大白,有氣無力。

  

  20。 SC925689漁船駕駛艙 夜 內

  人物:菲律賓人,楊麻子和幾個中國漁民,中國海警

  中國海警:前面的船只,你們已觸犯了我國法律,非法入境并且挾持我國公民,快快束手就擒,我們將通知貴國駐我大使館,商討罪行事宜。

  楊麻子:不是說只是走私一批貨嗎,干嘛搶人,惹了警方,我們不要這錢了,出去投降吧。

  菲律賓人聽到這話后立即把楊麻子和其他漁民全殺了,扔入了海里。

  海警看到這一幕,立馬射殺甲板上的菲律賓匪徒。

  船只眼看要進入公海了,海警準備強襲。

  

  21。 SC925689漁船休息艙 夜 內

  人物:牛犇,辜大白,菲律賓人甲

  辜大白:警察來了,我們也趕緊逃出去。

  牛犇沖過來就是一巴掌,辜大白立即用胳膊擋住,罵:你他么的還有空跟我來這套,趕緊逃吧。

  牛犇:行,等出去了,爺非弄死你。

  越說越氣的牛犇又開始打辜大白,辜大白只能逃跑,兩人才發現一條腳鏈把他們拴起來,兩人距離不能超過3米。

  他們還是一追一逃地跑出休息艙,菲律賓人甲從駕駛艙下來想要干掉他們,看著迎面沖了出來的兩人,趕緊掏出槍。

  辜大白和牛犇兩人一左一右一前一后地從菲律賓人甲的兩邊擦肩而過,腳鏈把夾在中間的菲律賓人甲給絆倒,后仰過程中他把槍給甩了出去,槍滾到了大白腳下,大白撿槍,牛犇趕緊把菲律賓人甲拉起來作掩護,菲律賓人甲用頭部向后一撞,牛犇被撞倒,腳鏈又把辜大白拉了過來,辜大白重心不穩向前傾斜,不小心開了一槍,子彈打中了掛著的滅火器。滅火器的氣閥打開了,嗖的一聲飛到菲律賓人甲的頭上將其砸暈然后在地上原地轉圈……

  當兩人逃到駕駛艙時,船舶在火力的夾擊下撞到了一個小小的礁石上。發動機也撞壞漏油了。

  此時船還是到了公海,在海上飄著。

  

  22。 SC925689漁船駕駛艙 夜 內

  人物:牛犇,辜大白,菲律賓人

  駕駛艙和夾板上都是菲律賓人的尸體和奄奄一息的傷者。

  牛犇想把還活著的解決掉。

  辜大白:算了,逃命要緊,找點食物,然后坐救生船走。這么多死人,還是生平第一次見,我真不適應。

  牛犇:那個掌舵的,看到沒有,被爆頭了。肯定這船快駛入公海的時候被斃掉的,船才撞礁了。

  辜大白:你的意思是現在是公海了,海警一定會辦理好手續來這邊搜查執法的。到時候我們就可以回去了。把還活著的匪徒綁好,只要他們不傷害我們,就不要致人死地了。

  牛犇:我是回不去了,也不想回去了。按你說的,救生艇拿出來,食物備齊,趕緊!

  辜大白:做了那么多有損國家的事,當然會這么說。我看你今天也是狗急跳墻地要出國吧?

  牛犇:這里是公海,不是境內了,只有你和我,你能代表政府和國家嗎?就憑你一個人?反正我的目的也達到了,也不怕告訴你。靠這些文物在海外市場賺了很多錢,后來有關部門開始打擊走私,我的貨也被繳罰了不少。公司已經負債累累,有個東家在大洋彼岸,對我們的文物很有興趣。這回也是給他交差,他愿意收購我們的公司,并且讓我繼續出任董事。

  辜大白:那你怎么交差,還說目的已經達到了。

  牛犇:這不是有你嗎!你們設計來陷害我,無非就是不想讓文物落入我手,你會舍得扔到海里?那盒子里八成是假的。只要有你在,一定能把真的拿回來,我就可以在大洋彼岸操控著一切了。

  不等辜大白回答,牛犇起身從幾個死尸身上拿了些證件下來。

  牛犇:走吧,這是我們的臨時身份證。

  辜大白:這些人這么黑。

  牛犇:沒事,我去搞點機油。

  牛犇走向發動機艙,把漏出的油抹在了大白的臉上。

  

  23 菲律賓拉瓦格公路 晝 外

  人物:牛犇,辜大白,游客們,三輪摩托車車主,白人游客一家子

  兩只“非洲雞”出現在拉瓦格的沿海公路上。

  衣衫襤褸的牛犇忙著和海灘上度假的比基尼美女們打招呼。辜大白壞壞地把鎖鏈弄得很響,提示著美女游客們。

  游客甲喊:Oh no, prisoners!【哦,不,囚犯。】

  一陣騷動。

  牛犇打了辜大白并抱怨:你想干嘛,讓警察遣送回國?我告訴你,從現在開始,我要弄死你分分鐘的事。這邊都是我的人,曉得不?

  這時一輛三輪摩托車從背后駛來。

  牛犇攔住車主并說:Help us please, we are kidnapped。 Fortunately we have run away 。 However, our money were robbed。【請幫助我們,我們被綁架了。幸運的是我們又逃了出來,但是,我們的錢財被劫掠一空了。】

  車主點頭示意后面。

  牛犇得意地瞅了一眼辜大白,走到后面要爬上后欄。鎖鏈聲引起了車主的注意,立馬猛地發動馬力一溜煙跑了。

  牛犇一條腿剛跨上,車迅速向前行駛,褲子拉出一條大大的口子,大腿到小腿全露出來了,人也摔倒了地上,雙腿快扒成了“一字”。臉還被排氣孔給渲染的更加的黑了,甚是狼狽。

  牛犇剛要叫罵道,辜大白說:又來了一輛,這回看我的。

  辜大白不慌不忙地把他攙扶起來,然后在他露出的大腿上用力一捏。牛犇疼的大叫起來。

  辜大白順勢嚎哭起來。車子放慢了速度。

  辜大白:Help us ,we are very 慘!【幫我們,我們非常慘!】

  主車是白人游客,他:can?【慘?】

  辜大白:yes,robbery, shackles and SM!【是的,搶劫,鎖鏈和性虐待!】

  說完立馬指著牛犇露出的大腿和被撕破的褲子,大哭起來。

  白人游客:God bless!So hardcore。【上帝保佑,口味太重了。】

  然后示意他們倆從后門上車。

  白人游客:辛苦你們了(老外腔調)。

  牛犇:你會中文?

  白人游客:A little,【會一點。】去過那里(老外腔調)。

  辜大白:Good【很好!】,去機場。

  車子發動了。車主的妻子坐在副駕駛室,他們的孩子和一條狗坐在后排。

  牛犇和辜大白累的睡著了,孩子趁機把狗栓連在了鏈子上面。

  

  24。 拉瓦格國際機場候機樓外 晝 外

  人物:牛犇,辜大白,機場保安三人,白人游客一家子

  牛犇和辜大白依次從右門下車后,剛要和車里的車主道謝。

  主車的孩子對狗狗指示,狗狗立馬跑出去,狗栓把腳鏈給拖住,辜大白和牛犇順勢被拖倒,摔在了放在旁邊托運行李的其他游客的手推板車上。

  狗狗跑的更猛了,牛犇和辜大白在板車上嚎叫著。

  板車鉆過了一輛集裝箱大貨車的底盤后,被一名保安用槍打斷了狗栓。由于慣性車還是沒停下來。然后撞到了臺階上,兩個人飛到草坪斜坡上滾了幾圈終于“解圍”了。

  當暈頭轉向的辜大白和牛犇終于能睜開眼看看周圍時,三名保安用頭罩將他們的頭強行罩住。

  (黑幕)

  

  25。 拉瓦格國際機場保安室 晝 內

  人物:牛犇,辜大白,機場保安三人,華裔接頭人

  頭罩拿走后,牛犇和辜大白發現身處一間保安室里,胳膊被保安架著不能動彈。

  華裔接頭人:貨呢,還有派去接應你們的人呢,怎么就你們倆,這人是誰?

  牛犇狠狠盯著辜大白說:這人是誰?拿假貨來忽悠我,還串通警方把咱們的人都給干掉了。

  華裔接頭人陰騭地打量了下辜大白:為什么就你們倆完好無損地逃了出來?

  牛犇:我們這叫完好無損?還有你算什么東西,拿腳鏈拴著我們上船,他么幾個意思啊?我要見“禿鷹”。

  華裔接頭人沖上來對牛犇就一個巴掌:瞎了你的牛眼啊,我算什么,怎么說話的?帶走!

  牛犇:去哪?你們想……干嘛?

  華裔接頭人:滿足你啊,送你去見“禿鷹”。

  他們倆被安排登機。

  

  26。 拉瓦格國際機場候機室 夜 內

  人物:牛犇,辜大白,機場保安

  辜大白拿著一箱行李和牛犇坐在椅子上。

  辜大白:連衣物日用品都給我們準備好了,還有我們的“臨時身份證”,對應的護照也復制了一份。

  牛犇:等我坐穩了董事會,看我怎么收拾他,敢打老子一嘴巴……

  辜大白:你不是說還要收拾我嗎?

  牛犇聽到這句話想打辜大白,辜大白也狠狠地盯著他。毫不示弱!

  牛犇:呵呵,等到了那邊……你們都給我等著。

  辜大白:你們這些人就是“竊國賊”,一個個文物都被你們糟蹋了。

  牛犇:哼,來舉報我啊,群眾同志。等到了那邊分分鐘弄死你。

  辜大白:弄死我,你怎么弄到真貨?

  牛犇:不傻呀,告訴你,我們的東家-----“禿鷹”的手段可殘忍了。

  辜大白:墨西哥的禿鷹是夠狠的。

  牛犇:不是墨西哥,是美國。

  辜大白:可這航班?

  這時機場保安示意他們趕緊登機。

  

  27。 美國洛杉磯市某幢別墅飯廳 晝 內

  人物:“禿鷹”, “禿鷹”的管家,Robert Oliver

  “禿鷹”吃著早餐,人如其名。頭上是禿了頂,旁邊還有一圈稀松的頭發。只見他沒吃兩口,就放下了餐具。

  “禿鷹”:Bring the cook here。【把廚師叫過來!】

  管家拿起了手機并說:Mr。 Oliver, please come here now。【奧利弗先生,請過來一趟。】

  管家說完后掛機,并對“禿鷹”:My respected boss, how about those wooden boxes?【我尊敬的老板,關于那些木匣子您……】

  “禿鷹”:You know I am a perfectionist 。Only traditional Chinese understand? My great-great-grandfather had ever governed them。 They were very crafty。 By using some strange words and special symbols to hide the treasure boxes。 They had a very precious treasure , but I forget what name it is 。Our ancestor told us it was very fantastic, which can also bring us much wealth。【你知道的,我是一個完美主義者。只能用傳統的中國人理解嗎,我的曾曾祖父曾經統治過他們。他們非常的狡猾,通過一些奇怪的文字和符號來藏匿財寶。他們有一種非常珍貴的古玩,但是我忘記名字是什么了。我的祖先傳話下來那些古玩非常精致,而且能給我們帶來許多財富。】

  管家:Isn‘t that secretary xiao Yang Chinese?【那個秘書小樣不是中國人嗎?】

  “禿鷹”:He can’t。 He is an ABC。【他不行,他是在美國出生的中國人。】

  廚師Robert Oliver進來了并行禮,“禿鷹”點頭示意請坐。

  Robert Oliver:My respected boss, what can I do for you?【我尊貴的老板,我能為您做些什么?】

  “禿鷹”:Tasteless!【毫無味道!】

  Robert Oliver:What?【什么?】

  “禿鷹”:The oats are not sweet at all。【燕麥一點也不甜。】

  Robert Oliver:Sweet? Our main culinary principle of the Oliver Family is health instead of sweetness。【甜?我們奧利弗名廚世家的烹飪原則是健康而非甜膩。】

  “禿鷹”有點不悅地:Maybe you don’t know where the former cook was。 But I remember I have told you, sweetness was important for oats。 Not only a taste, but also a memory for me ,and my dead wife。【可能你不知道上一任廚師現在身處何處。但是我記得我曾告訴過你,甜味搭配燕麥是很重要的。它不僅是一種味道,對于我和我已故的妻子來說更是一種回憶】

  雙方沉默了一會兒,氣氛尷尬壓抑。

  Robert Oliver:Ok sir, I will add sugar to it if you stock to that。【好吧,先生,如果您執意要如此,我加些白糖。】

  “禿鷹”鼓起掌來,笑:Brave enough, principle, good!【夠膽兒的,原則?不錯。】

  說完起身獨自離開了。

  管家領著廚子出去了。

  

  28。 美國洛杉磯市某幢別墅后院 晝 外

  人物:“禿鷹”的管家,Robert Oliver,廚房的傭人

  管家讓廚房的傭人將餐車推了出來,并且推到Robert Oliver的跟前。

  管家: You new here ,our boss has a child 。 He never had breakfast during the period of the former cook 。 Maybe he hate the style of those food。 This food in the dining car is all about your specialty。【你剛來這里有所不知,我們老板有個孩子。他從不吃前任廚師長烹飪的早餐,也許是他討厭那些食物的味道,這里都是你的拿手好菜。】

  Robert Oliver: Ok sir ,you mean that I ?【是的,先生,你的意思是讓我?】

  管家:Use your family’s principle about cooking 。【用你名廚世家的原則去說服他。】

  說完不再搭理廚師Robert Oliver,徑自走開。

  廚房的傭人指向了一個小花園,示意孩子在那玩。

  

  29。 美國洛杉磯市某幢別墅小花園 晝 外

  人物:Robert Oliver, “禿鷹”的孩子

  Robert Oliver 整了整領結。昂首挺胸地邁向了小花園。

  小花園里的秋千上,有個男孩坐在上面搖晃著,不說話。

  Robert Oliver湊上去說:Hey kid! I am so pity that the former cook did not satisfy you 。From now on ,I promise that you will like my food。【你好,孩子。我非常遺憾前任廚師長沒能滿足你。不過從現在開始,我保證你會喜歡我做的食物。】

  “禿鷹”的孩子:Hungry。【餓了。】

  Robert Oliver 興奮:Really ?【真的嗎?】

  “禿鷹”的孩子:Mimi is hungry now。 Only when she is having breakfast ,so will I。【咪咪餓了,只有她吃早餐,我才會跟著吃早餐。】

  說完了指向他的寵物貓Mimi,貓正趴著不動。

  Robert Oliver打量了四周,發現不遠處有個養魚池,便走了過去。從里面撈了條大魚上來。

  Robert Oliver:So easy!【太簡單了。】

  這一聲較大,突然養魚池旁的樹葉叢有異動。

  Robert Oliver下意識地瞧了一眼。

  

  30。 美國洛杉磯市某幢別墅廚房 晝 內

  人物:廚房的傭人和他的同事們

  廚房的傭人看到綁在地上的一只肥羊咩了一聲,惶恐地說:Oh shit! I forget to feed him。【糟糕,我忘記喂他了。】

  然后他四處找了找,大聲質問其他同事:Where is the electric key to iron fence?

  【鐵柵欄的電子鎖呢?】

  

  31。 美國洛杉磯市某幢別墅小花園 晝 外

  人物:Robert Oliver, “禿鷹”的孩子

  Robert Oliver 看到樹葉叢歸于平靜后了聲:Bored!【無聊。】

  當他轉身去喂貓時,后面一張大嘴從樹葉叢里伸了出來并且咬住了他的小腿并拖到樹葉叢里了。緊接著一聲落水,伴隨著Robert Oliver的咒罵和慘叫聲,

  “禿鷹”的孩子把Mimi 抱起來對她:Now,We are all full and my Mammy has a new friend 。【現在,我們都吃飽了。媽咪也有了新朋友。】

  

  32。 墨西哥華雷斯國際機場 夜 內

  人物:牛犇,辜大白,楚玲,其他乘客,墨西哥接頭人,海關負責人

  牛犇:你能不能給老子閉嘴,飛機上就磨磨唧唧的,偷渡有偷渡的規矩。

  辜大白:偷渡,你是說那些人也是?

  牛犇夾了三百美元在自己的“護照”里,不耐煩地:趕緊照著做。

  辜大白:好吧,大家都這么玩。

  這時楚玲走了過來對大白說:那個,能不能借我些錢?

  牛犇:這大國外的,小心有借無還啊。

  辜大白咬咬牙:同胞互助!

  然后把錢分給了她一些。

  一群偷渡客被海關控制住,墨西哥接頭人和海關負責人說了幾句后,

  偷渡客分批地上了幾輛面包車。

  

  33。 面包車上 夜 內

  人物:牛犇,辜大白,其他偷渡客,司機

  辜大白拿出了牽頭人給他們的備用手機準備撥號。

  牛犇趕緊制止他并罵:你他么的能不能給老子消停點。都說了這個備用手機只能拿來接聽,不能打出去。現在咱們是偷渡,命可能隨時被人拿去懂嗎?沒有法律保障的。

  辜大白:你他么的能不能文明點?當時我要是去自首,頂多就是協助你逃跑,而且還是被你裹挾的,而你呢,牢底坐穿的大罪吧?

  牛犇:你現在已經處在另一個半球了,怎么著?

  辜大白:哼,你以為我逃不掉嗎?在菲律賓的時候,我知道你身上帶著從船上搶來的手槍卻又不把腳鏈打斷,害我們被那狗拖著差點丟了小命,不就是要拴住我,我如果和你急把手槍掏出來也不是不可能做的到。

  牛犇:接著說。

  辜大白:我也想去美國一趟。

  牛犇:哦?

  辜大白:我聽父親說,曾曾祖父曾經因受人誣陷被迫遠走他鄉淪為“豬仔”,最后客死異鄉。害死他的不僅有當地的監工,還有他的同胞也出賣了他。

  牛犇:所以你想來報仇?

  辜大白:報哪門子的仇,都過去一個多世紀了,誰知道真假。只不過當時我那一位祖宗留了些東西在那,好像是木匣子,我看能不能找到帶回家。如果祖上在天有靈,可能會指引我的,要不然我怎么會第一次碰到你就發生了這么多事。

  牛犇:你父親怎么知道的這么清楚,難道是你祖宗托夢?

  辜大白:那到沒有,只是我那祖宗的長工后來回到了國內,他的后人親口相傳的。

  牛犇:那你怎么之前沒和他的后人一起來呢?

  辜大白:后來他們家族隨著北伐戰爭的打響遷走了,這個事情也就是從我曾祖父那一代才開始傳下來的,每當我們去祭祖的時候,都會說起。我們隔壁村李氏家族有一塊大墓地,埋葬的就是當時的中介人。

  牛犇:你說你祖宗留了些東西,難不成是財寶?

  辜大白:八成是,當時華工的工資那么微薄,還被當地人歧視,克扣工錢都是再正常不過,誰還那么傻地給他們干活。連生命都沒保障,肯定因為揭發他們的丑行或者私藏了些寶藏被秘密處決。要不然怎么說“每個枕木下都有華工的尸骨”。

  牛犇:哼,人為財死鳥為食亡,你不也是來淘金的嗎?

  辜大白:我和你不一樣,把我祖宗應得的那一份,甚至是屬于華工們該拿的拿回來,如果天意也是這樣的話。那邊估計也被后人給開發了,至少舊址我得去祭拜下,也不枉此行。

  牛犇:家風挺好的。

  辜大白:對了,在拉瓦格機場你為什么不告訴那些菲律賓人,是他們同伴黑吃黑把貨給吞了呢?反正死無對證,害我現在壓力好大。

  牛犇:真他么傻啊!

  其他人回頭看著他們。

  牛犇壓低了聲音:真那樣說,我們還有命在這?“禿鷹”就會質問他們菲律賓方到底怎么回事,他們能怎么回答呢?而我只有照實回答,“禿鷹”才需要我們,菲律賓方也不會被為難,做個中間人把我們送過來就行了。

  這時車輛駛入了某別墅區。

  司機對辜大白和牛犇說:You guys should be careful now, understand? You are illegal in Mexico。 On no account can you go around in this area。 One of your countrymen will knock at the door seven times。 You tell him the code, it‘s your birthday。【你們這些家伙現在要謹慎點懂嗎?你們在墨西哥是非法入境的,所以決不能在此周圍游蕩。你們的一位老鄉等會兒將敲七下門,你告訴他密碼,就是你們的生日。】

  兩人點頭示意。

  司機又和其他國家的偷渡客交代起來。

  

  34。 墨西哥華雷斯某別墅區 夜 內

  人物:牛犇,辜大白,楚玲,墨西哥人兩個

  別墅區基本是爛尾樓,很多房間相通。

  牛犇和辜大白進房后,趕緊去洗澡了。

  這時有人來敲門,看著電視的辜大白說:這么快。

  可是對方沒有敲七下,辜大白警覺地問:Who?誰?

  楚玲:是我。

  辜大白開門:這么快有錢還我了?

  楚玲:不好意思,能讓我躲一下嗎?

  不等辜大白回答,楚玲鉆進了壁爐的通風口,然后對辜大白:你趕緊拿好行李跟我上去,不然你要倒霉的。

  辜大白照做了。

  沒一會兒有人重重的敲門,這時候牛犇也洗完了澡。發現辜大白不在,啐了一口。

  突然門被撞開了。

  牛犇吼:辜大白,你這混……

  進來的是兩個墨西哥人。

  牛犇:Who the fucking are you guys?【你們這幫家伙是誰?】

  墨西哥人甲掏出槍頂著牛犇的腦門冷淡地問:Have you seen a girl come here? 【你看見過一個姑娘來此處嗎?】

  牛犇有點懵了,墨西哥人乙示意可以干掉牛犇了。

  牛犇立馬說:Oh ,heroes! I remember that I have seen a young girl who is hiding in that room。【哦,英雄們,我想起了。我看見過一個年輕的姑娘躲在那個房間里。】

  說完指向一個門緊閉著的房間。

  幾個墨西哥人朝著那個房門走去,房門鎖上掛著個“感嘆號”的牌子,以示警告。

  牛犇跟在他們后面,手摸到了一個花瓶,想反手拿起來。

  忽然墨西哥人甲回頭對牛犇:You first!【你先上。】

  牛犇趕緊把手縮回去,這時房頂傳來一聲尖叫。

  墨西哥人甲不等牛犇回答,立馬踹開門闖進去,結果摔到了一樓。(里面完全是空的,因為是爛尾樓,房間都還沒建好)

  牛犇立馬將花瓶反手抄起砸向了墨西哥人乙的腦袋,將其腦門砸破并補上一腳把他也踹了下去。

  牛犇罵:他娘的,敢要老子的命。憑什么啊?只有老子要別人的命,知道嗎,媽的,混這么久的社會,還是有人第一次敢這樣對老子,憑什么啊?你說啊!

  說完失去理智的他立馬把花瓶也扔了下去。

  牛犇:辜大白……你個……

  

  35。 墨西哥華雷斯某公路段 夜 外

  人物:牛犇,辜大白,楚玲,墨西哥人若干個,偷渡接頭人,偷渡客

  辜大白拉著楚玲跑了一段路后,楚玲跑不動了。

  辜大白:他們為什么追殺你,嚇得你剛才在屋頂跑的那么快差點摔下來?

  楚玲:現在……總之謝謝你。

  辜大白:喂,我都和你一條戰線了,對你可是毫無保留,你怎么這樣呢?

  這時牛犇從后面一棍打在辜大白的肩膀上,疼的辜大白在地上打滾。

  牛犇還要上去打他,并罵道:你老子的居然在這談情說愛,從認識你開始我就吃了兩個巴掌,你還差點把你爺害死了。我他么……

  楚玲從包里拿出一把槍指著牛犇顫顫地說:你再……敢動他,我就……開槍。

  牛犇邪笑:好好,你們這對狗男…

  楚玲氣的又是一巴掌上去了:第三個巴掌!

  這時墨西哥人從遠處殺過來了。

  牛犇,辜大白,楚玲只能逃命,從草坪上順勢向下滾到了高速公路上,看見一輛大巴停在那,偷渡接頭人正在那數人頭。

  接頭人看到他們跑過來罵:Where the hell did you guys go? Now ,I will check all of your bodies!【你們這幫混蛋跑哪去了?現在我將搜你們的身。】

  三人齊聲說了句:請讓開!

  然后把接頭人撞倒后,他們跑上了大巴。

  

  36。 大巴車上 夜 內

  人物:大巴司機,墨西哥追殺者,偷渡客,牛犇,辜大白,楚玲,偷渡接頭人

  醉鬼

  大巴司機看到這一幕后,不耐煩地說了句:Fuck off!【這群該死的東西!】

  然后抄起了放在旁邊的左輪手槍,然后轉身拿槍對準往里面跑的三人,大家都嚇地叫出來了,三人連忙撲倒。

  墨西哥追殺者掏出槍毫不猶豫地朝著大巴射擊。

  接頭人掏槍還擊,被射死了。

  大巴司機立馬下去幫忙,也被打成了篩子。

  一個偷渡客醉鬼趁機對楚玲上下其手,楚玲叫了出來,辜大白從牛犇那把棒球棍奪過來把醉鬼敲暈后,立馬沖到方向盤前發動引擎將車門關閉。

  

  37。 墨西哥華雷斯某公路段 夜 外

  人物:墨西哥追殺者,辜大白,

  墨西哥追殺者駕駛著小車想把大巴車逼停,不斷向大巴車輪胎開槍。不過辜大白的技術還是不錯的,把幾輛小車逼到路邊撞到其他障礙物翻了車。最后還是因為后胎被子彈擊破導致大巴車玩起了旋轉加漂移。

  辜大白趕緊手剎加腳剎地來進行制動,最終車停在了美墨邊境的高墻下。

  辜大白對著全車人大喊:Hurry up , lift!【趕緊,搭梯子!】

  大家都趕緊準備著搭梯子翻墻。

  

  38。 美墨邊境高墻 夜 外

  人物:偷渡客,牛犇,辜大白,楚玲,胖女士,醉鬼

  墨西哥追殺者從小車下來后,在不遠處掏出槍準備著,似乎是等著他們上司的命令。

  大家這時已經陸續地爬著梯子了。

  當楚玲也出來時,似乎被他們認出來了,又開始射擊了。

  爬梯子的人為了活命不惜把上面的人給拉下去。

  牛犇也是拼命地向上爬著,不小心將上面一位胖女士的絲襪拉破了,那位胖女士邊罵邊用鞋子往牛犇的臉上踩。

  牛犇氣得大罵:你個瘋婆子趕緊爬啊!

  然后一手抓住了她的腳不讓她踩,胖女士踢得更厲害了,重心不穩順著梯子給滑了下去,牛犇立馬放開了她的腳讓她摔下去。

  下面的好心人抓了她一把,沒抓住,也因為這種緩沖,使她摔倒地上時不至于重傷。

  醉鬼發現爬在他上面的上面那位就是楚玲,他惡狠狠地把他上面那偷渡者揪了下去。然后準備對楚玲下狠手。

  辜大白爬在另一個梯子上,他看到楚玲身處危險后,立馬從他的梯子那邊跳過來,撞開了正揪著楚玲鞋子不放的醉鬼。

  醉鬼被撞了下去,砸到胖女士身上。

  而早在三分鐘之前墨西哥追殺者就因為聽到警車聲一哄而散了。

  

  39。 美國圣迭戈邊境區 夜 外

  人物:偷渡客,牛犇,辜大白,楚玲,美國警察

  一群人死里逃生后,崩潰地嚎哭起來,這一舉動使得周圍的居民被騷擾而報警了。

  辜大白想逃走,牛犇拽住他。

  牛犇:你想逃嗎,你逃得掉嗎?各種探頭鎖定,要不跟我一起申請庇護吧?

  好有個人證。

  辜大白:我來的目的你知道的。

  牛犇:別裝了,還太爺爺,我還太上皇呢。猴年馬月的事關你小子屁事,你祖宗死在這邊那是他沒命回國。我看你也差不多,還在天之靈指引你,讓你來送死吧?你們家族的命運不過是在這里輪回罷了……怎么了,你小子這么看著我干嘛,刨你家祖墳啦?

  警察把他們都帶上了車。

  

  40。 美國圣迭戈某監獄 夜 內

  人物:偷渡客,牛犇,辜大白,獄警

  在暴力地沖洗和身高拍照完畢后,每個人配備了ID手環。

  辜大白和牛犇在一個房間里。

  辜大白:怎么沒看到那個女的?

  牛犇:我還說你小子有多高尚,原來是惦記著那妞。你不覺得我們都被她給整了嗎?至少連他么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

  辜大白:也許她有她的苦衷吧。

  牛犇:或許吧……啊呸,我怎么幫你這混球說話了?

  獄警用警棍敲了敲房門:Shit up ,you bitches!【閉嘴,你們這群混蛋。】

  (黑幕)

  

  41。 內華達山脈鐵路遺址 日 外

  人物:“禿鷹”,管家

  正值寒冬。

  “禿鷹”遠眺著鐵路遺址并感慨:I‘m looking forward to an adventure here 。This used to be a paradise for gold prospectors Mexicans, American hunters, brave miners and daredevil farmers。 Some immigrant explorers also used the railroad to transport plundered wealth to their destinations。【我真盼著在這里冒險。這里曾經是淘金者、墨西哥人、美國獵人、勇敢的礦工和不怕死的農民的樂園。一些移民探險家也使用這條鐵路來運載掠奪來的財富到他們的目的地。】

  管家:My respected boss! Are you sure your great-great-grandfather‘s Chinese treasure is here?【我尊貴的老板,你確定您曾曾祖父所說的中國財寶在這里嗎?】

  “禿鷹”:Chinese people ,which played an important role in this giant project 。 They have been uprooted by poverty and war to make a living here。 A few of them took some small antiques with them。【中國人曾經在這項巨大的工程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他們因戰亂而背井離鄉來此謀生,當中有些人隨身攜帶了些小玩意。】

  管家:Sorry to interrupt you, my boss。 Why were they uprooted? I mean that they would be very rich if they posses so many antiques 。【很抱歉打斷您我的老板,為什么他們要背井離鄉?我的意思是他們有那些小玩意應該很富裕才對。】

  “禿鷹”: During the Civil War, was it gold or food that mattered to the refugees? Maybe they thought they could make a lot of money in America by those antiques。 On the contrary , most American at that time weren’t interested in those so called treasures except someone likes my ancestor。 Today more and more people are fond of those things stand for the mystery of eastern culture。【南北戰爭時期,對于難民來說是黃金重要還是食物重要?也許是他們以為靠那些小玩意可以在美國賣到很多錢。事與愿違,那時候大部分美國人對這些所謂的財富并不感興趣,除了我祖宗這一類人以外。而如今越來越多的美國人喜歡這些代表東方神秘文化的器物。】

  管家: Recently, the government has been under pressure to cooperate with the cultural relics authorities in other countries to crack down on us。 We have changed several batches of the warehouse and lost a lot of goods。【最近,政府迫于壓力開始和一些其他國家的文物監管部門聯合起來打壓我們。我們為此更換了好幾批倉庫,也損失了許多貨】

  “禿鷹” :However, some of our great public institutions even break the law and steal business from us。 【然而我們國家的一些事業單位居然違背法律搶我們的生意。】

  管家:You mean that ?【您指的是?】

  “禿鷹” :Mexican, who has robbed many of our goods, then sell them to the public institutions。 Last month I sent my antiquities counsel into their midst to steal their dirty contracts。 I think she should be successful now。【墨西哥人搶走了我們許多貨物,然后把它們賣給了那些事業單位。上個月我派遣了文物顧問去他們的總部盜取那些骯臟的合同。我想她現在應該成功了。】

  這時管家的手機響了。然后遞給了“禿鷹”。

  “禿鷹”:OK,I‘m going to the sheriff‘s dinner tonight。【好的,我準備參加警署長官的晚宴。】

  “禿鷹”掛機后對管家說:The one who should have come has come at last。【該來的還是要來的。】

  

  42。 美國圣迭戈某監獄 日 內

  人物:小楊,牛犇,辜大白,獄警

  牛犇一拳打向了辜大白并說:難道你小子就是來克老子的是不?為啥就不肯配合我,為什么不放過我?

  辜大白還了一腳回敬:你讓我說什么,要求庇護的是你又不是我。

  牛犇繼續上了一拳:你不是要拿回你那該死的祖宗的財寶嗎,這樣下去只有被遣返了。

  辜大白繼續還了一腳:還要開庭審理不是,怎么樣也有一周的時間,足夠了。要真按你說立即被遣返的話他們還花錢請我們來坐牢干嘛?呵呵……

  牛犇:可惡啊!

  剛想上去打辜大白,被獄警給捅了,兩人立馬蹲下雙手抱頭。

  獄警問:Why are you two bastards quarrelling?【你們倆雜碎干嘛吵架?】

  辜大白:He took my instant noodles。【他搶了我的泡面。】

  獄警身后出來了個戴著眼鏡的華人小楊笑瞇瞇地說:我來保釋你們了。

  牛犇以為救星來了,主動站起來想踹辜大白一腳,被小楊用手用力地拍了一下頭。

  小楊突然面露兇惡地:先蹲著,先蹲著……等我辦好手續!

  辜大白偷笑著,牛犇恨恨地蹲下來了。

  

  43。 面包車上 日 外

  人物:小楊,牛犇,辜大白,司機,一群“禿鷹”的手下

  辜大白:來者不善啊。

  牛犇:知道就好,我早就說了分分鐘弄死你。

  小楊回頭給他們一個行李袋,冷冷地說:老板向警署動用了些關系,在開庭前你們是自由身。目的就是讓你們去完成一個任務,做好的話有獎賞。完不成的話,姓牛的,自己跟老板溝通吧。

  辜大白小聲對牛犇:看來分分鐘被弄死的是牛爺你吧?

  牛犇想打開袋子,小楊用槍頂住他的腦袋:現在不能打開。

  牛犇狠狠把槍彈開,怒:你個小秘書跟我這裝大爺是不,等我進了董事會看我怎么玩你。

  小楊皮笑肉不笑地盯了他兩秒,轉過頭,跟司機:Throw them down!【把他們扔下去!】

  “禿鷹”的手下把兩人連同袋子扔下了車。

  辜大白和牛犇看到前面有個小屋子。

  

  44。 小屋內 日 內

  人物:辜大白,牛犇

  兩人到屋內后,發現有個電視機,上面放了錄像機。袋子有個錄像帶,牛犇把錄像帶放入機子后兩人坐了下來。

  錄像帶里出現了黑影人,用處理過的聲音(漢語)說:歡迎來到美國伙計們,首先給你們看看我發現了什么。

  然后電視機屏幕把畫面切換到SC925689漁船里辜大白和牛犇對話的錄像……

  兩人瞬間都明白了。

  黑影人:我就是你們說的那個東家,要向我交差,拿個假貨來糊弄我,還弄丟了,你們倆真是演的一出好戲。

  牛犇急忙對著電視機大喊:我冤枉啊……

  辜大白打斷他,并罵道:你瘋了嗎,這是錄像啊!

  黑影人:……過去了就算了。去幫我辦件事,辦好了,綠卡,董事會的位子什么的都會有的。辦不好的話,你知道的,牛!去賣腎還債吧,還不夠呢。

  這時候小楊也出現在小屋內了,又笑瞇瞇地:走吧。

  

  45。 內華達山脈鐵路遺址小木屋外 日 外

  人物:辜大白,牛犇 ,小楊,一群“禿鷹”的手下

  小楊:就是這個小木屋了,到了里面你們就打開藏寶圖,先參透圖中的意思再去找寶藏。找到后打我這個電話,再和你們聯絡。

  辜大白:你們不怕我們跑掉嗎?

  小楊:你旁邊那位會盯緊你的。

  說完丟下辜大白和牛犇,上了面包車走了。

  

  46。 內華達山脈鐵路遺址小木屋內 日 內

  人物:辜大白,牛犇,農場主,Jerry , Kak

  兩人進了小木屋后,發現墻上布滿了蜘蛛網,兩人圍著一張桌子坐下。

  辜大白:這里一定有人來過,到處布滿灰塵,可是這桌子像被人擦過一樣。

  牛犇:管他么有沒有人,趕緊找你那些祖宗的寶物吧,時間不多,這大雪封山的怎么去找寶藏,這個“禿鷹”想玩死我們,就給幾個面包。

  辜大白:這幅圖畫的非常的明顯,他們找不到寶藏埋藏點估計就是因為圖上畫的這種動物了。

  說完他指著圖中畫著的龜蛇同體的異獸。

  然后接著:中心點就是我們這個小木屋的附近,可能是以前華工休息點的遺址。從這個位置出發向南邊方向延伸,路線雖有些繞,但是路程應該不遠,這里還有比例尺明我們的祖宗把勘察技術運用到了藏寶方面,精確性不言而喻。而那只異獸所在的位置讓這些美國人以為就是寶藏所在,才讓他們無功而返。

  牛犇興奮地:帶你來果然沒錯,你那該死……偉大的祖宗在天之靈顯靈啦!

  辜大白:龜蛇同體的異獸就是玄武,代表的是北方,這幅圖應該反過來看……之前是西南方向,反過來就應該是東北方向。但是不應該這么簡單,玄武所在的位置布滿了花崗巖,如果埋寶藏危險性大。倒是圖畫上記載當時西北方有個湖,玄武主宰五行之中的水,湖邊說不定有記號。

  牛犇:太好了,我的夢想……有救了,咱們趕緊的。

  這時木屋內側的房門打開了,出來了一位老者,后面是兩個年輕人。

  老者和藹地介紹:I am a farmer, and they are my sons。【我是一個農民,他們是我的兒子。】

  Jerry: Jerry!【杰瑞!】

  Kak: Kak!【卡克!】

  農場主:We came here to hunt only to find that the mountains were snowed, so we had to stay here for two days。【我們來此狩獵,但因大雪封山而逗留于此,已經兩天了。】

  Jerry: Our vehicle has broken。【我們的車也出故障了。】

  辜大白:Maybe we can help with each other。【也許我們可以互助。】

  說完,農場主、Jerry 和 Kak 走出去了。

  牛犇輕輕拉住辜大白,小聲問:你都沒搞清他們的身份,還有真是一家人嗎,一個兒子那么高一個那么矮?

  辜大白聽而不聞。

  

  47。 內華達山脈鐵路遺址小木屋外 日 外

  人物:辜大白,牛犇,農場主,Jerry , Kak

  一行人走到農場主壞掉的車子后,發現幾只松鼠正在往排氣孔里塞堅果。Kak 叫了一聲把松鼠嚇跑后,趕緊去掏排氣孔里的堅果。

  突然樹葉叢中竄出一只棕熊,農場主趕緊舉起獵槍,牛犇面對著農場主而背對著熊。第一反應是農場主要殺他們滅口,趕緊撲過去把農場主的槍掀開。

  “崩”地一聲,子彈打到了上方,響徹山林。熊也被槍聲所驚到,重心不穩撲倒了Kak 身上,幾個人連熊朝著旁邊的坡滾了下去。辜大白被熊嚇到想逃,腳下一滑也是跟著滾了下去。

  

  48。 內華達山脈小懸崖高地 日 外

  人物:辜大白,牛犇,農場主,棕熊,Jerry , Kak

  這時發生了小范圍的雪崩。辜大白,牛犇,農場主滾到了一個坡下突出的高地上,熊也因為下落時撞了石頭暈了過去,趴在了一個歪脖子樹干上。

  Jerry , Kak則滾到了另一處。

  三人忍痛爬起來環視四周,高地外就是懸崖,剛才的坡又爬不上去。熊還趴在歪脖子樹上。

  辜大白:當務之急,我們得把熊解決掉,不然它如果醒了,下來把我們一個個生吞活剝了。

  牛犇:怎么對付它?

  辜大白:看到地上有很多掉下來的小樹干和樹枝嘛?我們選根最粗的。那熊已經重心不穩了,用其他樹干把熊撥下來滑到最粗的樹干上,接著咱們把樹干抬走將熊拋下山崖。

  牛犇:嘖嘖,看不出來你小子也是夠狠的。得了,不是這畜生死就是咱們亡,干吧!

  辜大白指著最粗的樹干對農場主:Sir, please lift the tress trunk with me 。【先生,請和我們一起抬起那根樹干。】

  農場主照辦。

  牛犇小心翼翼地將熊往已經傾斜的方向撥了幾下,熊摔了下來。辜大白和農場主用力抬高樹干,讓熊不至于下落太多的距離,作為緩沖。

  牛犇:幸好這只熊未成年不是很重。

  辜大白:你去幫助農場主。

  牛犇和農場主抬著后面,辜大白抬著前面走向懸崖處。

  辜大白:等會把熊倒下去時用力要配合好,知道嗎?When we‘re going to bring the bear down, you have to work together, okay?【等會把熊倒下去時用力要配合好,知道嗎?】

  農場主:Sure。【可以。】

  牛犇:趕緊地。

  走到懸崖邊,辜大白:I count three times……【我數三下……】

  牛犇沒等他說完用力一抬,熊就立馬往前傾。辜大白為了不讓熊滑到他背上,只能也用力一臺。畢竟他年輕力大,熊又立馬往后傾斜,用力不均,熊摔到了地上,三人趕緊跑開。

  牛犇:你搞什么鬼,怎么又讓熊倒退回來了?

  辜大白和農場主指著牛犇齊聲罵:You are a jerk!【你這頭蠢豬!】

  熊這么一摔,醒了過來。跌跌撞撞地盯上了農場主,憤怒地吼了一聲。

  辜大白和牛犇和農場主三人連滾帶爬逃到高地內側一個夾縫中,只能容納兩個人,農場主發現根本無法再往里面擠,只能跑到邊緣。

  熊還是盯著農場主朝他跌跌撞撞地走過去。

  辜大白:這頭熊受了傷,我們一起出去干掉它。

  牛犇:要去……你去,我不行了。

  他的腳下尿了一片。

  辜大白:如果那個農場主被吃了,剩下就輪到我們了。就算得救了,他的兒子們會放過我們?

  牛犇:我不知道,別問我……別問我。

  辜大白把他的包搶過來:你的綠卡申請,庇護申請,都見鬼去吧!

  立馬擲了出去,砸在了熊身上。然后他也沖了出去,牛犇大叫著比他還快地去撿包。

  熊憤怒地回頭看著牛犇,牛犇看到熊盯著他立馬又腿軟了。

  辜大白撿起一根樹枝刺向棕熊的眼睛,棕熊立馬一抓,把樹枝扯斷。

  牛犇趁機沖過去撿起包,熊反撲到他身上,把他撞到了懸崖邊,熊又猛撲上去。

  牛犇只能用包護住門面。

  熊掌鋒利的指尖插穿了包,距離牛犇的鼻梁5厘米左右。

  牛犇發現文件都被熊掌刺破了,氣的用手打熊的頭,其他兩人也用樹干毆打熊,熊只能逃開,腳一滑要摔下懸崖了。

  棕熊本能地抓住了牛犇的包,也把牛犇扯到了懸崖邊。牛犇大喊救命。

  辜大白沖上來拉住牛犇罵:你他么的趕緊……把包扔了啊!

  熊趁機把抓住包的手放開,借助峭壁用力一登,手掌抓了辜大白的腳踝。結果熊掌扯了辜大白腳踝上的一塊肉下來,抓空了,摔了下去,跌到更下層的巖石上了。

  辜大白疼得嚎叫。

  腳踝處血流如注。

  農場主趕緊扯了衣服的一塊布給辜大白包扎。

  牛犇躺在旁邊手里緊握著破爛的包,還沒緩過神來。

  辜大白感激地看著農場主。不過當他看到農場主頸部掛著的飾物時,突然變了臉色,但立馬又恢復正常。

  那是一枚刻著“乾隆通寶”的銅幣。

  這時Jerry和Kak拿著繩子出現在高地上方的邊緣處,并且拋了下來。

  農場主將繩子綁在自己的腰上。

  牛犇突然沖過來抱住農場主,大喊:不要丟下我們啊,不要……不要啊!

  突如其來的一股力道將繩子弄斷了,慣性將Jerry和Kak給帶了下來。

  農場主把繩子從腰間解開后,走到牛犇旁邊。

  牛犇訕訕地:Sorr……y

  “啪”的一聲,農場主狠狠地甩了牛犇一巴掌,將牛犇早已松動的門牙打了一顆下來。

  還沒等牛犇發怒,Jerry沖了上去用膝蓋頂了牛犇的下體,牛犇疼的跪了下來。

  Kak 用槍頂住辜大白的后腦,示意他不要動。

  農場主撕掉了易容的假皮,露出真面目------“禿鷹”。

  “禿鷹”用手拍著牛犇的臉罵:You son of bitch!Never make, but always break。 【你這個混蛋,成事不足敗事有余。】

  Jerry:My boss。 I think the priority is how do we get up there。 【老板,我認為當務之急是如何逃離這里。】

  這時血淋淋的棕熊憑著最后的意志從下層的巖石處沖了上來,把Jerry 撞到崖壁上,當場暴斃。

  “禿鷹”趕緊翻滾到Jerry尸首處掏出槍射穿了熊的頭部,子彈的沖擊力讓棕熊在倒地后還滾了兩圈慢慢滑下了懸崖。

  牛犇站了起來,“禿鷹”又拿槍指著他:You had better find a way to find what I want, or you two get killed right here。

  【你們最好找到我要的東西,否則將你們就地正法。】

  辜大白看著被Jerry 撞過的崖壁,一瘸一拐地走過去,踏出一步,后腦勺的槍又頂了上來。

  辜大白:Don‘t you see that the soil of wall has come loose on that cliff? According to my professional judgment, there should be a passageway nearby to the bottom of the hill。 【你難道沒看到那塊墻周圍的巖土已經松動了嗎?依據我專業的判斷,那塊區域應該會有一條通往山體底部的小道】

  Kak 遞給他一把小鐵鍬,“禿鷹”:Don‘t try to play games!【別耍花樣!】

  花了一些時間后,辜大白找到了通道。

  “禿鷹”面帶微笑地對牛犇:Look, you need to learn more from him。【瞧瞧,你應該多向他學學】

  然后從Jerry 身上掏出了可用的東西后,對著尸首說了句:It‘s not up to you to tell me what is the top priority。 【當務之急是什么還輪不到你來告訴我。】

  然后走進通道。

  

  49。 內華達山脈小懸崖內部通道 日 內

  人物:辜大白,牛犇, “禿鷹”, Kak

  幾個人打著手電筒順著通道往下走。積雪融化了些,冰水順著他們的通道流下去。

  辜大白: We‘ve got to pick up the pace。 If there‘s no other exit at the bottom, the water will come up and push us back to higher ground。【我們得加快步伐。如果底部沒有出口,水將會從底部蔓延上來把我們逼回到剛才的高地上。】

  來到底部后,眾人發現這是個舊隧道,半邊墻都是石塊弄成的弧形。

  “禿鷹”: This must have been an abandoned section of the railway 。Because of frequent collapses, this side has been blocked。【這里就是一段被廢棄的鐵路,因為雪崩頻繁出現,這邊已經被封鎖了。】

  辜大白:That‘s for sure。 There should be an exit from the railway。【那是,只要是鐵路應該就有出口。】

  “禿鷹” :But what‘s more important now is that you helped me find what I wanted。【但更重要的是你們幫我找到了我要的。】

  說完他彎下腰,用手電筒照著地上,一堆白骨壓在了一個布袋上。

  他試著抽了抽布袋,似乎動不了。

  “禿鷹” :You bitches want to keep it from me。【你們這些混球竟敢阻攔我。】

  一腳把骨頭堆踢散了,用手去拿布袋。

  辜大白用當做拐杖的樹枝用力打了“禿鷹”的背部,然后自己也摔倒了。

  他憤怒地吼:You son of a bitch, take away your dirty hands。 You don‘t deserve to touch them。【你這混蛋,拿開你的臟手。你不配碰它們。】

  “禿鷹”用槍托砸破了辜大白的腦袋。

  牛犇趕緊撲過去護住辜大白,央求:Sorry , my boss。 No, please。【對不起,老板,求你了,別打了。】

  “禿鷹”用槍指著他們,笑著說:Thank you very much, both of you, and now please rest here with your pigsty ancestors for ever。【感謝你們倆,請在此陪伴你們那些豬仔祖宗們長眠吧】

  這時又發生了小范圍的雪崩,從高地順延下來的通道口被積雪堵住了。水流還在不停地進行著。

  辜大白笑著對牛犇說:還有兩只白皮豬陪葬,不錯了!

  “禿鷹”收起槍改口:Maybe we can work together again!【也許我們能再合作一次。】

  辜大白冷冷地盯著他:Take away your dirty hands。 You don‘t deserve to touch them。 【你這混蛋,拿開你的臟手。你不配碰它們。】

  “禿鷹”無奈,示意了Kak,Kak 恭敬地撿起了布袋。

  四人重新尋找出口。

  在盡頭處發現一根管道,四人匍匐著通過了管道。

  辜大白對牛犇說:曾經這附近真有泄洪區域,不然這管道干嘛用的。

  爬過管道,呈現在眾人眼前的是一個巨大的井底。

  

  50。 內華達山脈小懸崖豎井底部 日 內

  人物:辜大白,牛犇, “禿鷹”, Kak

  “禿鷹”朝著上面大喊了幾句,沒人回應。

  辜大白:老牛,你看,咱們老祖宗的智慧不是蓋的。這種花崗巖的峭壁上,也能安裝升降裝置。

  然后指向峭壁的冰封區域。

  牛犇:是哦,有繩索。可是被冰封住怎么辦?

  辜大白:封住了面積不是很大,也不算厚。

  “禿鷹”: What are you two talking about furtively in Chinese?【你們倆鬼鬼祟祟地用漢語在交流什么?】

  辜大白冷冷地對“禿鷹”說: Take your gun and shoot it at the wall, then use the heat of the barrel to melt the ice nearby。【拿起你的槍然后朝著墻開槍,然后用槍管口的熱度去融化那附近的冰。】

  “禿鷹”也明白了。

  他笑著對辜大白:I really do not want to take your life, you are a talent, but always love to against with me。【我真舍不得要你的命,你是個人才,卻總愛和我作對。】

  然后一槍開過去,子彈從辜大白的臉胖穿過打在了墻上的目標位置 。

  子彈的風將辜大白的臉劃了一道細細口子,血滲了出來。

  “禿鷹”: It‘s your punishment for being so rude to me。【這是對你剛才沖撞我的懲罰。】

  又把Kak 的槍拿了過來朝天空開了一槍后向墻壁走過去用兩個槍口融化冰雪,其他人也打開手電筒給這個融化工作加熱。

  最后Kak 和牛犇一人匕首一人鐵鍬將繩索弄了出來。

  辜大白嫻熟地操縱著裝置。

  “禿鷹”向他投來贊許的目光。

  牛犇:你考古學專業的吧?

  當他弄好后,Kak先上。

  然后在上面依次將禿鷹、牛犇和辜大白吊了上來。

  

  51。 內華達山脈小懸崖豎井頂部 日 外

  人物:辜大白,牛犇, “禿鷹”, Kak,楚玲, Tom

  Kak 拉了他們三人上來后精疲力竭,突然腳底一滑。人扯到了升降機的圍欄上。布袋被圍欄上的釘子劃破了,陶俑古玩陸續掉了幾個下去。

  “禿鷹”沖過去將匣子搶了過來,罵道:You stupid……【你個白癡……】

  這么一折騰,Kak 只能摔了下去。

  辜大白要牛犇去拉一把,結果把袖子扯斷了。

  Kak 還是摔了下去,慘叫一聲,也是當場斃命!

  “禿鷹”懟著正怒視著他的兩人,叫:Why the hell are you looking at me, you think I want to?fuck!【你他媽的為什么都這么看著我,你以為我愿意啊?他么的!】

  然后朝天上開了兩槍又向豎井底部開了一槍。

  楚玲和Tom順著槍聲找到了三人。

  楚玲: Boss, there you are。 I have got a copy of the contract which you want ready。

  【老板,給你。我已經拿到你要的合同副本了。】

  “禿鷹”:Great。 Now I have the handle to see if they dare to rob goods from me。 Hard work, ling。 Are those Mexicans tough to deal with? How did you get here? Why don‘t we go by car。【非常棒,現在我有他們的把柄了,看他們還敢搶我的生意不。辛苦你了,楚玲。那些墨西哥人不好應付吧,你們是怎么來此處的,為什么不坐車?】

  楚玲:We just had a small avalanche and the car went over。【我們剛才遭遇了小范圍的雪崩,車翻了。】

  “禿鷹” : Your car turned over and you showed up here intactly, right? All right, let’s get out of here on foot。【你們車翻了,然后你們也能毫發無損地站在這?好吧,我們步行離開這。】

  辜大白想認楚玲,楚玲視而不見。

  

  52。 內華達山脈某下山路道 夜 外

  人物:辜大白,牛犇, “禿鷹”, 楚玲, Tom

  此時已入夜。

  道路的一處被倒下的樹干擋住了。

  “禿鷹”對牛犇:You lift the right end。【你去抬右邊。】

  然后又對Tom:And you ,new comer, the left。【還有你,新來的,去抬左邊。】

  當Tom 不屑地走到左處抬起樹干時,腳踩到捕獸夾。疼的叫喊起來,手一抓空,要摔了下去。

  “禿鷹”趁機把楚玲搶了過來,用槍指著她的頭部。

  “禿鷹”: Who dares to save that cop?I remember every one of my employees, and I didn‘t need to recruit any new people without my permission。 Ling, you disappoint me very much, why don’t you tell me simply that your car is a police car。 【誰敢去救那個條子?我熟悉我每一個員工。如果沒有得到我的允許是不準被招聘進來的。玲,你太讓我失望了。為什么你不直接告訴我你們坐的車就是警車呢?】

  辜大白: You‘ve been betrayed by everyone。【你已經是眾叛親離了。】

  “禿鷹”: Shut up, it‘s not up to you Chinese to lecture me! You know too much boy, and always love to against with me, so I can t let you alive。【閉嘴,還輪不到你們這些中國人來教訓我!你知道的太多了,而且總愛和我作對,所以不能留你在世上了。】

  Tom用力掙脫了夾子,自己也失足摔了下去。

  牛犇:Boss, your head is bleeding! 【老板,你的頭在流血。】

  這時幾滴血從“禿鷹”了光滑的腦門上流了下來。

  激動不已的“禿鷹”這才意識到摸了腦門的血,驚恐地往上一看,是那只棕熊的尸首掛在了樹上,血滴到他的腦門上。

  楚玲趁機掙脫開來跑向辜大白。辜大白抓取旁邊的雪球扔向“禿鷹”。

  “禿鷹”被雪球砸中了臉,開槍打偏了,但也擦過了辜大白的肩部。手槍也跳了下來滑到了牛犇的腳下。

  辜大白被子彈的力道撞得后仰而倒下,手按住肩膀,強忍著灼痛。

  楚玲跑過去扶起了他。

  “禿鷹”對牛犇:New!We‘ve always been partners, haven‘t we?I‘m buying your company。 Kill them, and I will give you the second director‘s seat。【牛!我們一直是伙伴對吧?我正在收購你的公司,你殺了他們,我就給你第二董事的位置。】

  牛犇拿槍指著辜大白和楚玲:我老子從小就告誡我們,不是所有人的話都得信,但是這群奴役過我們的白皮豬的話……打死都不能信!

  然后突然轉向“禿鷹”。

  “禿鷹”由喜轉驚,摔倒在地上,手捂住頭。

  牛犇開槍了。

  可是子彈沒了。

  牛犇把槍扔過去砸到“禿鷹”的肚子上想沖上去了結他。

  “禿鷹”慌忙地摸著旁邊的包,才想起里面還有一把Kak 的槍。

  牛犇大叫:快逃!

  轉身和楚玲攙扶起辜大白鉆過樹干逃了。

  “禿鷹”此時也開了一槍,子彈被樹干擋住了。

  

  53。 山脈懸崖口 夜 外

  人物:辜大白,牛犇, “禿鷹”, 楚玲, Tom

  “禿鷹”一槍打中了牛犇的腿,三人都撲在了地上。

  “禿鷹”笑:New!I wanted to kill you immediately after you killed your partners。 Like your undeserving ancestors, the lower animals。 However, you have made me angry。 I decide to kill you for fun, let me count…… eight bullets 。How will I use them? OK, the first!【牛,我本打算在你干掉你那些同伴后給你來個痛快的處決。就像當年對你們那些不成器的如低等動物一般的祖先們一樣。但是你惹我生氣了,我決定慢慢玩死你。讓我數一下……八顆子彈。我該如何使用它們呢?好吧,第一顆!】

  說完打在了牛犇的胳膊上,牛犇大叫大嚷著。

  “禿鷹”再次舉起了槍。

  從上面滾落下來的Tom 躺著狙擊了“禿鷹”,打中了他的手,槍也打飛了。

  疼的大喊的“禿鷹”用另一只手拿出匕首,并且要上前解決Tom,結果被雪堆的鎖鏈給絆住摔倒了。

  “禿鷹”咒罵:Fuck, why is there a chain here, and deliberately tripped over me?【他媽的,為什么這里會有鎖鏈,好像還是刻意絆倒了我。】

  辜大白: retribution!【報應!】

  “禿鷹”:?

  辜大白:Your family owes too much。 From the macro point of view, hundreds of years of retribution, from the micro point of view, within a day of retribution。【你們家族虧欠別人太多了。從泛的來講,這是跨越百年的報應;從細的來講,還有今天要受的報應。】

  “禿鷹”: What the fucking are you talking ,what within a day of retribution?【你他媽地到底在說什么,什么叫今天的報應?】

  楚玲此時已嚇得臉色蒼白。

  辜大白:Look what‘s behind you。【看看你后面是什么。】

  “禿鷹” 回頭望去。

  是一只更大的棕熊!

  棕熊狂撲上去撕咬撲打著“禿鷹”。

  “禿鷹”也用匕首“回敬”了棕熊……

  辜大白,牛犇,楚玲和Tom相互攙扶著逃離現場。

  楚玲:熊會不會來吃我們?

  辜大白:“禿鷹”頭上有它同類的血,至少它會先解決“禿鷹”。

  這時候救援直升機來到了,警笛聲也在不遠處傳來。

  終于……得救了!

  

  54。 洛杉磯某醫院 日 外

  人物:辜大白,楚玲

  辜大白辦完出院手續后,和楚玲上了警車。

  辜大白:原來你是“臥底”在“禿鷹”公司啊?

  楚玲:警匪片看多了吧,呵呵。我不是警察,只是協助警察搜集“禿鷹”的不法證據。這些年“禿鷹”的集團不斷地運作著古玩黑市,為此我應聘進入他的公司擔任東方國家古董鑒定顧問。

  辜大白:墨西哥的事件就是你向他“表忠心”的體現了?

  楚玲:沒辦法,如果不這樣做,拿不到他的證據。剛好墨西哥人在他手中搶走了很多來自我們國家的寶藏,因此我有機會到墨西哥搜集證據。我將證據復制了好幾份,在機場交給我的伙伴后,就暴露了。

  辜大白:這次雖然沒看到木匣子,但是還是能把一些陶俑之類的器物帶回中國,也不枉此行。

  楚玲:還有些骸骨被發現了,也可以送回去安葬好!

  辜大白:我想你也是當時某位華工的后人吧……哦對了。三天前我們在豎井外見面,為何不直接攤牌?我想認你,你還不理我,我四個人還對付不了“禿鷹”嗎?

  楚玲:我還以為你們和“禿鷹”是一伙的。那就是三對二了,我還是女流之輩。

  辜大白:也是,真攤牌的話還不知道那頭“牛”站在哪一邊呢?

  楚玲:說到這個,你那位“搭檔”呢?

  辜大白:哼……

  

  55。 洛杉磯“禿鷹”別墅 日 內

  人物:牛犇 ,“禿鷹”的管家,“禿鷹”的孩子,律師, 幾名警察

  警察甲對“禿鷹”的管家:You are suspected of illegally breeding crocodiles here。 Somebody has reported there is crocodile cannibalism 。 You are also under investigation for indirect homicide。 Ok ,take him away。【你涉嫌非法養殖鱷魚。有人舉報這里還發生了鱷魚食人的命案,希望你配合接受調查。好了,把他帶走。】

  其他警察給“禿鷹”的管家帶上了手銬出去了。

  警察甲:We are going to take the crocodile to the safari park。 This villa will also be temporarily sealed up。【我們要將鱷魚送往野生動物園。這座別墅也將被暫時查封。】

  律師對牛犇:I must make it clear to you before I leave here。 Although Mr。 Jefferson has submitted to the board of directors the report of the general meeting of shareholders on the reorganization of the directors after the merger of the subsidiary, it is not specified how many shares will be given to you。 So whether you, as the boss of the acquired company, stay or go remains to be decided by the other directors 。【在離開之前我必須要向你聲明:雖然杰斐遜先生(“禿鷹”)已經向董事會提交了股東大會關于子公司并購后重組董事會的申請,但沒有具體說明將給你多少股份。因此,你作為被收購公司的老板,是留下來還是走人,還有待其他董事的決定。】

  牛犇:No please, help me Mr。 lawyer。 I will thank you 。 You know it!【不,求你了。幫幫我律師先生,我會感謝你的,你懂的!】

  手里比著鈔票的姿勢。

  律師擺了擺眼鏡說:At present, Mr。 Jefferson‘s life and death are uncertain。 His child is the sole heir to his shares。 Perhaps you still have a chance。【目前杰菲遜先生生死未卜。他的孩子是唯一的股份繼承人,或許你還有機會。】

  牛犇感謝了律師,然后屁顛屁顛地而且一瘸一拐地跑到正在撫摸著貓咪的“禿鷹”的孩子的面前,笑瞇瞇地剛要開口……

  “禿鷹”的孩子說:My cat is hungry。 You want me to be happy。 You need to make her happy first。【我的貓餓了,你想讓我開心,首先得讓我的貓開心。】

  (黑幕)

  

  56。 山脈懸崖口 夜 外

  人物:無

  (鏡頭回到了月夜下棕熊攻擊“禿鷹”的地方。)

  月光照亮了地面。雪地里,有著“禿鷹”被扯下的衣物。

  還有一灘血。

  鎖鏈旁邊是一個木匣子,上面就是那攤血。

  (鏡頭鎖定木匣子。)

  

  57。 山脈懸崖口 夜 外

  人物:Bob ,辜小黑, 張達, 牛鵬,James,幾個管事

  字幕顯示:1865年,美國加罅寬尼省。

  張達和牛鵬下車去放繩索。

  辜小黑拿出一個布袋給James:Thank you for taking care of us Chinese workers for many years。 I‘m afraid there‘s no way to live 。 This bag of gold is I took out of the wooden box, is to guard against Niu Peng。 Zhang da also has one, you take gold to escape with him, Niu peng will certainly stay with me because I keep the wooden box。【感謝你這些年對我們華工如此的照顧,我恐怕沒有活路了。這個布袋里的黃金是我從木匣子里拿出來的,就是為了防著牛鵬。張達也有一個裝滿黃金的布袋。你拿著布袋和他逃走,牛鵬肯定會因為我持有木匣子而留下來。】

  James 接過布袋后,Bob 一行人追了上來。

  牛鵬把辜小黑從車上拉了下來后,跪求:We were wrong。 Please excuse me this time。 We handed in the wooden box。【我們錯了,請原諒我們這一次。我們愿意交出木匣子。】

  然后看著辜小黑,辜小黑閉目不語。

  牛鵬:你他媽快點交出來啊,想我們都死在這嗎!

  辜小黑閉目不語。

  牛鵬自己從車里把木匣子拿了出來,并且把車上的鎖鏈也拿了下來,要將自己和辜小黑鎖在一起,把木匣子獻出來。

  辜小黑不讓他鎖,氣得牛鵬一腳把他踹倒。

  Bob丟了一支槍過來:Kill him and I will forgive you 。After all , You‘re the one who told us the secret。【宰了他,我就原諒你。畢竟,你立功了,你是那個告密者】

  張達在巖石旁聽得一清二楚,他又恨又怒。

  辜小黑閉目不語,仿佛早已洞察一切。

  牛鵬知道自己被出賣了,只能羞愧地驚慌地一槍斃了辜小黑。

  Bob:Well done, donkey。【做得好,蠢驢。】

  說完他撬開了木匣子,發現里面全是沙子和石子。

  牛鵬看到后,也懵了。

  還沒解釋,被Bob 一槍爆頭。

  尸首被扔下了山崖。

  Bob:You should be here,James,and the last Chinese。【你們也該登場啦,詹姆斯和最后那個中國人。】

  James :Enough。 I‘m not afraid to tell you that my uncle has qualified as the second director of the Central Pacific Railroad。 I will also be transferred to the headquarters as a technical assistant and this is a warrant, The safety of Chinese laborers is not guaranteed by law, but it does not mean that you can deprive them of their lives at will。 You are not slave owners and they are not slave。 I have to take Zhangda away, and if you stop me, I‘ll charge you to the board even the federal courts。【夠了,我不怕告訴你我的叔叔已經取得太平洋鐵路公司第二董事的位置。我將被調往公司總部出任技術助理一職,這是委任狀。華工的安全雖然沒有得到法律的保障,但不是意味著你們可以隨意地處死他們。你不是奴隸主,他們也不是奴隸。我必須帶著張達離開。如果你們敢阻攔,我將在公司董事會甚至是聯邦政府法庭上控訴你們的罪行。】

  Bob:……We shall meet again some day。 Let’s go, Zhang has died。【后會有期,我們走,張達已經死了。】

  Bob 一行人掉頭離開了。

  (鏡頭再次鎖定了地上的木匣子和旁邊的鎖鏈,然后黑幕)

  全劇終。

鄭重聲明:任何網站轉載此劇本時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聯系方式和網址一同轉載,并注明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原創劇本網)www.vgbszm.shop ,否則必將追究法律責任。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評論內容:
驗 證 碼: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匿名發表 
 
最新評論
代寫小品
無標題文檔
關于我們 | 代寫小品 | 編劇招聘 | 投稿須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聲明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網站地圖 | 劇本創作 | 編劇群 |設為首頁

本網所有發布的劇本均為本站或編劇會員原創作品,依法受法律保護,未經本網或編劇作者本人同意,嚴禁以任何形式轉載或者改編,一但發現必追究法律責任。
原創劇本網(juben108.com)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備案號粵ICP備14022528號     法律顧問:廣東律師事務所 香港2017码报资料大全 期货配资济南 国内前十股票配资平台 中国银行股票行情 兴业证券股票行情软件 股票指数基金怎么买 信弘配资 股票涨跌与统计学 政府产业基金配资 二六三股票 尚牛配资 {$UserData} {$CompanyData} 期货配资济南 国内前十股票配资平台 中国银行股票行情 兴业证券股票行情软件 股票指数基金怎么买 信弘配资 股票涨跌与统计学 政府产业基金配资 二六三股票 尚牛配资